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说|总有一天,你会感激那些端茶倒水的日子

小明说 2016-12-01 00:50

来了?请关注!一、咪蒙的砒霜文出来时,我默默地往公司群里转了一发,估摸着这帮90后的孩子心里会不爽,但我还是转了。果不其然,第二天,反咪蒙的鸡汤文第二轮刷屏'...

来了?请关注!

一、

咪蒙的砒霜文出来时,我默默地往公司群里转了一发,估摸着这帮90后的孩子心里会不爽,但我还是转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反咪蒙的鸡汤文第二轮刷屏,群情汹涌,大意是说,端茶倒水是对人的不尊重,生活不能自理的老板,不值得侍候。

我把这个也转了。

这是我一向的作风,辩证地看一个问题,世界什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世界观,决定了你看到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我想,这个问题,我有一点点发言权。

因为我做过端茶送水的新丁菜鸟。

也做过不让员工扫地抹灰的”仁义老板“。

现在,我是那个出制度,要求员工轮值保洁、新人要喊老员工“老师”的“古董型老板”。

二、

我毕业那会儿,找了个单位见习,出门前长辈交待的不是“好好做事”,而是:

我姑姑更仔细,告诉我:每天上班前半小时要到,把地扫干净,帮师父们泡好茶,整理好报纸和信件,夏天开好电扇,冬天开好暖气——哦,那是一个没有电脑没有空调,大家都写信看报纸的时代,没有快递可以收,信倒是不少。

我心里当然不忿:我是去熟悉工作的,又不是去打杂的。

想干大事的人,大多看不起端茶倒水这种小事。

心里这么想,手脚倒是没停,听姑姑的话,把活都干了。

很快我就发现,我不干这些,其实也没啥可干的。

职场菜鸟新入行,眼前一抹黑,谁也不会交事情给你干,甚至没人理会办公室多了这么个人儿。

除了端茶倒水扫地抹灰,你能干嘛?

单位又不是第一天开张,一个萝卜一个坑,大部分事儿都有人在干,谁闲着把自己手上的活儿交给一个新人来练手,做错了给你擦屁股?或者热心八倍在旁边指点你?没这义务。

职场老鸟都知道,把活儿交给新人,可能后面修修补补的工作量,比自己上手做还大,还不如自己干完拉倒。

这也是很多新人入职,很快受不了离职的重要原因——总抱怨没人教自己。

在抱怨的时候,先想想,自己怎么做到“帮忙不添乱”。

这个时候,我能帮忙不添乱的,可不就是端茶倒水扫地抹灰?

我用了一星期时间,阿姨前大叔后,知道了张师傅每天要喝一盅绿茶,我泡好。刘大姐上午10点要吃个苹果,我去洗。许老师下午四点要接孩子来,我帮他辅导作业。

终于,赵科长给点了个小赞:这孩子,得转,靠谱——来,把这组报表整理一下。

很快,我把报表整理完了。

但是乱七八糟。

虽然看了一星期,自己上手做,还是一塌糊涂。

学校里学的满腹经纶,在职场最初级的实践里,多数毫无用处。

所幸人缘甚佳,许老师乐呵呵接过去,帮我重做一份,指指点点讲了窍门,茅塞顿开。

菜鸟出道,这是我职场中的第一课。

我感激那些愿意对我倾囊相授的前辈老师,也感激那个愿意端茶倒水的自己。

人与人,本无相欠,不过萍水相逢,同路一程,别把什么都看作理所当然,也别觉得自己经天纬地,便不能和光同尘。

我爸教我的,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一位大师教我的,凡人不要说什么和光同尘,因为你就是那尘。

三、

后来去报社工作,继续从实习生做起,继续给人端茶倒水,扫地抹灰。

传媒江湖等级森严,新人半年实习期,写稿子要带上老记者署名——在前面。稿费归老记者。

我运气好,两个半月提前转正,半年后自己也开始带实习生。

很快就发现,自己曾经不忿的事情,多么天经地义。

新人写的东西,漏洞百出,修改起来,工程浩大。

别说署名和稿费,宁可不要,都不想带新人,因为新闻出错的风险太大了,老记者是拿自己的职业前途在承担责任。报社规定,必须有老记者联署,新人才能发稿。

不信邪的新兵蛋子,觉得受到了盘剥,一番聒噪,大体的理由,是求平等公正,人人应该做好本职工作。

尤其重要的是:我们的稿子,根本没问题,凭什么要这些老油子来把关?

——如果你都知道是问题,那还是个问题吗?

菜鸟的最大问题,就在于不知道什么是问题。

说起来,这好象跟端茶倒水没甚关系啊?

四、

其实以咪蒙为首的砒霜党,和反咪蒙的鸡汤党,争的无非是职场新人这点鸟事。

端茶倒水被符号化了,背后的台词无非是:

我们该不该做一些与本职工作无关的事。

职场看客大致也分为建制派和平等派。

建制派认为,职场有序,等级分明,只有守规矩才能保证稳定发展,其中就包括新人必须历经磨炼,才有资格同桌论道。

平等派不以为然,坚信应当各司其职,做好本职就是最大的贡献,最好是“工作的归工作,生活的归生活,个人的归个人,公司的归公司”,互不干扰、互不相欠。

说不上谁对谁错,立场不同,站在地球看太阳,和站在太阳看银河,完全不是一个世界。

五、

我继续讲故事吧。

后来我创业了。

创业的时候,I HAVE A DREAM,构建一个我的理想国。

我一向是平等主义者,虽然历经沧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我说,我要让我的公司,是自由平等的。

我也相信,每个人做好本职,不需要多事,就是最好的状态。

我甚至宣布,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前提下,连签到打卡、纪律制度都可以不要。

我甚至回家也跟我家孩子说,你要做一个有独立精神的人,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别人的事情都不用你管。

此情此景,简直是热情澎湃,员工们山呼万岁,觉得我们公司已经与世界接轨,下一站就是硅谷纳斯达了。

但是很快,我们没有纳斯达,倒是差一点就斯巴达了。

小朋友们确实把自己的职责守得很紧,但是扫把倒在地上,真的就可以抬腿跨过去。

不用打卡真是太好了,于是可以三五天见不着人影。

接下来的问题就很厉害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别人的事情不用管。

但是企业规划中,谁有那个本事,事无巨细都设计得完美无缺呢?

一大堆没有头绪、无从归属的事情,找不到人执行。

工作,除了自己的,都是别人的。

奖金,除了别人的,都是自己的。

安排事情时,大家都振振有辞:早说过,不是我的本职工作,我不用管。

于是,每天有一多半的时间,在研究,这个事该谁的本职,那个事该谁的本职。

端茶倒水打扫卫生,算不算员工的本职?真不知道。

一个客户的投诉,追溯了八个流程,耗费了一个半月,最后客户都拒付款了,还没研究清楚,到底是谁的本职。

团队管理变成了无穷无尽的扯皮。

本以为可以简单的事,越来越复杂。

渐渐发现,人性本不恶,但天然有自私。

善良的动机,未必有美好的结果,能得以长存的,就是彼此对天然本性的制止,而多去顾及他人的感受,包括帮人端茶倒水,为别人的工作创造便利。

小明说还发布了更多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