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T 沙龙第 47 期:万语千言话共享

动点科技 2016-12-02 19:39

共享经济并非新生事物,这个概念很早便出现在人类社会当中——比如小朋友之间共享一个玩具、学生从图书馆借阅一本书籍,共享的概念可谓无处不在。尤其到近'...

共享经济并非新生事物,这个概念很早便出现在人类社会当中——比如小朋友之间共享一个玩具、学生从图书馆借阅一本书籍,共享的概念可谓无处不在。尤其到近几年,Airbnb 的出现让大众更直观地认识到共享经济的魅力。这个独角兽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在变革了人们的出行居住选择,这也对传统领域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而随着共享经济的力量不断渗透,衣食住行领域中的优秀公司也相继涌现,给大众带来更优质的体验。从用户不依附于商业组织的去中介化到用户接入互联网的再中介化,共享经济从前端到后端不停地营造新模式,解决新问题。而如何通过这种新奇的玩法继续推陈出新,进一步透视共享经济的本质也是有待我们共同探讨的话题。

顾宇扬女神派 战略和拓展负责人

用一件 ZARA的价格 穿 20件 ZARA

女神派在 2015 年 3 月成立,用顾宇扬的话说,这是一个“共享衣橱”和“时尚图书馆”。 “大家说女人的衣橱里永远缺一件衣服,女人的购物车里永远有那么多衣服,但是很多衣服买回来,可能就穿那么一两次,甚至一次都没穿过,那么为什么不能租呢?”顾宇扬说。无论是一线国际品牌还是轻奢品牌服装,用户都可以单租也可以包月包年——女神派的“无限换”会员系统会给用户提供一个每日租金额度,单件衣服的租金只有零售价的 5%到 10%。 “一件 ZARA 的外套差不多是 500 块,用户可以用这些钱穿 15 到 20 件 ZARA 的衣服。”顾宇扬说。 这种新的业务模式诞生的基础在于,大家越来越愿意接受用租赁代替购买,着重使用和享受,而不是“物权”和拥有。以往婚纱和礼服这些特定场合的礼服租赁需求更加“刚需”,但现在,越来越多的姑娘们乐意租用一些不那么正式的场合的着装和日常通勤服饰。 “随着社交媒体和朋友圈的高度渗透,比如有些常常晒自拍的女生,她们也许希望每次“出镜”都有不同着装,专门去买也不现实,所以租赁会成为越来越多用户的选择。”顾宇扬说。 达到五星级酒店标准的专业清洁也成为女神派的竞争优势,打消了一部分客户的顾虑。衣服的生命周期越长,在平台的流转率越高,投资回报率就会越高。当然了,如果租到特别喜欢的一件衣服,用户也可以直接把它买下来。

Mobike 北京区总经理 邢林

为什么我们要花 3000块钱造一辆单车?

“四年免维护”是摩拜在研发单车之初就定下的目标。“一开始一辆车的成本是 6000 块,在量产之后降到了 3000 块。”邢林说,他在北京负责摩拜单车的整个运营工作。

邢林在沙龙上分享了一件有意思的事——在上海,曾经有人把单车扔进了黄浦江(谁知道他在想什么),好在车锁上的 GPS 功能一切正常,在将单车打捞上来后,人们发现这辆在黄浦江里浪了六天的单车依然可以正常开锁。

在没有办法用传统的设计思路满足整个城市骑行需求的情况下,摩拜先研究出了一个智能锁——它可以随时汇报每辆车的健康和安全状况,从而让摩拜通过技术和数据管理这些车辆。无链条的轴传动设计也避免了太长的裙子卡在链条里。用六个螺丝固定的轮圈也借鉴了机动车的设计理念,维护人员只要两秒钟就能把车胎卸下来——就像 F1 赛车换轮胎那样。

这样的设计带来的后果就是高成本,旦如果能做到真正的四年免维护,这能让他们节省更多的无谓开支。

谈到摩拜单车遇到的类似二维码被涂,整车被拆卸等等困扰时,邢林觉得这是新事物发展的一个必然阶段。“就像超市刚刚进入中国一样,总会有人直接在里面拆开吃,这是一个新东西面向公众时都会遇到的问题。我觉得当这种新的出行方式逐渐普及,变成大家的习惯之后,肯定会慢慢变好。”

野兽骑行小蓝单车 副总裁 胡宇沸

我们在单车坐垫里放了点硅胶

小蓝单车(bluegogo)是“野兽骑行”旗下设立的独立品牌,他们在今年杀向了共享单车领域,与橙、黄两家正式宣战。

在这之前,野兽骑行专攻智能自行车研发、制造与销售,同时也运营着成规模的骑行运动社区。但这之后,智能骑行市场并没有如预想中那样爆发,反而是从今年 4 月开始,共享单车领域开始喷薄兴起,资本和团队也都纷纷入局,他们也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小蓝单车刚刚推出,便宣称其体验超越了市面上众多共享单车。据胡宇沸介绍,小蓝单车车身使用 6061 铝合金,具备高强度、轻量化的特点,同时不易生锈。整车重量为 15kg,较摩拜单车轻一些,但比 ofo 小黄车要重。车胎方面在橡胶外胎的基础上增加了 PU 实心内胎,官方宣称更加轻便并且可以减震——当然,不需要充气。

另外,小蓝单车的座椅可调节高度,这让长腿人士骑起来也不会太难受。另外,他们在单车的坐垫里放了点,硅胶。按胡宇沸的说法,坐上去舒服的就像“坐在胸口上一样”。

胡宇沸也谈到了在杭州运营八年的公共自行车——在大多数共享单车品牌还在埋头烧钱的时候,服务点的广告牌和整套解决方案的对外输出让杭州公共自行车实现了盈亏平衡。当然,对他们来说,也许先让大家爱上这种出行方式才是最重要的。

华旦天使基金 创始人 张洁

《纽约时报》在介绍杭州创业的文章中,用“母鸡妈妈”和“严厉教官”形容张洁。作为华旦天使基金的创始人,张洁在四年间一共投了十多个项目,其中一半以上项目则进入了 Pre-A 的融资环节,三个早期投入的项目拿到了 A 轮融资。

在她看来,服务质量是共享经济模式下首当其冲的问题,在很多时候,服务者并不以“分享”作为谋生手段,而对消费者来说,他们作出选择的初衷往往只是要享受更好的体验,而非更低廉的价格,就像 Airbnb 那样——因为大家口袋里都有钱了。

另一方面,人们对共享经济的种种落地产品的接受度也越来越高,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很多人对“拥有”的在乎程度开始下降,他们就更容易成为共享经济的受众。另一方面,共享经济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个人服务信用评价体系的建立,从最初淘宝的服务评价,到如今的芝麻信用分,也许需要大数据的沉淀和对于劣者的淘汰,但不可否认的是,信用评价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

本文 TNT 沙龙第 47 期:万语千言话共享来自 动点科技.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