绰号里的江湖,原来这样叫才是真有地位

小毛豆也有运动神经 2016-12-01 04:39

对不少人来说,我这一辈子就叫达宾。朋友、熟人、父母、老师、咖啡师——这个是我认可的,因为在星巴克名字被人多次写成“杰里”后你总会采取行动的——他'...

对不少人来说,我这一辈子就叫达宾。朋友、熟人、父母、老师、咖啡师——这个是我认可的,因为在星巴克名字被人多次写成“杰里”后你总会采取行动的——他们总是用姓称呼我。因为我一直用这个名字,所以我一向对拥有一个或多个为人熟知的绰号的人非常有兴趣。因为自己没有绰号,这导致我着迷于其他人的绰号。

以上事实让我得出以下结论:尽管Basketball-Reference提供了那么多优秀的内容、永远值得我尊敬,但他们网站列出的球员绰号大部分只能称为“垃圾”,我也是这么跟他们说的。比如说,你觉得地球上有几个人把德维恩·韦德叫成“Pookie”?他们难道不知道“林疯狂”是描述林书豪爆发现象的称呼,而不是他的绰号?为什么绰号只出现在球员个人页面上,却没有数据库?我懂,这些问题可能对我比对别人有更重要的意义,但这些问题对我来说确实很重要。

这可能因为人们太想给球员起外号了——比如那些希望自己偏爱的绰号流行的跟队记者,或者高喊着“X球员需要一个绰号!”的篮球推特账号——或者是因为现在的球员越来越多地自己起外号,把这当做一个品牌——说的就是你啊,科比·布莱恩特/德维恩·韦德/哈里斯·巴恩斯——抑或是“体育中心”节目常用缩写或者连字符的方法开始流行,叫起来也很简便。不管怎么说,如今的绰号明显缺少原创性。我们在这方面需要做得更好啊。

在我看来,NBA共有11种类型的绰号,其中只有一部分算得上不错:首字母、连字符、简写、替代名字、身体/出身描述、球风描述、自封绰号、“The”字辈、流行文化绰号、团队名字及(想不出合适的说法)原创绰号。下面让我们逐一分析。

首字母:这几乎就是现在绰号的默认形式,这种状态让人很是悲哀。超级巨星、全明星以及角色球员可以、也曾使用过首字母型绰号。这也太懒了。对于一部分球员,比如名字由三个或更多单词组成的球员——如卢克·理查德·巴莫特,悲剧的是你并不会叫他LRMAM——或者像安德烈·基里连科,他的AK-47把首字母和号码结合起来,效果相当完美。我们需要做得更好。卡尔-安东尼·唐斯不能一直用KAT。

连字符:没理由特雷西·麦克格雷迪、德维恩·韦德、德隆·威廉姆斯、德里克·罗斯和杰森·基德拥有大致相同的绰号。T-Mac、D-Wade、D-Will、D-Rose、J-Kidd?呃。我要怪C-Webb(克里斯·韦伯)。需要注意的是,一些连字符型绰号,比如Z-Bo(扎克·兰多夫)或Q-Pon(昆西·庞德克斯特)还是不错的,但其他的好像在恳求人们有点创意而已。

简写:这绝对是最受欢迎的一种绰号,理由很充分。这种绰号仍然能让人立刻联想到球员,而且比真名说起来更简单。如果Steph(斯戴夫)读起来更简单,为什么要叫两届MVP得主Stephen(斯蒂芬·库里)呢?有了Shaq(沙克)和Melo(梅洛),谁愿意说Shaquille(沙奎尔)或Carmelo(卡梅洛)呢?Zo(莫宁)、Sheed(拉希德·华莱士)、Toine(安东尼·沃克)、Dame(利拉德)、Pip(皮蓬)、Peja(佩贾)、Spree(斯普雷维尔)、Cooz(鲍勃·库西)、Nique(多米尼克·威尔金斯)、Spoon(克拉伦斯·威瑟斯彭)、Dice(安东尼奥·麦克戴斯)、McBob(约什·麦克罗伯茨)、Mash(贾马尔·马什本)、Mase(安东尼·梅森)、GOOGS(汤姆·古格利奥塔)——这些不仅是好的绰号,而且非常有趣。用简写时你(几乎)不会出错,几乎不会。不过有时候你会遇到Kandi Man(奥洛沃坎迪)这种名字,这种绰号很容易被人恶搞。“The Kandi Man Can’t”(Kandi Man什么也不会)就是个例子。

替代名字:这种形式,大家懂的。一个人小时候得到一个绰号,随后一直沿用下去。后来他成了NBA球员,几乎没人意识到,他们知道的名字并不是他的真名。“便士”哈达威、斯巴德·韦伯、里德·霍尔茨曼和里德·奥尔巴赫、波派·琼斯、道格·里弗斯、“小虫”博格斯、斯比蒂·克莱克斯顿、小阿奇巴尔德、萨奇·桑德斯、穆奇·诺里斯、法特·莱沃,还有不朽的斯马什·帕克,都是绝好的例子。不过这类绰号现在却很少出现了,除非算上吉默·弗雷戴特,但我不准备算上他。为什么这种绰号消失了呢?这个锅我们能甩在未来NBA球员童年的朋友身上吗?还是说这样并不公平?

身体/出身描述:这一类曾经出现过一些很有创意的名字:弗伦奇利克的乡巴佬(拉里·伯德)、篮板圆墩(查尔斯·巴克利)、高跷威尔特(张伯伦)、大基本功(邓肯)。奥尼尔的绰号中专门有一个以“大”开头的系列——大亚里士多德、大仙人掌、大三叶草、大老爹等等。如今随着科技进步、可获取的训练方法更多,球员独特的身体特征变得越来越少,所以想给球员起与身体特征有关的绰号的难度也就越来越大。如今,这类绰号更多地混入的是球员的出身。希腊怪兽(安特托昆博)、加拿大大老爹(本内特)和3-6拉脱维亚(只有极少的死忠尼克斯球迷才会这样称呼波尔津吉斯)这些很不错,但是像海地激情和巴西闪电这种2000年后出现的绰号就太简单了。这里可是美国,我们应该还是有能力想出诸如卡宾克里克的泽克(杰里·韦斯特)和巨型摩门教徒(肖恩·布拉德利)这样的名字。

球风描述:我对这类绰号的容忍度要分具体情况。斯特西·奥格蒙“塑料人”的名字很不错,我不介意每过上20年另有球员使用这个名字。“垃圾狗”这个名字非常适合杰罗姆·威廉姆斯,“单打乔”也无比适合乔·约翰逊。“滑翔机”克莱德·德雷克斯勒,“投手”保罗·阿里金,“加拿大飞人”,“巧克力炸弹”,Grindfather(磨练之父,托尼·阿伦)甚至J.R. Swish也都可以归入“很不错”到“相当不错”的范围。不要跟我提各种类型的“大……”,比如“大心脏先生”、“大心脏鲍勃或罗伯”、“大赛詹姆斯”(詹姆斯·沃西),以及任何类似的绰号。这个种类中有可能出现极有创意的名字。甚至“利拉德时刻”这样本来不算绰号、只是用来关键时刻或者任意时刻达米安·利拉德接管比赛的现象的一种称呼,也比“大心脏”、“大比赛”或者“关键时刻”什么的好多了。

自封绰号:这是不可接受的,你不能自己选择绰号。绰号是别人给你的,就这么简单。所以,去他妈的黑曼巴,去他妈的北卡黑鹰,去他妈的韦德之道,去他妈的Swaggy P。当然,去他妈的“仆人”,这是杜兰特不喜欢互联网给他的一个外号(其实很不错,后面详细分析)后试图自封的一个名字。自封绰号是彻头彻尾的垃圾,谁都不该用。唯一的例外是“科比终结者”,因为鲁本·帕特森就是传奇。没错,他就是传奇。

“The”字辈:这一类比较复杂,其中有一些确实不错,比如答案、邮差、手套、大梦、海军上将、大虫、骇客,还有称得上历史最佳的绰号“真理”。不过这个种类里也有一些很糟糕的,比如喷气机、大O、天选之子、大票房(孩子)、机器和浓眉哥。送给某人“the”字绰号时,他们最好就是那个(你给他们的称呼)。能做上尉的人太多了,所以不要叫某个人“上尉”。绝对不要给别人起“II Mago”这个绰号,这是意大利语的“魔术师”,曾经用来指安德雷·巴格纳尼,他唯一的魔力就是让自己的球队变得更糟吧。

小毛豆也有运动神经还发布了更多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