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卖水果男子怀疑妻子瞧不起自己 用水果刀将妻子扎死

前街一号 2016-12-01 00:02

看到新婚妻子骑车载着同事迎面过来,没有理睬自己,反而拐弯走了。35岁的男子辛某,认为妻子嫌弃自己在路边摆摊卖水果丢人,遂持水果刀将妻子扎伤致死。11月30'...

看到新婚妻子骑车载着同事迎面过来,没有理睬自己,反而拐弯走了。35岁的男子辛某,认为妻子嫌弃自己在路边摆摊卖水果丢人,遂持水果刀将妻子扎伤致死。11月30日上午,前街一号(微信:qianjieyihao)记者获悉,鉴于辛某系自首且积极施救并赔偿,医院对被害人的抢救也存在一定过失,市二中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辛某有期徒刑12年6个月。

01

案情 男子因琐事将妻子扎死

辛某现年35岁,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去年6月28日被羁押,同年8月1日被逮捕。案发前,辛某在路边摆摊摆水果。

经法院查明,去年6月28日16时许,辛某因琐事对其妻(殁年33岁)孙某不满,并在本市丰台区某院内与孙某发生争吵,后持卖水果所用尖刀,猛扎孙某腹部一刀。孙某受伤倒地后,辛某与他人一起将孙某送至医院抢救,孙某经抢救无效死亡。

经鉴定,孙某符合被他人用锐器刺击胸腹部,致失血性休克死亡。孙某的家属于当日在医院报警,报警时辛某在场并在医院等候直至警察到达医院将其抓获。到案后,辛某对于案件主要事实予以供认。

此外,司法鉴定显示,医院对孙某的诊疗行为存在过失,与死亡后果存在一定因果关系,责任程度为次要责任。

庭审中,辛某的辩护人认为,本案系激情犯罪,辛某具有自首情节且案发后对孙某采取了积极救助并赔偿被害人家庭经济损失,医疗机构诊疗行为存在过失,建议对辛某从轻处罚。

02

供述 怀疑妻子嫌自己卖水果丢人

案发当天,辛某开着面包车在丰台区某村的三岔路口摆摊卖蔬果。辛某与妻子孙某于去年4月28日结婚,而孙某与前夫育有一女。事发时,两人正好结婚两个月。

辛某供述称,下午4点45分左右,他看到妻子骑着电动车载着同事王某路过。按正常情况,妻子应该直行回家,但是她却到了岔路口右拐弯走了,也没有理他,“近期我卖菜和水果不挣钱,还欠着8万多元外债,她不帮我,还时常表露出看不起卖菜、卖水果”。

因认为妻子无视自己,辛某非常生气,随后打电话质问妻子为什么绕着他走,并问她在哪里。辛某称,他在电话里与妻子发生了争吵,就收拾好水果摊去找妻子,“见面后,我指责她并提出了离婚,妻子说‘谁不离婚谁孙子’”。

听到妻子的话,一怒之下的辛某从车里拿出水果刀扎了妻子腹部一刀。见到妻子倒地,辛某让妻子同事赶紧拨打120,但120说过不来。后辛某开车将妻子送到医院抢救。“当时我想自杀的,但不知道谁把我的刀给夺走了”,辛某说道。

03

判决 医院抢救存过失获轻判12年

被害人孙某的同事王某在证言中称,当天她和孙某以及孙某的女儿去取快递。孙某的老公在路边卖水果,当时他们路过并没有看到。而孙某的老公误认为是看不起他,在单位院子里,孙某的老公持刀扎了孙某。

孙某被扎伤时,孙某的女儿目睹了一切。孙某的女儿在证言中称,当时继父辛某跟母亲争吵并说第二天离婚,随后继父从车上拿了一把西瓜刀朝妈妈走来,“我站在我妈面前挡着,他让我走开,后走到我妈面前,我看见我妈倒在地上流血了,没看见怎么扎的”。

法院认为,辛某不能正确处理家庭纠纷,因琐事竟持刀扎刺其妻孙某腹部致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予惩处。鉴于辛某明知他人报警而在现场等待,无拒捕行为,到案后供认犯罪事实,系自首;且其案发后积极对孙某实施救助,其亲属代为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医疗机构诊疗行为中的过失与死亡后果存在一定因果关系等情节,可对辛某从轻处罚。

综上,市二中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辛某有期徒刑12年6个月。

04

该起杀人案件的心理分析

北京红茶紫烟心理咨询中心副主任孙志承表示,这起案件是因行为人“失常和失控”而发生的案子,被犯罪心理学称为“偶发性的应激犯罪”,属于情绪性动机(又称感情冲动型犯罪)犯罪中的一种。

主要特点是:应激:行为人在应激状态下(受到要离婚刺激,引发了内在的自卑和无力感),让其极为愤怒、惊恐和无助,蓄积了极为巨大的负面情绪。爆发:犯罪人为摆脱这种应激状态,情绪强烈地爆发了,因情绪极为亢奋,出手力量应该很大,平时他应该没有很好的情绪疏导机制。

本案中,辛某有后悔表现,”瞬间犯罪人” 情绪性犯罪的过程,是情绪释放的过程。因其平时并不想侵害他人或社会,因此,待情绪平静下来后,立刻痛悔不已。如,“随后,拨打120,送妻子去医院。”应激状态下大脑大多是一片空白

为何平时还算老实、平和的人,在应激状态下会出手杀人?孙志承认为,当大脑处在空白状态下时,难以恢复,令其思维狭窄,自控能力减弱,理智分析受到抑制,情绪就暂时性地处于失控状态。

应激性犯罪,因是情绪失控性地爆发,因此,一般是手段简单,方式直接,以杀、打的方式,不计后果地,一了百了地,十分冲动地发泄自己的情绪。抗压阈值高的人,大脑情绪调节系统的功能强,面对应激事件,大脑空白了,但能很快恢复理智。

应激性犯罪行为人大都在个性心理上存在很大的缺陷。

这类人的意志品质不坚定,抗挫折能力较差,面对困难时喜欢一味怨天尤人,悲观失望,习惯性地将困难扩大化。犯罪心理学中还有个“自卑与补偿”的理论,其理论认为:每个人都可因自己身体状况、家庭出身、生活条件、工作性质等产生自卑心理。其行为人做生意失败,外面还欠了很多钱,本身自卑心理就很大了,再碰上应激事件,会扩大他的自卑心理。会让行为人产生偏激狭隘的自我认识和消极的情绪,会将其“自卑心理”无限放大。

有自卑心理的人,常寻求自卑的补偿方式。如,有的人会以自负的形式掩饰自卑等。当他们以冲动、好斗来作为补偿的方式时,其行为就表现出较强的攻击性。

童年时期与父亲关系良好的男性,应对当前日常生活中的压力事件时,比较不易情绪化; 原生家庭中父母的关爱可以建立一个人的安全感和处理人际关系的经验和技能,这些技能和人格特质是从小培养起来的。

孙志承还认为,行为人的过激杀人行为,很可能和他从小的性格,与原生家庭的教育模式和教养人的关系有一定的原因的。所以要学会疏解不良情绪,如果自己无法疏解,就要学会寻求社会支持系统(亲人、朋友、同事等)的支持;如果还是解决不了,则需要接受专业的帮助了。

编辑/冯华妹

(注:前街一号内容均为前街团队原创,禁止一切未经授权的转载刊登,目前前街一号已聘请专业团队维护版权,一经发现,必将维权到底。)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