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网联上线打破竞争壁垒,微信向支付宝转账的脚步近了

互联网金融mp 2016-12-01 03:19

作者:薛洪言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 来源:苏宁财富资讯(ID:SuningWealthInsights) 近期,因财新网一篇有关网联平台按新方案筹建'...

作者:薛洪言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

来源:苏宁财富资讯(ID:SuningWealthInsights)

近期,因财新网一篇有关网联平台按新方案筹建的报道,沉寂有一段时间的网联平台再次进入大众视野。据悉,新方案一改旧方案中由龙头企业负责组建网联的机制,改为所有参与方共同出力,并通过股权挂钩机制来提高第三方支付企业参与的积极性。

回溯到今年4月份,网联方案初稿出台后,市场上不乏质疑之声——面对利益相关且根深蒂固的银行直连模式,网联平台如何避免被边缘化的可能?现在来看,无论是监管层面还是支付清算协会方面,网联的上线已经势在必行,对行业而言,是时候考虑网联上线本身对既有市场格局的影响及应对问题了。

在笔者看来,网联上线不仅可以废除第三方支付龙头多渠道(指银行直连数量)、低费率的护城河,还将使得跨第三方支付企业账户间的互联互通在技术上成为可能,即从微信向支付宝或易付宝等体系外账户转账成为可能,从而可以破除现有第三方支付账户资金闭环下自然形成的市场壁垒。届时,市场巨头依靠账户数量的规模优势带来的竞争优势将大大削弱,这就为中小参与者提供了新的客户拓展机遇,行业将迎来新的变数。

网联平台背景几何?

“网联平台”全称为“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与银联的功能属性相似,属于专门为第三方支付机构提供统一转接清算服务的平台。今年4月份,市场上开始传出网联平台的信息。同月出台的《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也明确要求“推动清算机构按照市场化原则共同建设网络支付清算平台,网络支付清算平台应向人民银行申请清算业务牌照。平台建立后,支付机构与银行多头连接开展的业务应全部迁移到平台处理。直接取缔支付机构与银行直接连接处理业务的模式,确保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落地。”8月,据财新网独家消息称,央行已原则上通过了成立网联平台整体方案的框架,并计划于今年年底建成。11月,市场又开始流传网联平台的新方案。

在笔者看来,运营初期,网联的业务范围应该和银联类似,甚至比银联更窄,即专注做转接清算平台。考虑到支付清算牌照放开的大背景,届时网联有望申请到一张牌照,除了给支付机构提供转接清算服务外,“网联”标识的支付卡也有望出现,届时,第三方支付行业的业务模式将从根本上重构。基于此,网联的架构、技术路线、标准、股权比例、运营模式等关系到从业机构的切身利益,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从银联注册信息上看,其经营范围为:建设和运营全国统一的银行卡跨行信息交换网络,提供先进的电子化支付技术和与银行卡跨行信息交换相关的专业化服务,开展银行卡技术创新;管理和经营“银联”标识,制定银行卡跨行交易业务规范和技术标准,协调和仲裁银行间跨行交易业务纠纷,组织行业培训、业务研讨和开展国际交流,从事相关研究咨询服务;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的其他相关业务。

网联方案知多少?

据财新网报道,最新方案中网联平台的架构、技术路线、标准等均由所有参与方共同讨论,以确保公开、透明,避免了之前方案中由几家龙头公司负责组建带来的潜在问题。与技术路线相比,网联平台股东的组成和股权的分配更是行业关注的焦点,网联平台的股权分配的确有一些新意。

从银联发起时的股权分配来看,基本是在考虑机构属性的情况下与市场地位高度挂钩,五大行持股比例最高,全国股份制银行位居第二梯队,而城商行和信用社及其他非银行机构位居第三梯队,各占三分之一左右。

而从财新网报道来看,网联平台的股权分配原则将与机构对网联平台建设的参与度密切挂钩,参与程度的评估标准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参与的产品、组件、软件;二是人员贡献;三是对平台业务规则和技术标准的反馈程度、响应程度。考虑到网联的建设本身与直连模式已经非常成熟的第三方支付企业的固有利益是存在冲突的,网联股权分配原则的“创新”中,鼓励第三方支付机构积极参与平台建设的用意一目了然。

问题在于,作为行业基础设施,网联平台既不可能有控股股东,在业务上也会保持高度独立性,对第三方支付企业而言,占股再多也只能是财务投资者,持股的高低带来的只是财务回报的差别。因此,股权挂钩机制的激励效果究竟有多大,还有待观察。

不过种种迹象显示,网联的上线已经势在必行,对于第三方支付企业而言,再纠结于直连模式下的沉没成本投入已经意义不大。当务之急是正视网联平台上线后,对整个行业带来的重大变局。

第三方支付市场再迎变局

对于网联成立的意义,首要的一条是:网联成立后,第三方支付将由银行直连模式过渡至第三方平台统一转接清算模式,统一技术标准和提高清算信息透明度的同时,也彻底废除了第三方支付龙头多渠道(指银行直连数量)、低费率的护城河,将行业的竞争重新拉回到支付场景拓展和客户体验提升上来,属于行业的重大变革。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影响在于对市场壁垒的破除。网联平台上线后,若无意外,银行直连模式要逐步退出历史舞台。银行直连模式下,以第三方支付账户为基础,客户资金得以实现银行卡间、支付账户间、支付账户与银行卡、银行卡与支付账户的互联互通,形成了资金流、信息流的闭环。受技术规范不统一和缺乏专业的网络运营商等因素影响,跨第三方支付企业账户的互联互通是做不到的,也就是说你不能通过支付宝向你的易付宝账户转账,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客户资金进入到某个支付企业的账户体系,再想转移到另一家支付企业账户中就会比较麻烦,特别是当支付企业对于提现到银行卡收费的时候,这种跨账户间的转移更是难上加难。此时,支付企业依靠账户体系建立的资金流闭环本身就构成了一个超级棒的市场壁垒。

市场壁垒的客观存在使得支付企业有着很大的动力去做大第三方支付账户体系,并不断丰富体系内支付生态,以便这个壁垒越来越高。从行业的角度看,市场壁垒的存在也大大提升了行业分化速度和程度。举例来说,为了转账的方便,客户会倾向于和朋友们使用同一家第三方支付企业的账户,这样,支付企业的用户越多,其对用户的价值也就越大,形成滚雪球效应,直至形成寡头垄断。这种客户拓展的滚雪球效应和社交账户是一样的,微信做大后,其他的社交APP也就基本失去了机会。

网联平台上线后,跨第三方支付企业账户的互联互通在技术上成为可能,而且很有可能像银行跨行转账一样,不收手续费。在这种情况下,第三方支付企业自身的市场壁垒无形中就被打破了,对绝大多数中小型支付企业而言,无疑是个大利好。届时,只要质优价廉,不怕客户不来。想想前几年,在大银行普遍对跨行异地转账和取现收费的时候,中小银行就是靠着免费牌争得了一席生存空间。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