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者聂树斌:奉法者的一切司法活动,都不应该再度折磨一个母亲

巴人望月 2016-12-02 19:34

“要不是老太太这么多年的坚持,这个案子走不到今天。”这是聂树斌案的代理律师李树亭,说过的一句话。 当我们像燃放烟花爆竹一样喜悦,在'...

“要不是老太太这么多年的坚持,这个案子走不到今天。”这是聂树斌案的代理律师李树亭,说过的一句话。

当我们像燃放烟花爆竹一样喜悦,在朋友圈高呼正义必胜时,不知道有没有人想到:一个背负着“强奸杀人犯母亲”骂名的母亲,她今天的心情怎样?她是怎么熬过这21年的?

我想起了一个乡亲,她的儿子当年也是风华正茂,被一群猪朋狗友裹挟着拦截了一辆汽车,并对一个女乘客实施了轮奸。得知儿子被抓后,她的头发一夜白完了。她原本是村里红白喜事管事的人,从此以后不在人前露面。她整日整夜地劳作,背驼得如同一张弯弓。她养了很多猪,却很少舍得吃肉,她把一切可以省下的钱都攒下来了。她从来没有出过远门,却竟然找到了儿子服刑的监狱。她把好吃的、好用的统统带给儿子,却从来不知道儿子收没收到。直到现在,她还在用日复一日的劳作,等待着儿子的归来,已经快20年了。

由我的乡亲,我想到了聂树斌的母亲,想到了他们那个被撕裂的家。聂父因儿子被执行死刑遭受巨大刺激自杀未遂丧失了劳动能力。这21年,聂母不仅要承担照顾丈夫、种地养活家人的重担,还要四处上访伸冤。这样的生活,聂母持续了整整21年。她也在这样的生活折磨里,变成了72岁的老人。

在城市里,一个72岁的老人,正拿着退休金,跳着广场舞,生活的美好并未因年龄的增长减少太多。但对聂母而言,今天之前的7890个日子,或许都是炼狱。儿子被抓被审被判被毙的日子,痛失爱子的母亲,强奸杀人犯的母亲,丈夫偏瘫的妻子,足以让她抬不起头,足以让她在生活的绝望里看不到一丝光明。当2005年在河南被抓的王书金自认是聂案的真凶后,申诉冤屈的漫长,寻求正义的虐心,足以让她尝尽人间冷暖甘苦,足以让她在正义近在眼前却始终走不进正义的日子里,希望满怀但又绝望缠身。

一个被法律冤杀者母亲的21年,是我们想象不出的委屈和苦难。但我们看到了:这个原本木讷的农家妇女,在媒体面前已经被磨炼得口齿伶俐、逻辑清晰;这个每天都在老去的母亲,在18年之后王书金案二审时看到公诉机关拿出的是短袖衬衫,对记者高呼“检察院拿出的证据是假的”,她记得当年公安机关拿到她家的被害人衣服是长袖花衬衫;这个原本不懂法律的庄稼人,在王书金被河北高院二审判处死刑后,高呼最高人民法院:“刀下留人”。

如果我们不知道被法律冤枉的痛苦,不知道被非正义加身的冤屈,想想聂母的21年,看看聂母趴在儿子坟头痛哭的照片,就知道了对公民不以事实为根据、不以法律为准绳、不符合常理的逮捕、审讯和判决,将带给当事人和当事人家庭灭顶的痛哭和灾难。

不论法律怎么健全,不论社会怎么进步,社会都无法实现绝对的公平正义。历史的进步,社会的文明,总会以一些人的牺牲和冤屈为代价。但面对司法不公、正义不彰带给普通人和普通家庭的痛苦和灾难,这些都不能成为奉法者为自己开脱的借口。既然我们选择了依法治国的道路,就要按照法律法规,坚定努力的走向这条道路。

正义必胜也好,法律必彰也好,通过聂树斌案,通过一个被法律冤杀者母亲的21年,奉法者应该始终明确和坚持一条底线:每个人都是母亲生养的,每个人都是母亲的一条命,一切司法活动,都不应该再让任何一个母亲,生在人间却遭受地狱一样的苦痛。

21年后,聂树斌终于在天堂恢复了一个无罪者的本来面貌,这是法律的胜利,这是正义的胜利,但这更是一个绝望母亲发出的绝望呐喊,在天地之间叩响的最后良知。法律和正义,最应该守护的,就是人类社会的良知。

愿法律公器,被奉法者始终敬畏。愿天下母亲,永享安好和美。

图片来网络,向原作者致谢!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