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头”小史:人类为什么爱砍头?

历史研习社 2016-12-18 15:24

文 | 得智君(华南师大)历史研习社社员在许多80、90后的记忆中,包青天电视剧里狗头铡绝对是童年阴影之一。每当自己淘气时,父母便会装作很严肃地样子,然后说:'...

文 | 得智君(华南师大)

历史研习社社员

在许多80、90后的记忆中,包青天电视剧里狗头铡绝对是童年阴影之一。每当自己淘气时,父母便会装作很严肃地样子,然后说:“再调皮捣蛋就‘狗头铡’伺候”。大部分熊孩子听到这句话,都会变得安分起来。可见,“砍头”行为作为刑罚的威胁力,但人们对它如何发展演变的历史却知之甚少。

最近得智君就读到了一本介绍“砍头”的奇书——英国人类学家费朗西斯·拉尔森(Frances Larson)的《人类砍头小史》。全书用大量文献材料及图片资源详细论述了近现代以来人类对头颅的认识及其相关事件,不仅在战场割取敌人首级作为战利品,而且还将人的头颅与艺术、宗教崇拜和科学研究相结合。但得智君认为可能因为学科间的差异,本书对“砍头”行为的历史发展过程着笔不多,线索也比较模糊。那究竟历史上真实的“砍头”史是怎样的呢?得智君基于本书的材料,重新组织“砍头”小史给各位书友。

▲ 《人类砍头小史》,[英]弗朗西斯·拉尔森著,海南出版社2016年版

1上古时代:砍头是宗教仪式

在国家和成文法律出现前,砍头并非是作为一种刑罚存在的。在远古时代,祭祀是最神圣且最受人们重视的事情。人的身体往往是奉献给神的最好祭品,各种形式的“人祭”在世界各大文明都曾出现。如《旧约·创世纪》中的亚伯拉罕献祭以撒的故事。

最疯狂的是美洲的玛雅文明,它将不同形式的“人祭”视为收集神秘力量以及献给太阳神的重要仪轨。其中有一种类似于现代足球比赛的仪式。两只队伍各有2到4名队员,队员用除手脚外的身体部位触球,让球穿过石环便是胜利者。胜利者的队长会被斩首,并献祭给太阳神,也有说法是输的一方献祭。但双方都以能参加球赛仪式为荣。

▲现代复原的“玛雅球戏”仪式

幸运的是,在现代墨西哥中部的某些原始部落,还留存着叫乌拉麻(Ulama)的球赛仪式,但已经不需要砍头那么血腥了,也还是能找到原初仪式的影子。虽然玛雅文明的“人祭”仪式还有其它表现形式,但这球赛仪式表明“斩首献祭”很可能在远古时代人们的眼中是一种重要的宗教仪式。

2古代中世纪:战利品与刑罚并存

但在远古时代晚期,斩首已慢慢从宗教仪式转变为刑罚行为,具体表现是书中提到的舒阿尔人(Shuar)和毛利人(Maoris)的猎头行为。他们相信人死后灵魂会产生令人恐惧的力量,这种力量会寄托死人的头颅上。因此,他们便会通过组织专门的猎头行为或是在战争时获得人头或战俘,并把他们制作成专门的干缩人头。然后,举行仪式将死者的“灵魂”力量转移到自己部落中去。虽然它们的猎头行为是近代人类学家和探险者在原始部落发现的,但它表明了砍头或割取首级慢慢从宗教仪式意义过度到战利品乃至是刑罚。

▲欧洲人眼中的毛利人

自人类进入古代社会,国家的建立使战争发生得越来越频繁。两方争战后,胜利的一方如何划分军功及战利品便成了问题。在中国,秦国商鞅变法中就规定了士兵军功由斩敌首级数量决定,此举让秦国全民皆兵,一跃成为最强大的国家。而在古代中世纪的欧洲社会,割取敌人首级的行为反而比较地少出现。因为欧洲社会更加喜欢抓取俘虏,让其换取赎金或用作奴隶。如本书提到的,古代中世纪的欧洲往往在割取敌方首领的首级并悬挂在高处,以显示自身的伟大胜利及增进威吓作用。

另外,砍头作为刑罚方式亦在中西文明中慢慢确立下来,但其地位亦有所不同。自秦以来中国社会就将斩首视作重要的刑罚方式列入法典中,其处罚程度介乎绞刑与凌迟间。但在西方社会中,斩首并非首要的刑罚方式。在断头机出现前,砍头更多的是一种体面且痛苦比较少的处死方式。比如罗马时代,官员们更喜欢将战俘和罪犯扔进斗兽场喂老虎和狮子。在中世纪前期,绞刑比斩首在处死罪犯时更为普及。然而,在古代中世纪,每次政府用砍头处死一位较有影响的人,总是含有展示令人生畏的国家权力及威仪。因而,砍头慢慢从刑罚形式变得更加具有了别样的文化意义。

3近现代:砍头作为文化意义的存在

步入近现代,枪支和火药的出现,让砍头慢慢失去其作为战利品和刑罚的实际意义。枪炮的普及和军事数据的普及,让人们在战场上不再需要以割取头颅为计算军功的方式;同样的,砍头作为刑罚方式也慢慢被更为人道的枪毙或注射死亡所代替。然而,砍头在近现代社会并未消失,而是以“头颅文化”存在。

前文曾提到的舒阿尔人和毛利人的猎头行为,这种行为的再发现是因为欧洲殖民者对他们头颅文化产生了近乎狂热的兴趣。欧洲殖民者用大量日用品乃至枪支弹药与原始部落的居民换取它们的干缩人头,并把它们带回欧洲进行收藏和展览。这些干缩人头在欧洲殖民者眼中代表了一种野蛮的、原始的和落后的文化,猎头行为也就成野蛮人文化的代名词。

另外,在现代战争,在战后割取敌人首级亦成了士兵排解心中恐惧和获得心灵安慰的手段和象征意义。在二战时期的太平洋战场,美日两军在太平洋的海岛上战斗,恶劣的环境使士兵的非战斗伤亡率激增。因此,获得敌方身上的物品就成了双方士兵继续战斗的信念支柱。同时大量美军将从战场砍下的日军头骨寄回家乡,它们便成了远方亲属对自己仍生存的证明。这也许是首级作为战利品文化的遗风。

▲一位二战美军眷属凝视日军头骨

最后,人的头颅在近现代社会与艺术、医学和科学研究相结合。许多濒临死亡的患者会自愿捐出自己器官作科研用途,其中就包括自己的头颅。他的头颅会在死后被割下并做防腐处理,然后送往不同类型的实验室,有些还会被用在艺术创作上。此外,断头台文化在欧洲各国依旧盛行,有咖啡馆、酒吧和博物馆以此为主题。上述事实告诉人们,虽然砍头的实际意义消失,但它以更深层的文化意义影响到了人类社会。

4小结

砍头或割取首级此行为的出现距今已有千百年的岁月,学术界对它的研究也是硕果累累。本文仅是抛砖引玉,粗略勾勒其线索。时空跨度深大,因而难免挂一漏万。希望有兴趣的朋友们能去翻阅更多文献,对本问题作出更详尽的解读。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