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让人纠结的媒体生态

ItTalks 2016-12-01 00:50

一白血病患者小姑娘罗一笑和她父亲罗尔、某P2P公司的事,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后面的反转——也就是有人爆料说罗还是有些家底的,三套房子云云,还有人爆料说'...

白血病患者小姑娘罗一笑和她父亲罗尔、某P2P公司的事,想必你已经知道了。

后面的反转——也就是有人爆料说罗还是有些家底的,三套房子云云,还有人爆料说有八成医药费是可以报销的,更有人爆料说什么这个孩子是罗和小三所生——大概你也知道了。

再后来似乎又有反转,因为罗有三套房子见诸于罗半年前自己公号里的一篇文章,但又有人说,那篇文章是罗写的小说,不是真实的自己。

够扑朔迷离吧?

讲真,作为远在千里之外,又和罗素无交集的我,是看得云里雾里,一头雾水。

关于这件事的文章真心不少。

但都属于看法、观点、态度、立场,关于这件事的报道真心少。

现在公号兴起,所谓自媒体云集,文章都是这样的:

“不管真相究竟如何”,这种句式已经成了公号内容的一大特征。再比如前阵子某女记者自杀一事,有个公号是这么写的:

唉,

我已经看吐了。

都是架在缺乏事实的空中楼阁上。

甚至还有胡说八道的评论,比如这位自称是法学院毕业某高校的硕导:

事实上,慈善法禁止的是面向不特定群体的个人募捐,比如给白血病患者搞一个公益基金,当下个人不能主导。但中国慈善法并不禁止面向特定人士的个人求助。罗尔为自己女儿求助,显然是特定对象的求助,谈不上“违法公开募捐”。

传统纸媒这两年不好过,这倒是真的。但传统纸媒里的人,不是个个都日子不好过的,有个几套房子的,也不是什么惊人的事。

所以关于罗到底有没有三套房子,是存疑的。

梨视频今天总算是不多见的去联系事主的一个非本地媒体,但也就是个电话采访(做成了视频),电话那头,罗的回应的确有些支吾和躲闪。尤其是梨视频问及的是东莞和深圳的房子,罗只是回应了东莞那个房子产证没办下来,深圳则只字不提。

另外我还看到的是深圳晚报的一段采访视频,罗尔戴着一个口罩出镜,解释了一下东莞的两套房子。按照他的说法,目前属于交给开发商代为出租,租期五年,用租金抵押贷款。故而一无法出售,二无法抵押。

看到这里,其实我还是有疑问的。我曾经在微信上看到一个事主同样是重病求救,希望得到善款,但此人很硬气,称为“借款”,据我所知,也筹到一些钱。过了一阵子,事主开始还钱。我为什么知道事主还了钱呢?因为这里有我的一千。

罗尔拥有东莞的两处房产,即便是要冻结五年,到底还是他的。或许可以学学上一段的事主。

医疗费报销这件事,深圳市儿童医院在其微博上公开了具体明细,还有一个微博大V发出微博,说是深圳社保局的调查记录。

从目前来看,医疗费报销这一环,应该是罗家承担不多。但罗尔自身到底有没有家底能支付女童医疗费用,依然成谜。

本来是一件私事,由于事主公开求助,后又得善款百万之巨,已经变成一桩“公”事。这就导致了两个结果:

其一,事主已成“公众人物”,

其二,此事已涉及“公众利益”。

在这两点成立的情况下,媒体记者应该介入,进行调查,比如查证罗家究竟有没有几套房子,这些房子究竟是如事主所言,还是另有它情。这并不构成侵犯隐私。

很遗憾,直到目前,在我的视野中,并没有这样的报道。

这件事,你要说大,其实并不大,可能一些全国性媒体还顾不上。

但你要说小,也不是什么小事。毕竟百万善款也不能算小数。

这种事,最适合都市媒体介入调查,我也的确看到深圳晚报(事主是深圳居民)介入,但可惜的是,只是采访了当事人。

我还是希望深圳都市媒体再做一番努力。

中国记者的陈国权说,可能都市报是第一批成批死亡的媒体,这个结论我是同意的。

但面对这些事的时候,令我纠结的事是,似乎还是只能指望都市媒体。

指望拼稿子的,谈立场的,且不论事实真相如何就发挥三观的公号么?

最后一个问题:

假定真有三套且可以出售可以抵押的房产,事主就不能公开求助么?

见仁见智吧。

但以一般普通人的心理,如果知道你有那么些家底,百万善款恐不能到达吧。

—— 首发 扯氮集 ——

版权声明 及 商业合作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投资合伙人

feifei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