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直播去当兵:曾经迷茫要求退伍

吉林消防 2016-12-01 00:01

破茧成蝶兵之初 青春话题 新训工作已近尾声。从南海前哨到北疆戈壁,从繁华都市到高原兵站,新战友们在新训生活中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有着怎样的收获'...

破茧成蝶兵之初

青春话题

新训工作已近尾声。从南海前哨到北疆戈壁,从繁华都市到高原兵站,新战友们在新训生活中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有着怎样的收获和体会?

本版遴选出10篇新战友的来稿,向读者讲述他们在“兵之初”淬火砺锋、破茧成蝶的动人故事,这既是10名新战友袒露心扉的深情表白,也是全体新战友不懈奋斗的生动缩影。

新战友即将下连,如何用真挚关爱让他们在军营中感受到温暖和力量?如何帮助引导他们迅速融入连队生活、找准成长坐标、留下闪光足迹?细细品读新战友的成长故事,带兵人或许会有所启发。

相信自己,风雨之中上演“绝地逆袭”

“稀烂!”班长硬邦邦砸过来一句话,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无奈表情。

11月22日是实弹射击考核的“大日子”,天公不作美,北风呼呼刮着,淅淅沥沥的冻雨,将刺骨寒意渗进每一个毛孔。

真冷啊!坐在准备区,耳朵被寒风刮得生疼,我和百米外的靶子之间全是水气,像隔着几层纱帐。领弹、压弹、前进、卧姿、装弹……心里越来越紧张。“砰!”旁边战友的枪先响了,像在我脑袋里打了个炸雷。我心一横,跟着扣动扳机——两发上靶!

还好,只是试射。等待正式考核的当口,我望着眼前风雨交加的靶场,不禁分了神。几个月前,我还是工学院畜牧兽医专业的学生,由于有过操刀解剖动物尸体经历,被大家笑称为“剖猪高手”。而我对自己的形象设计,是隐身密林、脸涂迷彩的“神枪手”,钢枪所指,敌人无处躲藏、闻风丧胆……

如今,我终于摸到了梦寐以求的枪,可眼前这张靶纸上仅有的两个弹孔,却比凄风冷雨还让人心寒。

看着前方卧姿标准的新战友,我又回忆起射击训练的情景:在冰凉梆硬的地上一趴就是几小时,单眼瞄准练到脸抽筋……虽然只是千百次用空枪瞄准击发,但子弹破空呼啸、枪响瞬间靶落的画面,我也“脑补”过千百次!

就这样认输?我不甘心!“魏浩翔!”“到!”风雨中卧倒,我的胸前和大腿膝盖处很快就感受到了渗进来的湿意。我迅速调整呼吸,又默念一遍“稳固据枪,正确瞄准,无意击发”口诀,心里一下子平静许多。相信自己!昨天的“剖猪高手”,一定能够成功逆袭!

“10发全中!”成绩公布时,我下意识回头寻找班长身影,正好看见他冲我竖起大拇指,乐得脸上笑开了花。那一刻,风雨初歇,我仿佛听到了春暖花开的声音。

1

艰辛磨砺,“奶油小白”变身军营硬汉

我来自陕西,“西北汉子”的称谓却与我无缘。因为我长得白白胖胖、说话细声细语、动作轻柔缓慢,大学期间,人送外号“奶油小白”。

都说军营是熔炉,能把自己变成什么样?登上火车,我对即将到来的军旅生活充满了无限憧憬。

改变并非易事。第一次晚点名,我习惯性轻声回答,不想班长走到我面前,当众批评道:“军人要有军人的样子,点名答‘到’要拿出我这样的声音。”班长声如洪钟,震得我两耳嗡嗡响。生平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挨训,我心有不甘,放开嗓门赌气吼出:“到!”

第一次将自己声音彻底释放,初入军营的焦虑与不安瞬间缓解,声音在操场上久久回荡,班长满意点头。

过了第一关,还有无数坎。3公里越野,对我这个150斤重的胖子来说简直就是噩梦,“合格”目标就像一座难以逾越的巨峰。“找机会我们比比,就你这速度,我让你先跑两公里。”一次,班长向我下了“战书”。

“太瞧不起人了!我们西北汉子从来不服输!”我跟班长较起了劲。我戒掉零食饮料,日常训练加跑5公里,休息时间经常加班训练……班长自然也不敢松劲,我每次加班训练,他也跟着一起跑,还指导我调整呼吸和保持体力的诀窍。如今,我3公里越野成绩进步了3分钟,班长满意“认输”。

射击、队列、战术……一个课目就是一个挑战,汗水泪水伴我艰难前行。一天照镜,我发现自己脸庞黝黑、棱角分明、手臂肌肉悄然凸起;细查之下,发现体重降了20斤,说话声音浑厚有力,各项训练成绩都达到中上水平。我不禁激动得热泪盈眶:这,就是我曾经梦想成为的“西北汉子”啊!

(白 涛口述、张 放整理)

比武夺冠,“网游主播”收回退兵申请

“石博涵,50环!”川西平原寒风彻骨,但听到战友欢呼声的那一刻,我的内心却热浪奔涌。

那天,新兵营组织实弹射击比武,我屏住呼吸沉稳击发,以50环的成绩勇夺桂冠,成为射击场上“最强王者”。

入伍前,身为某网游直播平台知名主播的我也曾是“最强王者”。去年抗战胜利日阅兵,让沉溺虚拟世界中的我看到军人的阳刚之美,决心来部队干一番事业。

封闭的环境、严格的管理、高强度的训练……真正走进军营,我才发现理想与现实之间有着巨大差距,“最强王者”的优越感瞬间消失。特别是当我得知由于年龄和学历限制,自己基本与提干无缘时,更是对前途命运充满了迷茫。经过几番思想挣扎,我向指导员韦金宏递交了退兵申请。没想到,韦指导员不仅没有批准我的申请,还给我交代了一项任务:参加“争当强军先锋”演讲比赛。

演讲解说是我的特长。讲台上,我围绕主题引经据典侃侃而谈,一举夺得第一名。奖品是一个笔记本,指导员要求我把自己的短板弱项写在上面,并每天督促我制定微目标,鼓励我参选连队军人委员会委员和团支部成员。

不断展示中,我渐渐恢复了自信,重新找准了航向。从小就是“军迷”的我,迷上了步枪射击。为了让自己据枪动作更稳固,不管刮风下雨,我始终纹丝不动,常常练得整个手臂失去知觉……艰苦磨砺中,我的身上多了几道伤疤,我给它们一一取名:不自量力疤、成长进步疤……射击比武当天,由于卧倒姿势太快,我的手背上被石头划出一道接近5厘米的伤疤,我把它称作“如愿以偿疤”。

旅里的微信公众号推送了我的成长故事,父母亲友纷纷打来祝贺电话。我向韦指导员要回了我的退兵申请,因为我终于明白,军营里“获得感”更强、“神枪手”更有王者风范。

(石博涵口述、彭小明整理)

梦想成真,“文艺青年”实现士兵突击

“手榴弹投远冠军农正实,成绩和名字记入连史!”11月20日晚点名,连长孙宏江的铿锵话语,让我的泪水一下子夺眶而出:我用拼搏和汗水,换来了军旅生涯中的第一次荣耀!

我从小学习文艺表演,二人转、扭秧歌、唱民歌都是我的拿手好戏;入伍后,我被分到作战部队中的步兵连队,并不擅长的军事训练成了我的主业。3公里成绩15分22秒、引体向上3个……虽然手榴弹投远成绩优秀,但每次考核总有几项不合格,军事训练,成了我前进路上最大的“拦路虎”。

从军报国,一直是我最大的梦想。如今,梦想成为现实,虽说有几项军事训练课目偏弱,但我从未动摇成为像《士兵突击》里许三多那样优秀士兵的目标追求。

吉林消防还发布了更多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