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发现封闭800多年的密室,稀世珍宝重见天日!

谈古论今说家事 2016-12-18 15:39

偶然发现了一个封闭800多年的密室,大批中世纪的稀世珍宝重见天日。这一震惊世界的重大发现,使敦煌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 王道士本名圆'...

偶然发现了一个封闭800多年的密室,大批中世纪的稀世珍宝重见天日。这一震惊世界的重大发现,使敦煌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

王道士本名圆箓,一作元录,是湖北麻城人。因家贫四处逃生。清光绪初年,曾入肃州巡防营为兵勇。因信奉道教而离开军营受戒为道士,道号法真,远游新疆。

约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至敦煌莫高窟,居住在窟南区北段,清理沙石,供奉香火。通过接受布施和四出布道募化,王道士小有积蓄,就在位于今莫高窟16窟的东侧建立了一座太清宫道观,即今“下寺”。王道士雇敦煌贫士杨某为文案。

冬春时节,杨某负责抄写道经,以供发售。夏秋两季,朝山进香者络绎而至,于是王道士命杨某在莫高窟16窟甬道内设案,接待香客,代写醮章,兼收布施,登记入帐。光绪二十六年初夏,杨某坐在莫高窟16窟的甬道内,返身在北壁磕烟锅头,突然听到有空洞回音声,因此怀疑有密室,便将此事告诉王道士。

那年的五月二十五日半夜,王道士与杨某一起破壁探察,果然发现了密室。密室里积满写卷、印本、画幡、铜佛等。这就是后来蜚声海内外的莫高窟藏经洞。

藏经洞被打开时的情景,20世纪40年代初到敦煌的谢稚柳先生在《敦煌艺术叙录》中记载了这一时刻:“王道士夜半与杨某击破壁,则内有一门,高不足容一人,泥块封塞。更发泥块,则为一小洞,约丈余大。有白布包等无数,充塞其中。装置极整齐,每一白布包裹经十卷。复有佛帧、绣像等则平铺于白布之下。”

王道士流寓莫高窟期间,以布道募化所得,曾参与清光绪三十二年(1 9 0 6年)莫高窟三层楼的修建活动,并于三层楼底层两侧壁绘《西游记》故事画。

藏经洞文物发现后,王道士并没有认识到文物的珍贵价值,而将它作为巴结交识官吏的赠物礼品。他从藏经洞中取出部分写卷、佛画等,分赠肃州兵备道廷栋及本县官员乡绅,此为藏经洞文物流出之始。

光绪二十八年,甘肃学政叶昌炽听闻藏经洞一事,并于次年十一月及光绪三十年四月和八月,先后得到敦煌县令汪宗翰所赠的经卷、画像。叶氏建议藩台将此宝物运省妥藏,但因运费银五六千两无着落而作罢。光绪三十年三月甘肃布政司命敦煌县令汪宗翰就地“检点经卷画像”再次封存,并责令王道士妥加保管,不许外流。

但光绪三十三年(1906年)三月至五月间,王道士私自盗卖给斯坦因写卷、印本文献24箱、绢画和织绣品5箱,换得四块马蹄银(共重200两)。光绪三十四年(1907年)三月至五月间,又盗卖给伯希和写卷、印本文献和绢画等6000卷,换得白银500两。

宣统二年(1910年),在敦煌文献运京保管之际,他又私藏若干。这批文献在运送路途上和到北京后又不断遭受雁遇拔毛的恶运,不断流散。藏经洞文物绝大部分流散到世界各地,仅有少部分保存国内,造成中国文化史上的空前浩劫。陈寅恪先生因此而慨叹:“敦煌者,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

谈古论今说家事还发布了更多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