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几千万“消失的女孩”可能找到了|旁观日记12.1

财新网 2016-12-02 19:34

相关报道阿里遭“职业打假人”发起集体诉讼财新网/旁观中国 实习记者 王自励今天首先一条几天前新闻的后续。上海东昌滨江绿地的某座雕塑被指抄袭了英'...

相关报道

阿里遭“职业打假人”发起集体诉讼

财新网/旁观中国 实习记者 王自励

今天首先一条几天前新闻的后续。上海东昌滨江绿地的某座雕塑被指抄袭了英国艺术家Wendy Taylor几十年前的作品。英国《每日电讯报》的最新报道是,上海浦东新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官员已经表示,黄浦江边的这座雕塑确属抄袭,因此将很快被拆除。同时,该局也正在追查“山寨”雕塑的制造者及各方责任。

最初曝光此事的英国《独立报》称,Taylor对这个结果感到挺满意:“虽然中国官方没有直接联系我,但至少这件事有了公正的处理。”Taylor表示,她不打算向抄袭者提出赔偿,但希望能看到仿冒品被销毁的证据。

讲完这件事,来看看今天的日记吧,同样好看哟。

华盛顿邮报:中国几千万“消失的女孩”可能找到了

1201

一些国际学者经常引用数据称,中国独生子女政策及重男轻女现象造成了3000万到6000万女孩“消失”。但一项中外学者的新研究称,这种说法可能严重夸大了事实。

(小编:“消失的女孩”理论最早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提出,指的是那些因“人为干预因素”没能出生,或由于性别偏好因素而较早死亡的女性人口。)

《华盛顿邮报》介绍说,该研究由堪萨斯大学政治学副教授John Keedy和陕西师范大学教授史耀疆合作完成,近期发表于英国学术杂志《中国季刊》(The China Quarterly)。两位学者认为,大量中国女童没有出现在自己出生当年的人口统计中,这或许是因为中国的基层官员默许农民瞒报生育情况。

Keedy表示,他并不认为基层官员们达成了某种明确的共识,不过确实有这么做的理由:“他们是官员,同时也是村民,他们要在自己执行政策的村里生活。”他介绍说,两位研究者最初注意到这种现象是在1996年,当时他们采访的一名山西农民育有一儿两女,却说自己的小女儿“不存在”。

通过更多采访得出规律后,这两位学者又对比了中国1990年的出生人口数据和2010年的20岁人口数据,发现后者比前者多出400万人,其中女性比男性多出100万左右。Keedy称:“如果我们查阅25年间的数据,可能会发现大概2500万女性没有出现在她们出生那年的人口登记中。”

《华盛顿邮报》指出,按照人口普查数据,2010年中国出生人口男女比例为118:100,而全球男女比例则是105:100。尽管中国人口性别比例失衡引发了对婚恋等潜在社会问题的担忧,但这篇报道认为,从这项新研究提供的证据来看,情况可能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糟糕。

纽约时报:中国的职业打假者步履艰难

1201

把买假货、索赔偿当作日常工作的人,通常被称为“职业打假者”。《纽约时报》介绍说,这些人利用中国消费法对“揭假索赔”的鼓励,通过批量购买假货,再送至专业机构鉴定、最后索赔的方式,维权并赚取收入。

但是,中国工商总局今年发布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否定了“知假打假”的行为,这意味着以打假为职业的做法在中国将难以为继。

(小编:具体来说,征求意见稿中第二条对《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适用对象的界定排除了“以营利为目的的消费行为”,也就意味着在明知是假货的情况下购买商品并索赔,这种行为就不再受到法律保护了。)

纪万昌是中国职业打假者的一员,他在济南组建了一支打假团队,其中专设20人负责假冒伪劣产品的举报工作。纪万昌称,他一年内至少要上100次法庭,至今最成功的一次打假是从一家号称卖纯羊绒毛毯的公司手中索赔17.8万美元。

《纽约时报》报道称,纪万昌这样的职业打假人尽管有人肯定,但质疑声也一直不断。有政府官员抱怨称,职业打假造成了行政资源的巨大浪费。而一些商家则认为,这些打假斗士以“维权”的名义钻经营者和法律的漏洞,只为从中赚取利益。

纪万昌反驳说,他在打假挣钱的同时也要付出相当高的成本,包括打官司的费用。他说自己挨过仇家的暴打,还收到过死亡威胁。而2007年,他在福建被拘留37天,警方指控他以打假为名勒索敲诈。纪万昌称,他认为自己的工作很有意义,但确实不是所有人都适合这个行业。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