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是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饕客TALK 2016-12-01 00:49

照例,在介绍某一种特产小吃的时候,总是要扒一扒它的历史,在当地的餐桌盘亘了如许久,跟当地百姓产生了如此深远的情感联系,没点儿故事是说不过去的。'...

照例,在介绍某一种特产小吃的时候,总是要扒一扒它的历史,在当地的餐桌盘亘了如许久,跟当地百姓产生了如此深远的情感联系,没点儿故事是说不过去的。

比如桂林米粉是因为秦始皇修灵渠吃鲤鱼的典故传了世,云南米线是因为中举书生和妻子的恩爱故事出了名。

然而湖南的粉似乎像是食物界默默无闻的壁花,是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湖南米粉是米做的,然而奇怪的是,在湖南你若是对着粉店老板说“来碗米粉”,他是会很不耐烦的,继而用一种“你不是行家”的语气;“要呷粉对不喽?”

据一位湖南的朋友说,他们之所以不爱说“米”字,是因为这粉多是由口感不太好的早稻米做成的,而早稻米较之晚稻米是要便宜很多的。这是他们不太愿意提及的“猫腻”。

如此看来,这些粉店老板倒是诚实的可爱。就像大家已经习惯牛奶掺着三聚氰胺的时候,一个奶贩子正在为自己的牛奶里兑了水而羞愧。

但是,早稻米的命运似乎是只能跳进米粉的碗里。因为它做出的米饭口感十分不好,糙而无味,但做成粉之后却刚刚好,口感相当绵柔。

在湖南吃早餐,粥有,但不多;馒头包子也有,也不多。至于牛奶面包,大多数人会认为这是“宝里宝气”。

但是米粉就不同了,它才是湖南早餐界真正的霸主,几乎每条大街小巷都可见到热气腾腾的米粉店,几张木桌、几条板凳、几把筷子,客人早上有,中午有,晚上也仍然有。

远处看去米粉店蒸腾着的雾气来自于随时都在沸腾的汤锅。那锅汤从清汤熬到奶白,客人要粉时,便可抓起一把往漏勺里一扔,开水煮两分钟捞出,加肉沫、小葱、姜丁、酱油、香油,加汤加料,滚烫滚烫的一碗汤粉。

这碗粉味道的好坏,取决于粉的质量,也取决于汤的味道。虽然早稻米做的粉让老板们略有羞愧,但是如果用更差的陈米做粉,味道会差很多,常吃粉的当地人一口便知。

且泡粉的时间长短也会影响口感,时间短了太硬,时间长了容易碎,一筷子夹下去都断在了碗里。

汤也不能太油,汤面上能飘上五六朵油花即可,太油了会腻;油少又太寡;辣子也很重要,需要入口香甜,始觉不出辣来,直到入胃,那热乎得让你淌眼泪的感觉才让你想起:原来,是辣的。

基本上,如果每一口粉吃下都能吃出丰满的感觉来,这粉就基本成功了。三两粉后再要上两根油条,就像北京人喝豆汁儿要配焦圈儿一样,就着香喷喷的热汤吃下,幸福感才真正是爆棚。

有个湖南本地流传的笑话,说一人生病了躺在床上,奄奄一息有进气儿没出气儿的样子,问:

“喝水不?”

摇头。

“喝酒不?”

摇头。

“给你上碗排骨粉?”

睁大眼睛答:

“扶我起来。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