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新政,第三方支付该何去何从

手机支付圈 2017-01-14 23:29

1月13日,央行在这个大部分公司都会举办年会狂欢的周五下午,发布了《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条条规定都'...

1月13日,央行在这个大部分公司都会举办年会狂欢的周五下午,发布了《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条条规定都让第三方支付没心情过年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备付金利息取消和备付金集中管存,交存比例根据不同牌照性质略有不同,大概在20%左右。

对于大部分第三方支付来说,备付金利息为其主要收入来源,央行人士曾透露,备付金收入约占大部分支付机构总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对于预付卡业务而言,这一比例更是高达80%。那么备付金零利息和集中管存后,第三方支付该如何生存?

第三方支付的困境

收单的薄利时代。收单一直是央行整治的重点,96费改之后,手续费收入基本腰斩,而且借贷分离,统一行业收单代码,套现成本上升收益下降,套码现象基本扼制。在261号文发布之后,更是釜底抽薪的禁止了POS机的网络售卖。银联和央行也一直在整治虚假商户,罚单不断,收单机构举步维艰。

网络支付的巨头缝隙。网络支付是非常讲究渠道和场景的,目前网络支付的格局已定,第一梯度支付宝与财付通占据了大部分市场,第二梯度快钱、汇付天下等占据一定市场,剩下的空间已经不多。此前国家电网希望借助自身强大的垄断属性强推“电e宝”,但下场并不好。

预付卡偏向于垂直行业。预付卡牌照的价值在两三年前价值挺高,但是在营增改之后,预付卡市场变得冷清。预付卡牌照也更加趋向于交通一卡通、旅游一卡通此类较为垂直的行业,但由于垂直行业的体量难以上升,预付卡也很难盈利,而今备付金利息取消,交通一卡通公司的一大收益也消失了,为交通运营商提供其他服务才是出路。

第三方支付这两年一直在讨论转型,基本转型思路是,大机构上升做金融,小机构下沉做服务。

第三方支付的突围尝试

做金融较为有代表性的可以列举拉卡拉和翼支付。按照拉卡拉孙陶然的企业转型介绍,“一直到2014年7月之前,拉卡拉一直在专心做支付。2014年7月之后,拉卡拉的业务条线迅速丰富起来,涉及征信、贷款、理财、股权众筹、保险、电商、银行服务等。”另一方面,拉卡拉也在移动支付领域做了尝试,推出拉卡拉手环一二代,但是推广效果并不理想,连孙陶然本人也坦言对“对手环的进展并不满意”。

提起翼支付,现在更多是以甜橙金融的名字出现在公众场合,在2015年年中左右,翼支付和甜橙金融的从属关系发生逆转,王晓初那时透露正在申请金融业务牌照,甜橙金融包含了翼支付这一移动支付品牌,还包含了信用、理财、分析、贷款、技术、众筹、保险等业务,可见中国电信开始重视比支付规模更大的金融业务, 自身也号称支付宝、财付通之后,中国第三。

小机构则更多的沦为了巨头的代理,为微信、支付宝、银联拓展线下市场。值得一提的是,聚合支付的兴起,也给了第三方支付一个机会,持有牌照的情况下,比其他聚合支付创业者拥有资质优势,聚合支付获得用户从而切入消费金融也是一个常见的打法。

当然,互联网金融也并不是那么好做。2015年11月,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透露,央行目前对互联网金融的七大业态都将开展监测统计,包括互联网支付、网络借贷、股权众筹融资、互联网基金销售、互联网保险、互联网信托和互联网消费。也就是说,习惯了野路子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如果希望借助互联网金融再野一把也不太可能了。

备付金零利息和集中管存之后

支付牌照贬值!支付牌照贬值!支付牌照贬值!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支付牌照的买卖已经接近了尾声,正在有能力购买,有实力布局的企业已经不多。而备付金管制之后,对支付牌照的贬值作用,不下于96费改。越来越薄利的支付行业,若不是企业布局需要,谁愿意涉足这个贴钱还不讨好的行业。

金融业务与增值服务的拓展更加迫切。前有96费改、备付金管制的政策推出,后有央行银联支付清算协会的各种罚单下达,第三方支付也正四处探寻出路,在此前移动支付网与银行卡检测中心主办的《2017智能POS发展沙龙》中,就有不少支付机构提出了关于如何拓展增值服务的问题。此外,第三方支付也开始深度的接触为商户提供各类服务的传统服务商,比如ERP、会员服务。坐吃手续费和备付金利息的时代已经过去,央行已经扼住了第三方支付喉咙,要么坐等死亡,要么在变革中死亡。

另外新规也有一点值得玩味,第一条中“自2017年4月17日起,支付机构应将客户备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该账户资金暂不计付利息。”指定机构是央行来指定?还是即将上线的“网联”来指定?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