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人貪戀桂花的味道。

誰最中國 2016-12-01 04:10

越貪吃,越美麗。朋友知道我喜歡桂花就給我郵寄過來一瓶桂花糖露我是北方人以前沒吃過她就告訴我如何吃酸奶+少許的桂花糖露很少有食物能在我現在的年齡引'...

越貪吃,越美麗。

朋友知道我喜歡桂花

就給我郵寄過來

一瓶桂花糖露

我是北方人

以前沒吃過

她就告訴我如何吃

酸奶+少許的桂花糖露

很少有食物

能在我現在的年齡

引起我的貪戀之心

愛吃的不行不行的

女兒更是貪戀

放入冰箱的酸奶

平時她動也不動

媽媽的督促

偶爾才喝半瓶

餘下的我來喝

沒想到桂花糖露的到來

瞬間讓酸奶一掃而光

這讓我想起一句話

越貪吃越美麗

前幾日,推了《越貪吃,越美麗》的文章,有許多網友留言。翻開這些洋洋灑灑、角度各異的留言,感覺桂花的香味躍然紙上。有時,觀看留言也是一種幸福。


它是初嚐者的驚喜。

有時,“已知”會成為一種羈絆,讓我們常常抗拒“未知”的事物。常常不自覺,回到“已知”的港灣裏,才覺得安全,但這樣的生活常常缺乏驚喜和趣味。旅行、嘗試新事物、與陌生人接觸⋯⋯,剪斷“已知”的羈絆,擁抱“未知”的精彩,這樣才會讓我們不斷發現自己,發現欣喜。桂花糖露就是這樣,不品嚐,永遠不知世上還有這樣一種美味。或許,對於北方的我來說,品嚐桂花糖露,就是品嚐江南。


它是老玩家的樂園。

有時,“舌尖上的記憶”才是最溫情的記憶,桂花山藥、桂花糯米藕、桂花湯圓⋯⋯,味道的記憶常常會給人一種幸福感:“還是小時候的味道”;“這是家鄉的味道”;“我嚐到媽媽的手藝”⋯⋯,無盡的聯想,味覺纏綿中憶起的是——幸福的味道。



它是地道的手藝。

手藝,應該回到原點。食品的本源就是味道,無論歷史也好、傳承也好、創新也好,都要圍繞這個本源去做。“人浮躁,東西也就失去了原來 的味道!”這句話說的好,做『誰最中國』久了,許多東西就逐漸明了了,心若沉穩安靜,味道和韻律就在;心若浮燥淺薄,味道和韻味就不在了。所謂“匠心”,‘匠’指手藝、工藝流程、技巧技術;“心”指做事的心態和講究。當下手作手藝,匠還在,心多已遠離。味道,很難欺騙別人和自己,心若不在,味道自然變得寡薄,心若在,味道就會變得濃烈。

它是美好的想像。

好喜歡這一句“風動桂花香”,如若不是去蘇州、杭州,可能永遠不知道桂花的香味。聽若谷說桂花是中國的味道。這與自己的感知暗合:深秋秋雨,雨濕花落遍地黃,香味襲人,風動雨落桂花香。如若說:春更水墨,那秋更中國。因為,詩詞裡的中國,秋日更符合中國的氣韻。秋日金黃,銀杏、菊花、銀晚桂,如果只說哪一抹秋香,只能是桂花獨自吐芬芳。

《影梅庵憶語》裡的美食。

清代《影梅庵憶語》裡,曾提及董小宛製作的一種鮮花糖露:

“釀飴為露,和以鹽梅,凡有色香花蕊,皆於初放時採漬之,經年香味、顏色不變,紅鮮如摘。而花汁融液露中,入口噴鼻,奇香異豔,非復恆有。”

手作人若谷,便從董小宛的手製花露中,領悟古時細膩優雅的日常滋味。桂花糖露,便是《影梅庵憶語》的重新還原,这是一個漫長的等待過程⋯⋯。

若谷|味道,只是若谷對外的溝通和表達。

如何讓秋日的最後一道芬芳和金黃,在舌尖上綻放?!讓原本屬於中國的味道,變成民眾舌尖上的貪戀?!是若谷不斷思考的問題。依照若谷的話說,他是一個不善溝通和言詞的人。他希望通過製作桂花露這樣的作品,完成與外界的溝通;通过桂花露的味道,告訴大家自己心裡豐富的想法。在海豐看來,這是一個有意思的說法;在若谷看來,作品就是它自己。有時候,一個人對一件事物的迷戀,外人很難理解它其中的微妙。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