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满清的传奇女英雄,历史上惨遭裸刑的第三人,至死不吭一声

东亚纵财 2016-12-01 01:41

邱二娘原籍晋北河市梧宅乡,后迁惠安前亭村(今属泉港区后龙镇)。清道光十三年(1833年)生于穷苦的农民家庭。父亲邱柳,半农半渔,懂得一点历法、医术,人称“柳仙'...

邱二娘原籍晋北河市梧宅乡,后迁惠安前亭村(今属泉港区后龙镇)。清道光十三年(1833年)生于穷苦的农民家庭。父亲邱柳,半农半渔,懂得一点历法、医术,人称“柳仙”。哥哥邱猴,种田烧炭为业。由于家境贫寒,邱二娘从小被卖到峰尾村当童养媳。 在咸丰初年,她忍受不了婆家的虐待逃到东坪村表哥林杯家中,靠自己刺绣和行医谋生。在林杯的启发教育下,邱二娘经常以行医为掩护,联络一批志同道合的人,雇工张炉、医生王文岳、小贩杨信、秀才陈秋浦等,先后加入起义队伍,并成为义军骨干。

人物简介

邱二娘(1833~1855年),女,泉州河市(今河市镇)人,著名反清女将领。邱二娘牺牲后,泉州南校场居民祀她为“庄脚妈”,后人编有《血染桐江》剧本颂扬其英雄事迹。清道光十三年(1833年)生于穷苦农民家庭。

邱二娘父亲邱柳,半农半渔,懂得一点历法、医术;哥哥邱猴,种田烧炭为业。由于家境贫寒,邱二娘从小被卖到惠安县后龙乡峰尾村刘家为童养媳,婚前婚后,备受婆婆和丈夫的虐待。

咸丰初年,邱二娘忍受不了婆家的虐待,逃到东坪村表哥林杯家中,靠自己刺绣和行医谋生(她从父亲和谊父王掌处学会一些历法和医术)。林杯是个江湖汉子,参加过太平军,被派回福建活动,通过与林俊结拜兄弟的法石村人胡熊(一个穷苦的农民)同林俊取得联系,准备在惠安发动武装起义。在林杯的启发教育下,邱二娘经常以行医为掩护,深入群众,很快便团结一批志同道合的人,雇工张炉、医生王文岳(王掌之子)、小贩杨信、秀才陈秋浦等先后加入起义队伍,并成为义军的骨干。

咸丰三年(1853年)四月,林俊在永春州起义,林杯、邱二娘也在惠北笔架山高明王宫树起义旗,开始领导贫苦农民抗捐抗税,袭击地主武装,惩办贪官污吏,得到晋(江)惠(安)仙(游)人民的热烈拥护,队伍由几百人迅速扩大到几千人。起义后不久,林杯牺牲,邱二娘高举“顺天命邱娘娘”的旗帜,继续战斗,成为义军的首领。她仿照天国军事组织,建立男营和女营,建立根据地石级小寨。清军前来“清剿”,她率义军在官溪、半岭、驿坂等地抗击,打败清兵,并在同年八月间率领义军同当时进入仙游、莆田的林俊队伍会合,声势更加壮大。清朝福建统治者曾一再惊呼“东起莆田,南至惠安,绵亘百余里……尽为贼踞”。邱二娘的义军给封建统治者以有力打击。

咸丰四年(1854年)四月,林俊在南安埔头、炉内等处被清总兵钟宝三部尾追甚急,为引开敌人,林俊命邱二娘率部进攻惠安县城。她立即与各乡义军约定:以玳瑁山上的烽火为号,一见山上火起,即到县城会合。四月二十四日上午,她与胡熊亲率义军千余人向县城挺进,可惜当天大雾迷漫,各乡义军看不到玳瑁山上的烽火,没有前来会合,加上军情走漏,城内清军早有防备,邱二娘孤军作战,虽对县城发动猛烈攻击,终因守城清军拼死抵抗,四乡地主武装迅速赶来夹击,县城未能攻克,军师张炉等20余人被捕牺牲,邱二娘拔队离开县城。这次战斗虽未攻克县城,但调动敌人、帮助林俊解围的目的已达到。

此后邱二娘始终在惠北山区领导抗清。

咸丰五年(1855年)五六月间,由于起义队伍中的陈大、陈桥、陈潮家三人利欲熏心,暗中向清廷告密,邱二娘被清方捕获,押送泉州,受尽严刑拷打,始终坚贞不屈。同年六月十四日,在泉州南校场被凌迟处死,时年仅23岁。

邱二娘起义

清咸丰年间(1851~1861年),赋税繁重,洋货充斥市场,高利贷者趁机盘剥,使一向“出盐又出细白布,通贾辇货之境几遍天下”的惠安经济陷入困境,农民生活普遍无法维持。后吴、峥崎、大吴、张坑等地出现“乌白旗”、“三点会”等反清秘密组织。惠北(今泉港区)东坪村林杯(参加过太平军)与许埭法石胡熊(太平天国回闽活动人)、王文岳等人也在酝酿反清起义。 咸丰三年(1853年)四月,林杯、邱二娘在惠北笔架山高明王宫杀死1个粮胥祭旗,旗上书“顺天命邱二娘”,高喊“官逼民变”的口号,宣布起义。他们与太平天国烈王林俊发动的永春起义相呼应,成为太平天国革命运动在惠安的一支军事力量。起义军袭击清兵和地方武装,发动农民抗捐、抗税,惩办贪官污吏、土豪劣绅,获得广大农民的拥护,队伍不断发展壮大。不久,林杯牺牲,邱二娘成为义军首领,继续战斗,并仿照太平天国军事组织,设男营、女营,建立根据地——石级小寨。八月,邱二娘率义军同进入仙游、莆田的林俊义军会合,声势更加浩大。 咸丰四年(1854年)四月,为帮助南安埔头、炉内被清总兵钟宝三部追击的林俊义军摆脱困境,廿日上午,邱二娘与胡熊亲率义军千余人向惠安县城挺进。因大雾迷漫,各乡义军看不到玳瑁山上的烽火信号,没有及时前往会合,加上军情泄漏,城内清军早有防备,县城未能攻克,军师张炉等20余人被捕牺牲。泉州知府马寿祺闻讯派300人马支援,又请钟宝三自南安分兵1500人驰赴惠安。义军不得不撤离县城。清军处处扑空,只好悬赏缉拿邱二娘。 咸丰五年(1855年)五月,由于起义队伍中的叛徒陈大、陈桥、陈潮家的出卖,邱二娘被捕,解送泉州,受尽严刑酷打,始终坚贞不屈。是年六月十四日,邱二娘于泉州南校场被凌迟处死,时年仅22岁。后来,惠安、泉州、仙游一带民众塑像奉祀,称之为“仙姑妈”、“游路夫人”、“庄脚妈”。

人物轶事

历史研究者将她列为中国历史上惨遭裸刑的女人排行榜第三名。

中国古代史上统治者最卑劣最下流的刑罚,莫过于当众裸露女性的身体。在“穿衣文化”的世界观形成后,中国人便开始以裸体为耻了,掠去女性的衣服,使其一丝不挂,这就是贬低她的身份,侮辱她的人格的一种卑鄙的做法,尤其是将女犯处以裸刑,除了贬低其身份之外还额外起了一个羞辱的作用。从古至今,有很多女性都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邱二娘被捕后不久被押送泉州,受尽严刑拷打,全身上下几无完肤,但她始终坚贞不屈。同年六月十四日,邱二娘被押往泉州南校场执行凌迟之刑。行刑者将她的衣服全部剥掉,一丝不挂的将其绑在凌迟架上,临刑前邱二娘不禁仰天长叹:“天意啊!”然后便闭上双眼,咬紧牙关,忍受着自己那赤裸身躯上的皮肉被刽子手一片片地割下来……。数个时辰后,邱二娘便香销玉殒了,时年仅二十二岁。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