桑德集团创始人文一波的困局

能源杂志 2016-12-02 19:17

欲知详情请猛戳“阅读原文”12.2T.O.D.A.Y 「摘要」在派系林立的环保产业、面对咄咄逼人的竞争对手,文一波首先考虑的是如何让桑德生存下去。不久前,桑德'...

欲知详情请猛戳“阅读原文”

12.2T.O.D.A.Y

「摘要」

在派系林立的环保产业、面对咄咄逼人的竞争对手,文一波首先考虑的是如何让桑德生存下去。

不久前,桑德集团创始人文一波在固废战略论坛上的一番讲话引起了环保界的一番轰动,这位毕业于清华大学,能提出一针见血环保对策的企业家,再次提出了桑德集团“互联网+环卫”的战略,让市场对于解决日益增长的垃圾处理问题又增添了一份信心。

身材并不高大、皮肤白净的文一波毕业于清华大学,被誉为环保产业“破局者”,在公开场合,文一波待人温和,看上去并不像一个在商场拼杀多年的老手。

“人们称我为破局者,我认为不是破坏的破,而是打破的破。”文一波常常说起这句话。

作为垃圾处理产业的后来者,桑德选择反其道而行之。在他看来,未来的固废产业应当聚焦在产业链前端,也就是打破现有以焚烧发电为主的末端处理环节,寻找一种源头减量为主的综合性处理处置方式。

这不是文一波第一次和整个行业都走在几乎相反的方向上。十几年前,正是这种反其道而行之让桑德一跃成为中国水务处理市场上的新星。

不过,和当下一样,文一波的“反叛”似乎都是一种被逼无奈。互联网大潮冲击下,文一波算是主动迎击的环保企业家。他试图织一张环卫网,并用这张网串起旗下各个产业,呼应中国固废处理处置生产方式。在业界同仁大并购、跑马圈地时期,文一波却在讲述一个关于“互联网+环卫”的故事。

但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意味着破坏现有焚烧为主的游戏规则,因而让对手大为恼火。在派系林立的环保产业,面对先行进入资本市场,咄咄逼人的竞争对手,文一波不得不做出一些取舍,因为他长期面对的大课题是“让桑德活下去”。

两条腿走路

上世纪末,毕业于清华大学环境工程系的文一波自立门户成立了桑德集团,命运由此改变。

文一波出生于湖南湘潭,性格中有着湖南人爱折腾的基因。晓清环保董事长韩小清评价文一波:“他敢做一些别人不敢尝试的想法,在当时为数不多的环保企业家中非常勇于创新。”

若干年后,文一波在为数不多的采访场合,谈及桑德创建初期的经历,其从创建初期到终完成上市目标的十年间所遇到的艰难困顿时,文一波回忆当时由于处于特殊的行业背景下,离开政府机关,进入民企,企业的生存异常地艰难。尤其是1993、1994年刚开始下海时的失败更是迎面一击,如数家珍历历在目。

桑德集团创始人文一波

当时,国内环保企业主要以EPC为主。由于EPC经验不足,文一波多次被国内环保领军企业——晓清环保击败。之后,文一波开始尝试别的方式,BOT的概念也因此在国内环保产业出现。

当时多数污水处理厂为事业单位,资金不足,处理能力差。到了2000年的时候,文一波提出了中华碧水计划,在他看来我国城镇日排放污水总量约为1.37亿吨,但达到国家二级排放标准的污水治理量只有大约0.1亿吨,90%的城市污水未处理达标就直接排放导致了严重的水污染全中国。后来,文一波尝试以BOT模式进行,由于当时从业者普遍对BOT感到陌生,桑德也因BOT模式进入快速增长的阶段,现在位于北京的肖家河污水处理厂成为了桑德起源,这也是中国早期BOT项目之一。

十二五期间,由于污水处理市场的饱和,多数公司将目光转向垃圾处理产业。随着住建部将垃圾发电纳入可再生能源补贴,业内人士预计,垃圾发电产业即将迎来10年增长期。从那时起,文一波开频繁造访各地城建系统,希望将桑德集团另一板块——桑德环境打造成为支撑桑德固废业务的重心。

“梳理环保公司的成长路径你会发现一个现象,都是固废水务两条腿走路,毕竟都和城建系统打交道,你把水务拿下了,说明你把政府关系做通了,那你干嘛不顺道再去做个垃圾发电厂 ?北控、光大也好,本质都是两条腿走路,桑德也是这个套路。”首创环境一位离职高管告诉《能源》记者。

然而,垃圾发电产业却与水务有着较大差别。“从市场角度看,位于长三角、珠三角的优质项目早已被地方环卫系统垄断,大多数二三线城市实质在亏损运营。没有竞争对手那样强大的圈地能力,桑德错失了一线城市的优质资源。”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能源》记者。

由于焚烧发电产业的几近饱和,桑德要想站稳脚跟,必须打破常规,改变跑马圈地的思路,文一波选择了不同的方向。

打破常规的布局

在北京房山区某小区内,两名年轻人正用手机扫描一处回收箱上的二维码。这是桑德回收联盟的二维码,但吸引他们的不仅仅是APP预约上门回收服务,还有回收完成后获取积分奖励。居民可通过移动终端实时查询分类回收记录和积分奖励情况,通过线上积分商城兑换各类生活用品。

据启迪桑德一位内部员工说,这单单是他们推广再生资源网中的一处,实际上他们已经在包括北京、上海、西安等多个一线城市投放了类似的站点。

近两年以来,文一波经过多轮融资,收购了多家电子废弃物公司,开始了新的环保之旅。

目前,我国主流生活垃圾处理处置主要分为垃圾焚烧发电和垃圾填埋。伴随着填埋场的饱和,“十三五“期间,垃圾焚烧将更多的取代填埋,成为主要的处理处置方式。

由于垃圾焚烧发电采取两头补贴的方式,处理每吨生活垃圾补贴20-200元不等,而发出的电量又可以获得可再生能源补贴,并被电网收购,因此决定一个垃圾焚烧发电盈利的根本来源于原料——生活垃圾的处理量,普遍认为的盈亏平衡点在1000吨/日处理量。

但事实上,离开长三角、珠三角,垃圾发电走向内地,盈利难以保障。作为环保企业,他开始尝试源头分类,带领桑德走上了一条不寻常的道路。

文一波认为,生活垃圾处理处置是个全产业链的事情,需要分选、运输、处理、处置等不同角色的企业协同完成,而非简单的一烧一埋。因此,以并购开始,打造环卫产业链是桑德的第一步。

2014年4月起,启迪桑德定向增发95亿,加速布局“互联网+环卫一体化运营平台”,打通固废、市政环卫与再生资源回收领域产业链条。从那时起,桑德走上了大并购的思路,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收购企业达12家之多,主要都是收购电子废弃物公司、金属再利用公司。

互联网大潮下,文一波算是为数不多主动迎击的环保企业家。他认为,互联网给垃圾分类建立了契机,他试图织一张环卫网,并用这张网串起收至旗下各个产业。

尽管垃圾源头减量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被提出,但具体如何实施却成为当下从业者普遍的疑虑。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