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此刻遮住你的眼,谁就永远是你的眼

东七门 2017-01-11 22:18

刘雪碧今年23岁,她来自一个奇葩的家庭。她的爸爸叫刘雪忠(并非总是在流血中),妈妈叫林芬达(也并非总是在淋风沐雨),可惜她的父母还没来得及生一个叫刘可乐的弟'...


刘雪碧今年23岁,她来自一个奇葩的家庭。

她的爸爸叫刘雪忠(并非总是在流血中),妈妈叫林芬达(也并非总是在淋风沐雨),可惜她的父母还没来得及生一个叫刘可乐的弟妹,就决定分道扬镳了。那一年刘雪碧刚上小学5年级,还不太懂什么叫婚姻,什么是爱情,也远没有到放荡不羁的成年。

后来她父母真的说到做到,在她小学毕业那年就“天各一方”,从此他们每次因为刘雪碧的缘故再次会面,都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刘雪碧夹在中间,每次都感觉空气凝固,气温下降——刘雪碧因此得到一个教训,就是父母见面如果她会在场,她要多穿一点。

所以,刘雪碧初中的时候,宽松意义上说,她就开始一个人住了——偌大的家里只有她和母亲两个人。母亲是医生,忙到神龙见首不见尾。刘雪碧曾经在冰凉的客厅里拼完一个1000块的拼图,那个拼图后来原封不动在客厅中央待了一年,被吹了一年的穿堂风之后,拼图心灰意冷,在某个不知名的下午,自己出走了。

这也不能怪刘雪碧,她基本上都在书房和卧室待着,每天晚上入睡前,刘雪碧都会在黑暗当中,盯着天花板上一条细微的裂缝,思考一阵子“爸爸去哪儿了”。一开始她百思不得其解,但在第2个得不到答案的晚上,她就不知不觉睡着了——反正第二天早晨醒来,肯定也还是“答案在风中飘”,所以可以留到下一个晚上再思考。

大概就是从那一天起,刘雪碧下意识领悟了一个道理:船到桥头,管它直的弯的,先上岸再说。

(满腹狐疑,管它好的坏的,先睡觉再说。)



直到有一天,听妈妈和奶奶的谈话,刘雪碧无意间才得到了问题的答案:原来爸爸和一个叫邹健怡的阿姨住在一起——那一天刘雪碧很失落,因为她还没有找到新的“睡前问题”来代替原来的。

为此她很苦恼,几度失眠。

一天晚上,她又失眠了,于是就找了一部电影看:王家卫的《蓝莓之夜》。

剧情是什么,刘雪碧第二天就忘了,但刘雪碧借此知道了一个神奇的东西:电影里,女主只要在眼睛上蒙上那块神秘的毛巾,就可以神奇入睡——刘雪碧欣喜若狂,四处询问,可惜在那个纯真年代,几乎无人知晓,直到某一晚在睡梦当中,遇见一位远在天边鹤发童颜的“长老”,才知道原来那块神秘的毛巾,叫做眼罩。

为了攒钱买眼罩,刘雪碧在学校里,通过“替考试不及格的同学仿造家长签名”的方式赚外快,因为考试频繁,所以不出半个月,刘雪碧就攒够了一半的钱。她的客户越来越多,每天晚上回家,她都必须要钻研新的草书写法。

后来有一天,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刘雪碧坐在教室里,见又来了一位新“客户”:隔壁班一个留级的男生,叫袁铁石,拿着试卷来找她,并把家长的名字写给她——邹健怡。

刘雪碧疑惑地看着这个“似曾相识”的名字,愣了2秒种,大脑里一度生疏的回忆,变得清晰无比,然后她抬头,仔细看了那位男生一眼,接着二话不说在他62分的试卷上,大笔一挥写下了他母亲的名字。

那个下午,刘雪碧突然觉得,那个坐在她后面,以前一直觉得很吵的男生,其实也挺安静的。

后来刘雪碧成功买到了她的第一个眼罩,20块5毛钱,那最后5毛钱,应该是来自那位邹健怡阿姨的腰包,或者是她爸爸的腰包。

刘雪碧自那以后就一直觉得:人生真奇妙啊,世界真小啊,小到我们和过往一再重逢。

后来,又因为种种机缘巧合,刘雪碧糊里糊涂地认识了男生袁铁石,糊里糊涂地去他家玩,糊里糊涂地碰见了她爸爸“流血中”;而“流血中”又莫名其妙地带着她和袁铁石出去玩,莫名其妙教他俩开车——刘雪碧没学会,袁铁石学会了。于是后来,在刘雪碧去外地上学,回老家开同学会时,袁铁石就开着他爸爸的车来接她。

刘雪碧有点小懊恼,老爸开车技术高超、闻名中外,自己应该是有基因遗传的,为什么还是这么笨学不会呢?刘雪碧甚至有点讨厌袁铁石,学慢点会死啊?!但看在他“入股”购买眼罩的份上,也就偶尔附赠一个白眼,并没有动真刀枪。

后来每次搭她爸爸的便车,刘雪碧都想把眼罩的故事告诉他,但每次一开口,刘雪碧总是欲言又止。

高三那一年,刘雪碧得了“双相情感障碍”,休学了一年。刚好那一年,她爸爸“流血中”决定自驾去欧亚大陆兜兜风:要从长江以南,向北开到“冰雪封天”的俄罗斯,再向西开到惊涛拍岸的直布罗陀。

刘雪碧觉得有必要去北方看看雪,脑子一热,就跟着“流血中”一起出发了。当然,刘雪碧怕“触物生情”,还是及时买了一个新眼罩带上路用。

因为当时是夏天,所以刘雪碧并没有碰到半点雪,倒是见到了有生以来最长的白日、路边最诡异的假人、上过最简陋的厕所,和高速路旁最有型的车祸纪念现场。


有一天刘雪碧看风景看到腻歪,就带着眼罩在副驾驶位置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流血中”猛地推了她一下,刘雪碧一脸懵逼摘下眼罩,顺着“流血中”的示意看向窗外——她看到了一头熊,向他们的车扑来。

那是刘雪碧收到过的,印象最为深刻的惊讶——虽然没过几秒,她就发现,那只是一只熊的标本。

但那确实是,她这一生所有摘下眼罩的时刻,看见的最美的“礼物”。

往后每每和人说起这件事,刘雪碧总是会得出这么一个结论:那个能让你放心遮住双眼的人,一定能给你安全感,那个能在你摘下眼罩睁开双眼后,给你最意外的惊喜的人,同样值得你追随。

那天晚上刚好是中秋节,那是刘雪碧人生当中唯一一次和父亲一起度过的中秋节,刘雪碧还记得那天晚上,她和父亲在异国他乡的中餐馆,吃了出发之后的第一晚中式汤面——面条出奇的好吃,每一根面条都无比顺滑,也无比地长,如同不见尽头的长路漫漫。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