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程序时代:颠覆APP微信会遭苹果、谷歌联手封杀吗?

时代周报 2017-01-11 21:18

点击「蓝色微信名」关注我们假如张小龙是有意为之,那么选择1月9日这天上线小程序,是表明他对iOS和Android发起颠覆性革命的野心。十年前的1月9日,苹果公司'...


点击「蓝色微信名」关注我们

假如张小龙是有意为之,那么选择1月9日这天上线小程序,是表明他对iOS和Android发起颠覆性革命的野心。

十年前的1月9日,苹果公司发布第一代iPhone手机,乔布斯掀起了移动互联的时代大潮。在苹果的闭环里,全球的开发者制造出数以亿计的应用,与苹果的生态圈共生共荣。仅2016年,iOS开发者就获得了超过200亿美元的收入。

2017年1月9日凌晨,经过长达一年的预热和内测,微信小程序正式上线,这是微信诞生六年以来最大的变革—用张小龙的话来说,“小程序是微信的一种新形态,是一种区别于订阅和推送之外的新能力”。

回顾其发展历程,微信最初不过是iOS和Android生态圈中其中一个App而已。不过随着用户数量的激增,微信早突破了社交通讯的边界,成为集社交、电商、游戏和金融于一身的超级平台。如果要将微信对腾讯的价值从抽象量化成具体数字,那么在腾讯约合2500亿美元的市值中,微信贡献了半壁江山。

张小龙习惯将微信比喻为一片森林,那么马化腾则希望将腾讯所有的树都栽种到这片森林中。在腾讯的业务版图中,微信始终处于核心位置,围绕其衍生出的盈利模式已经逐步显现,例如以朋友圈广告为主的效果广告业务在去年前三季度为腾讯贡献了43.68亿元,同比增长83%,占腾讯总营收约10%。

显然,张小龙并不满意微信服务号的表现,于是小程序呼之欲出,其目标是成为连接人与服务的中介。一方面他希望小程序实现用完即走的理念,甚至创造出一个全新的应用平台。

8亿的月活跃用户,以及黏性极强的社交属性,让张小龙和微信有了颠覆当下App生态圈的底气,小程序的出现将在一定程度上挑战苹果和谷歌的APP生态,但从另外的角度看,微信仍只是苹果和谷歌生态圈中的其中一个超级App,这种商业逻辑似乎是一个悖论,而动了原本APP生态的小程序也很可能引致苹果和谷歌对微信的联手封杀。

作为小程序设计师的张小龙很显然意识到了这一风险,微信不愿意得罪苹果和谷歌,因此在小程序的设计规则上,微信作出了严格的限制,使其游走在网页和应用之间。

另一方面,在小程序诞生前,轻应用尚未有过成功案例,不过巨头进场往往意味着这条赛道已经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除了微信小程序之外,支付宝的小程序已经蓄势待发,腾讯和阿里的较量将再次打响—这既是一场关于移动支付的竞赛,同时也是O2O的平台之争。

“轻应用”是不是条活路?

“小程序是实验性的,也是一个发展趋势。”在荔枝FM创始人、CEO赖奕龙眼中,虽然微信官方希望用户“用完即走”,但有一些小程序会让用户产生粘性。

作为小程序内测期间为数不多的娱乐平台,荔枝FM很早就开始思考小程序对产品带来的变革。荔枝FM微信小程序开发负责人、荔枝FM产品副总裁李泽隆认为,微信小程序载体轻便,符合荔枝FM用户的收听习惯,能在碎片化的生活时间里,随时随地移动收听内容与快速分享。

微信小程序的功能区别于APP、订阅号和服务号,小程序可以提供基础的功能性服务,如收听直播和分享互动,而App的功能更为全面,如录制播客节目和上次传平台等。”

李泽隆向时代君表示,订阅号和服务号的作用则是用来查询信息服务的,在功能体验上没有办法达到小程序这么高的自由度。

“我们的黏性靠主播,即使荔枝FM这个APP没有了,只要有主播,用户就会在。因为主播跟他们的听众之间有一种情感的联系在里面。”赖奕龙说道。

不可否认的是,小程序的诞生引起了创业者乃至资本市场的高度关注,在错过了微信公众号的红利后,所有人都不愿意错过小程序可能带来的潜在利益。

在2016年12月28日微信公开课结束后,有创业者声称自己的项目与小程序有九成相似,公司估值一下子暴涨至少十倍。

小程序并不是微信的首创,这种介乎于网页和应用之间的形态在近年被互联网公司不断推进。

早在2013年8月22日,百度就宣布推出“轻应用”解决方案,让用户无需下载就可实现即搜即用,彼时还是百度副总裁的李明远认为,轻应用有望解决APP分发中出现的长尾效应,让更多的APP能够被精准分发。

只可惜事与愿违,百度的轻应用没有真正普及起来,究其原因在于百度进入移动互联时代后缺乏一个黏性较高的重磅应用,其流量与支付体系并不匹配,开发者也无法在百度的开放平台上获取利益。于是无论是百度还是奇虎360,乃至UC等后来者都在轻应用上折戟。

另外,同样是社交巨头的Facebook在2012年就推出了类似小程序的应用中心(APPCenter),而且还取得了不俗的成绩。Facebook推出应用中心的主要目的在于延长用户的停留时间,从而收集更多的数据以吸引广告主。

除了广告业务,应用中心对Facebook的支付业务也产生正面帮助,不管是需要付费的应用还是免费应用内支付,Facebook的支付功能将镶嵌到各个环节中,这一点与当下微信支付的思路极为相似。

在张小龙的定义中,小程序是一种不需要下载、安装即可使用的应用,这种思路也是轻应用所一直强调的特性。

不过由于不需要下载、安装就即可使用,小程序的体量被严格限制在1M以内,这也导致小程序能提供的服务非常有限。

时代君在使用小程序的过程中留意到,像滴滴出行这样拥有多条业务线的出行平台在小程序中只保留了快车产品,这意味着小程序只能满足某种特定场景下的单一需求,而不能同时满足多个场景的不同需求。

其实我们的目的并不是从开发人员的角度来说改变一下应用程序的存在模式,相反,我们肯定是要满足一个特定的需求,这个需求应该是真实存在的,而不是说我们只想变化一下APP存在的方式。”

张小龙说道。

小程序是否会导致微信遭封杀?

在2016年12月28日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已经提前剧透小程序在微信里没有类似APPStore的入口,更多的入口来自二维码和社交分享,但不包括分享到朋友圈。

从这种设计规则中不难看出,微信刻意弱化“应用”的色彩,强调其工具属性,目的是为了避免引起苹果和谷歌的不满。

此前马化腾曾透露,苹果禁止微信使用”应用号“这一称呼,因此微信才启用了“小程序”作为代替品,由此可见微信与iOS已处于微妙的关系。

由于iPhone的销售增长放缓,APPStore成为苹果公司最重要的盈利增长点之一。苹果公司早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APPStore的营收达到285亿美元,同比增长40%。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