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改一年间,到中流击水

中国日报 2016-12-01 03:08

军改一年间,到中流击水■中国军网记者 钱宗阳 毛志文“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的这句名言,揭示着世间万物奔流不息、变化不止的本'...

军改一年间,到中流击水

■中国军网记者 钱宗阳 毛志文

“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的这句名言,揭示着世间万物奔流不息、变化不止的本质。

11月底,北京落下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雪后初霁,气温回暖,沐浴着新一天的阳光,不知你是否记得:一年前的11月24日至26日,在北京召开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习主席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鲜明提出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全军将士闻令而动,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坚决贯彻军委决策部署,积极投身改革强军的火热实践。

弹指一挥间,被网友称为“史上最牛军改”全面展开已一年。一年的时间并不算长,但一年的变化非比寻常。

一年间,新的“四梁八柱”快速搭建。中国军队的领导管理体制和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发生深刻变革,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格局确立……

一年间,“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新成立的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和军委机关15个部门相继闪亮登场,四总部退出历史舞台,七大军区完成历史使命,“战区”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新词汇……

一年间,《中央军委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意见》《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期间加强军事法规制度建设的意见》《加强实战化军事训练暂行规定》等纲领性文件和制度政策相继出台……

一年间,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工作有序展开,军队经济适用住房建设项目专项清理整治扎实推进……

一年间,不少部队随着改革完成转隶和裁撤,一批批官兵或异地换防,或脱下戎装,踏上了新的征程……

名称改了、符号换了、人员动了、驻地变了……

“新体制时间”上的每一个刻度,记载的都是波澜壮阔的强军历史。

(一)

这一年,时间显得格外珍贵。

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召开后,一系列重大改革举措密集出台,让人应接不暇。

这是一场输不起的赛跑。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的一段话不时被媒体提及:“军事上的落后一旦形成,对国家安全的影响将是致命的。我经常看中国近代的一些史料,一看到落后挨打的悲惨场景就痛彻肺腑!”

人们不应该忘记1895年3月,在日本马关,伊藤博文追问李鸿章:“10年前,我在天津时曾同大人谈过改革问题,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件事情得到改变呢?”

甲午之殇,如鲠在喉。它深刻地警示我们:不改革,强弱就会易位;不改革,国家和军队就会衰败。

大洋彼岸,美军始终保持着这样的清醒和忧患:“到任何时候,我们也不能宣布美国军队已经实现转型了。”与此同时,宣布武装力量“新面貌”改革完成的俄罗斯军队,又紧锣密鼓地开始了新一轮改革。

难得者时也,易失者机也!

长期以来,我军的一些问题日积月累,已经影响了军队的肌体健康。

不改革是打不了仗、打不了胜仗的!

从这句充满警示味道的话里,人们品咂出这样的意蕴:一支军队要想从胜利走向胜利,必须以改革接续改革。

改革,已经到了等不起、慢不得的时候。

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全面深化改革作出整体部署,将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纳入总盘子,上升为党的意志和国家行为。把国防和军队改革作为单独一部分写入全会决定,这在全会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2014年3月15日,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成立,习近平任组长,主持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在习主席和中央军委的坚强领导下,改革方案研究论证和拟制工作历时一年零九个月圆满完成,一整套解决深层次矛盾问题、有重大创新突破、我军特色鲜明的改革设计破茧而出。

2015年7月14日,习主席主持召开军委改革领导小组第三次全体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总体方案建议》。7月22日、29日,习主席分别主持召开中央军委常务会议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审议和审定《总体方案》。10月16日,习主席再次主持中央军委常务会议,审议通过《领导指挥体制改革实施方案》……

盼望着,盼望着,人民军队迎来了改革的春天!

(二)

这一年,一个年轻的面孔出现在世人面前。

他很年轻,去年年底刚刚组建;他很神秘,很少见诸公开报道。

2015年12月31日,年轻的战略支援部队,从习主席手中接过了军旗。

古往今来,变革者强。谁能够敏锐捕捉时代脉动,跟上技术变革潮流,谁就能够创造历史。

当蒙古大军直逼多瑙河时,骑兵把重装步兵远远抛在身后;当库尔斯克坦克大会战激烈搏杀时,铁甲洪流将战马嘶鸣淹没;当海湾战争投下第一枚精确制导导弹时,信息化战争大幕陡然开启……

作战样式的变化,呼唤作战力量转型升级!呼唤新型作战力量加速发展!

同一天,新成立的陆军领导机构和火箭军亮相。

陆军是我党最早建立和领导的武装力量。由于历史原因,我军一直没有建立单独的陆军领导机构,建设管理职能主要分散在原四总部20多个部门。这次改革,专门成立陆军领导机构,体现“军种主建”原则要求。

通过习主席训词,人们看到的是这三支部队新型能力模型的勾画:陆军要“加快实现区域防卫型向全域作战型转变”;火箭军要“增强可信可靠的核威慑和核反击能力,加强中远程精确打击力量建设,增强战略制衡能力”;战略支援部队要“高标准高起点推进新型作战力量加速发展、一体发展”。

穿上新军装,从内到外都在变。从“第二炮兵”到“火箭军”,不仅仅是名称变化,更是地位作用、使命任务、作战方式的转变。

戴上新臂章,理念也进入新时代。陆军领导机构成立,标志的却是“大陆军”的结束。“总部代行、军区直管、建用一体”的领导管理体制被打破,既为陆军部队换羽腾飞创造了良机,也为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和军委机关转型铺平了道路。

(三)

这一年,“四总部”成为历史。

2016年1月,军委机关由总部制改为多部门制。自此,我军领导指挥体制掀开崭新篇章。

“落一子而全盘活”。领导指挥体制之变是核心之变,是这轮改革的“开场大戏”“重头好戏”。

1984年11月,邓小平同志在谈到百万裁军精简整编时说:“怎么简法,请大家出主意,我只讲三总部带头。”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