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史|血战塘马:一曲惊天地泣鬼神的抗日壮歌

中国军视网 2016-12-01 00:17

这是一场500名抗日将士抗击8倍之敌的殊死搏杀。  这是新四军所有突围战斗中牺牲人数最多的一次战斗。  这次战斗中牺牲的罗忠毅、廖海涛烈士是新四'...

  这是一场500名抗日将士抗击8倍之敌的殊死搏杀。

  这是新四军所有突围战斗中牺牲人数最多的一次战斗。

  这次战斗中牺牲的罗忠毅、廖海涛烈士是新四军对日作战牺牲职务最高的将领。这就是——

血战塘马:一曲惊天地泣鬼神的抗日壮歌

■乐俊淮

  引言:1941年11月28日,在江苏省溧阳县塘马村,新四军六师十六旅旅部和四十八团二营及地方党政机关1000余人突遭日伪军近4000人袭击,由此爆发了著名的塘马战斗。

  塘马战斗,我军以500余人的兵力,抗击8倍于我的强大敌人,血战终日,毙伤日伪军500余人,粉碎了敌人一举消灭我苏南党政军领导机关的阴谋,对我坚持和发展苏南抗日斗争没有造成重大危害。塘马战斗,我军遭受了重大损失,六师参谋长兼十六旅旅长罗忠毅、十六旅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廖海涛和黄兰弟等共272位烈士壮烈殉国,使抗日军民为之震悼,但部队打得英勇顽强,悲壮激烈,也为我军树立了殊死抗日浴血奋战的光辉范例。

△图为塘马战役旧照

塘马战斗的全过程

  塘马是一个在溧阳县西北丘陵地上仅有百来户居民的村庄,北距日军侵占的溧(水)武(进)路、南距国民党驻扎的军队,都只有一二十公里,处于敌顽夹击态势之下。1941年11月中旬,新四军十六旅旅部率在旅部整训的四十八团二营驻在塘马。当时在塘马地区集中的还有苏皖区党政机关,第五行政专员公署,茅山行政专员公署,江苏溧阳、溧水、镇句、金坛、宜兴,安徽当涂等县党政机关和茅山保安司令部,1000余人。

  27日得到情报,日军在金坛到溧水一线集结兵力,有向南出动的可能。罗、廖分析敌情,认为有两种可能,一是集中的兵力较大,可能向溧阳国民党军发动进攻,一是对我进行“扫荡”。他们还估计即使主要目标是向南对国民党军队,也可能同时侵犯我军,因之把情况通报部队,加强警戒,准备战斗,但部队并未移动。

△图为罗忠毅旧照

  27日深夜,日军十五师团步骑炮兵3000余人、伪军800余人从溧武路沿线各据点出发,分东北、西北、西南三个方向奔袭而来。28日拂晓,十六旅旅部特务连哨兵首先发现敌情。战斗打响。罗、廖首先命令原参谋长王胜、组织科长王直率旅部机关及苏皖区党委和地方机关人员向东转移。罗、廖两人亲自率领旅特务连和四十八团部队,就地抗击,指挥战斗。罗、廖同在第一线上。罗要廖先向后撤。廖坚决不肯。

  战斗十分激烈。日军凭藉其火力优势,发起冲锋。我指战员眼见旅首长和战士们一起作战,斗志昂扬,打退了敌人一次次冲锋,但秋后的田野上缺少荫蔽物,敌我双方又非常迫近。血战至上午10时左右,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罗忠毅的头部。这位为中国革命事业久战沙场的勇将在苏南战场上壮烈牺牲了。

  在另一个方向,与敌血战的廖海涛得知罗忠毅牺牲的噩耗,早已充满血丝的双眼射出了无比悲愤的复仇之光,立即向部队发出“为罗司令报仇,坚决消灭敌人”的号召。旅部特务连的战士们个个怒火万丈,与敌人殊死拼杀。机枪手不幸中弹牺牲。廖海涛端起机枪向敌群横扫过去,打得日军纷纷后退。但日军的骑兵又向我军冲来。战场形势十分惨烈。战至下午3时,廖海涛腹部中弹,肠崩体外,流血过多,终于倒在阵地上,为抗击日本侵略者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图为廖海涛旧照

  从塘马及附近村庄的东转移的旅部和苏皖区党委党政机关近1000人安全撤离到长荡湖边的清水渎。下午,日军曾向东追击,被我四十八团后撤人员及从几个连队集中起来的“小鬼班”和一挺重机枪阻击于与清水渎相距仅2公里的戴家桥以西。我军连续打退了敌人三次进攻。黄昏,日军停止了进攻。入夜,我旅部和党政机关人员由当地干部、溧阳县长陈练升作向导,从日军临时驻扎的村庄边,在日军的眼皮底下,越过桥梁,穿过田野,安全突出包围,转移到敌军侧后,次日晚向西到达溧水地区,脱离险境。

  塘马战斗后,新四军代军长陈毅通电全军:“罗、廖两同志,为我党我军之优秀老干部,为党为革命奋斗10余年,忠实、坚定、勇敢、负责、艰苦缔造苏南根据地,卓著功绩。罗、廖两同志壮烈牺牲,全军一致追悼,昭彰先烈。”原二支队司令张鼎丞也以《悼罗忠毅、廖海涛同志殉国》一文寄托哀思。

△图为溧阳后周塘马战役烈士陵园

  罗、廖是新四军对日作战牺牲职务最高的新四军将领。在建国60周年之际,罗忠毅被评选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这是党和国家、全国人民对罗忠毅和他的战友廖海涛以及其他在塘马战斗中牺牲的烈士的崇高褒奖,也是对新四军血战塘马这场战斗对于新中国解放事业所具有的历史价值予以肯定。

塘马战斗的历史价值

  塘马战斗是一次成功的突围战斗。塘马战斗在战斗表现形式上,不是主动出击的进攻战斗,也不是坚守阵地的防御战斗,而是敌强我弱、遭敌突袭、保存实力的突围战斗。

  从军事战术角度看,突围战斗都是以大多数人是否突出重围,作为成败的标准。如二战中,英军敦克尔克大撤退,大多数英军撤到了英国。历史上从来都认定这是一次成功的突围。塘马战斗以新四军牺牲270多人的代价,换来了1000多人的突围。因此,在战术上,塘马战斗是一次成功的突围。

  从军事战略角度看,任何一场战斗(战役)都是以战后对战略产生的影响作为成败的标准。如抗美援朝战争第二次战役,我志愿军伤亡比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要大得多。但国内外都一致认为,第二次战役志愿军在战略上扭转了朝鲜战局。塘马突围保存下来的实力是一批领导苏南地区的党政军抗战骨干力量。战后,他们又继续坚持苏南抗战,不仅使当时苏南抗战局面得以保持,尔后还使抗战局面得到大的发展。这说明,日军为支持太平洋战争,巩固其后方基地的战略企图彻底破产。因此,从战略上,塘马战斗也是一次成功的突围。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