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一座山,一杆旗

南部战区 2016-12-01 02:30

为了傲立在国境线上的一座座庄严界碑,我在这条崎岖的巡逻路上,推过车,伐过树,翻过山,涉过河,也落过泪,那是边防军人的责任。现在,那些经历成了我生命里最美的回'...

为了傲立在国境线上的一座座庄严界碑,我在这条崎岖的巡逻路上,推过车,伐过树,翻过山,涉过河,也落过泪,那是边防军人的责任。现在,那些经历成了我生命里最美的回忆

一座山,一杆旗,伴陪了我整整八年。它叫勐[音:měng]弄,边境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乡镇。这里景色怡人,鸟语花香,四面环山。我和无数热血男儿一样,因为一身迷彩而告别繁华都市,来到这个艰苦边远的地方。

我是驻守在祖国南大门上的一名边防军人。在无垠的边防线上,在国与国交界的地方,我履行一个军人应有的职责使命。

作为边防军人,在这里,我可以迎着和煕的风远眺祖国的高山,也可以透过密林去寻觅清凉的溪流。现在,作为一个退伍老兵,我即将踏上归途,那些与军装相伴,练兵习武,巡逻执勤的日子,让我热泪盈眶。

八年的光阴,世界变了模样,守望的这片土地,主楼换了新颜,兵是走了一批,又一批。家乡,已是高楼林立,满目霓虹,镜子里的我也刻满了岁月的沧桑,不再是那个娇气的小不点,唯一不变的是一颗无悔的心,还有那孤傲挺立在群山之间坚如磐石的界碑。

第一次执勤,伴着汽车的轰鸣,在巡逻路上蜿蜒,一个多小时的颠簸道路,让我胃里翻江倒海,初见界碑也只是匆匆一瞥。虽然大多数同志的第一次,也和我这个“90后”一样。

最后一次见界碑,我白皙的脸庞,已换上了古铜,她的模样经过无数次“第一次”后已真真切切地烙印般落在我的心头。

界碑,只是一块孤零零的石碑,她之所以与其他碑石不一样,因为她身上铭刻着两个大大的“中国”而格外神圣,并因此而震撼了一个戍边卫国士兵的初心。

在界碑前,班长让我们重温了入伍誓言,那铿锵的字句,发自肺腑,也深入灵魂,界碑为证,从此精武强能,誓守祖国山河。

那天,你见证了一个热血少年的兵之初心。

日复一日,在部队这个大熔炉中,当初娇气的少年,现在已是满脸刚强;当初抱着当两年兵锻炼自己的懵懂青春,却在这片热土上守卫了八年。与界碑的初见也成了现在浓浓的不舍。

八年,巡逻路走了何止千遍,但只要有机会,我仍会去边防线上走走。我喜欢在巡逻车眺望远方如云的高山,喜欢弯下腰采撷巡逻路上那不知名的野花,喜欢手捧山涧的清泉。为了傲立在国境线上的一座座庄严界碑,我在这条崎岖的巡逻路上,推过车,伐过树,翻过山,涉过河,也落过泪,那是边防军人的责任。现在,那些经历成了我生命里最美的回忆。

回眸军旅梦犹在,将踏征程离歌稀。今天,要退伍了,我将光阴揉碎,装进行囊,刻在心间,踏上归程。携清风作伴,拥夕阳向晚,细数往昔的点滴,向着孤傲的界碑,致敬祖国,青春无悔。

一路走来,感谢有您!

本文作者:李义洋

本期编审:石瑞宁

校 对:王 豪

责任编辑:罗 炜

南部战区投稿邮箱:415630831@qq.com

feifei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