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萨尔王传》——世界上最长的英雄史诗

故事会 2016-12-01 00:50

藏族《格萨尔王传》与蒙古族的《江格尔》、柯尔克孜族的《玛纳斯》并称为我国的三大史诗,是藏族文学史上,也是中国和世界文学史上的无价之宝,受到全世界的'...

藏族《格萨尔王传》与蒙古族的《江格尔》、柯尔克孜族的《玛纳斯》并称为我国的三大史诗,是藏族文学史上,也是中国和世界文学史上的无价之宝,受到全世界的瞩目和珍视,被誉为“东方的荷马史诗”。

《格萨尔王传》诞生于藏区,流传于藏、蒙古、纳西、裕固、白等民族;在国外,蒙古国,俄罗斯的布里亚特、卡尔梅克以及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不丹等地也有人传唱。

从目前搜集整理的情况看,《格萨尔王传》共有120多部,100多万诗行,2000多万字,是世界上最长的一部英雄史诗。就数量来讲,比世界上最著名的五大史诗,即:古代巴比伦史诗《吉尔伽美什》,希腊史诗《伊利亚特》《奥德修记》,印度史诗《罗摩衍那》《摩诃婆罗多》的总和还要多。迄今发现的藏文版本,已达50多部。

《格萨尔王传》产生于人们渴盼英雄的时代

《格萨尔王传》大约产生于宋元时代,即吐蕃王朝崩溃后的公元11世纪前后。吐蕃王朝后期(9世纪),藏族社会处于大动荡、大变革时期,统治阶级内部争权夺利、互相攻伐。藏族人民饱受战乱和流离之苦,热切盼望能有一个拯救他们的大英雄出现,除暴安民、造福百姓。《格萨尔王传》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应运而生的。

11世纪前后,随着佛教在藏族地区的复兴,藏族僧侣开始介入《格萨尔王传》的编纂、收藏和传播。史诗《格萨尔》的基本框架开始形成,并出现了最早的手抄本。手抄本的编纂者、收藏者和传播者,主要是宁玛派的僧侣。

▲四川德格县阿须乡格萨尔王庙旁的青蛙石,传说格萨尔就出生在 这块巨石之下。图 杨嘉铭

《格萨尔王传》以宏大的气势、高度的艺术技巧,反映了藏族发展的重大历史阶段及社会的基本结构形态。

这部史诗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天灾人祸遍及藏区,妖魔鬼怪横行,黎民百姓遭殃。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为了普度众生出苦海,向阿弥陀佛请求派天神之子下凡降魔。神子推巴噶瓦发愿到藏区做君王,即岭国之王——格萨尔。为了让格萨尔王能够完成降妖伏魔、抑强扶弱、造福百姓的神圣使命,史诗的作者们赋予他特殊的品格和非凡的才能,把他塑造成天神、龙神、念神(藏族原始宗教里的一种厉神)三者合一的半人半神的英雄。格萨尔王降临人间后,多次遭遇到陷害,但是由于他超凡的力量和诸天神的保护,不仅逢凶化吉,还将害人的妖魔鬼怪杀死。

▲格萨尔王像,高1.8米,宽1.4米,色彩鲜艳,人物造型饱满。图/杨嘉铭

格萨尔王一生立志为民除害。5岁时,格萨尔王与母亲移居黄河之畔。8岁时,岭部落也迁移至此。12岁时,格萨尔王在整个部落的赛马大会上取得胜利,并获得王位,娶贤良智慧的珠牡为妃。从此,格萨尔王开始施展天威,东讨西伐,降服了北方的妖魔,战胜了霍尔国的白帐王、姜国的萨丹王、门域的辛赤王、大食的诺尔王、卡切松耳石的赤丹王、祝古的托桂王、先后降服了几十个“宗”(藏族古代的部落和小邦国家)。在战胜人间的各种妖魔之后,格萨尔王功德圆满,与母亲郭姆、王妃珠牡等一同返回天界。

整部史诗主要分成三个部分:第一部分“降生”,即格萨尔降生部分;第二部分“征战”,即格萨尔降伏妖魔的过程;第三部分“结束”,即格萨尔返回天界。三部分中,以第二部分“征战”内容最为丰富,篇幅也最为宏大。除著名的四大降魔史 —《北方降魔》《霍岭大战》《保卫盐海》《门岭大战》外,还有18大宗、18中宗和18小宗,每个重要故事和每场战争均构成一部相对独立的史诗。

虽然这只是个像神话般的故事,但是格萨尔王一生不畏强暴、不怕艰难险阻,以惊人的毅力和神奇的力量,征战四方、降伏妖魔、除暴安良、造福人民的英雄形象和精神却是藏族人民一直所信仰和追求的。

《格萨尔王传》是至今仍有人传唱的活态史诗

世界上众多民族都有史诗,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多数史诗都自生自灭了,仅有少数史诗以文字形式记录下来,并成为人类共同的瑰宝。比如古希腊史诗《伊利亚特》《奥德赛》,其中人物和故事仍然到处流传,然而史诗的有机组成部分——荷马一样的行吟诗人却早已一去不复返了。《格萨尔王传》不一样,它是一部至今还有行吟诗人口头传唱的、具有史诗原生态标本意义的、活着的史诗。至今仍有上百位民间说唱艺人,在西藏、四川、内蒙古、青海等地区传唱着英雄格萨尔王的丰功伟绩。

▲格萨尔说唱艺人的帽子 图/李玉琴

想深入了解格萨尔文化,研究格萨尔说唱艺人是必不可少的。一把六弦琴,一段格萨尔王的故事,行吟在这片土地上的说唱艺人是格萨尔无处不在的最好证明。

说唱艺人藏语称为“仲堪”(也有叫“仲巴”的),“仲”专指“格萨尔故事”,“堪”即人的意思。大致有五种类型:

一是“巴仲”,即神授艺人,多是幼年时因奇怪的梦而获得说唱格萨尔的能力,他们通常身世坎坷,目不识丁,但记忆力惊人,有的还是世代说唱;

二是“退仲”,闻而知之的艺人,即指那种通过听别人说或是诵读史诗刻本便具备说唱能力的人,这一类艺人只能说唱几部史诗;

三是“德尔仲”,掘藏艺人的意思,这一类艺人很少,多为宁玛派僧侣,他们声称所掘的伏藏故事是从神秘的宇宙和精神世界中获得的;

四是“仲丹”,即照着书本颂唱,这一类艺人会藏文,文化水平较高,是后天的喜好使得他们选择了说唱;

五是“扎巴”,圆光艺人,专指可以从铜镜中看到佛像和经文并进行说唱的艺人,圆光艺人非常罕见,显得很神秘。

对于格萨尔说唱艺人来讲,说唱英雄格萨尔大王的故事是上天赋予自己的使命,他们普遍把自己巨大的说唱能力归于“神授”。“格萨尔学”专家降边嘉措说:

“一个生长在偏僻山村和牧区,目不识丁的农民或牧民,为什么能够讲述十几部乃至几十部史诗故事,吟诵十几万、几十万,乃至上百万诗行?若将他们的唱词全记录整理成文,有几百万乃至上千万字,那是厚厚的几十部书。他们是怎样学唱,怎么记忆的?这样的艺术天赋,令人惊叹。惊叹之余,也使人感到疑惑不解。解开他们的记忆之谜,是我们需要深入探索的一个课题。”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