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书摘:《美海军未来能力提升对太空的需求》

战略前沿技术mp 2016-12-01 00:19

? 摘要 对当前架构的观察 现今的海军力量在许多方面都依赖于太空系统,如:通信,指挥和控制,情报、监视与侦察(Intelligence,Survei'...

?

摘要

对当前架构的观察

现今的海军力量在许多方面都依赖于太空系统,如:通信,指挥和控制,情报、监视与侦察(Intelligence,Surveillance,and Reconnaissance,ISR),导航以及大气与海洋学(METOC),而未来这种依赖将会进一步增强。海军部见证了国家安全环境和国防部在支持和开发太空技术方面的态度的巨大变化。例如,海军作战部部长新近赋予海军的国土防御任务,就要求海军(与北方司令部、海岸警卫队以及其他联邦机构一起)开发新型系统和程序,以保护进出美国的海上通道。尽管海军执行这一任务时的具体角色和职责尚未明确,但这很可能带来其对太空新的更大的依赖,例如对所有公海水面舰艇进行近距离持续监视。

为增强海军部对于这些新任务的关注,海军各兵种近来发布了一系列拱顶石构想文件。其中包括海军部的拱顶石构想及后续实施文件——《21世纪海军力量》和《联合作战中的海军作战概念》,之前提及的海军与海军陆战队的构想文件《21世纪海上力量》和《21世纪海军陆战队战略》。总体来讲,这些文件体现了构想的不断发展,即将各军种各自的、基于《21世纪海上力量》中的四个概念(海上打击、海上盾牌、海上基地和部队网)衍生出的具体概念整合发展为一个更大的架构。

以《21世纪海上力量》的构想为作战架构,结合承担的新任务——为海上司令部提供联合特遣部队或为国土安全提供海上监视,海军未来能力提升对太空需求委员会评估了海军对太空系统的依赖程度,尤其是对国家安全太空(NSS)项目的依赖程度,评估总结见图ES-1。该表表明,海军所依赖的太空系统的开发和运行,都由其他机构负责。尽管多个太空系统的运作(导航,情报、监视与侦察,通信和太空控制)都离不开海军先前的大力支持,然而如今支持海军作战的多数太空系统都是由其他政府或商业机构运营的。

目前正计划对大部分重大太空系统(因为卫星的设计寿命一般不足15年)进行持续更换和升级,预计未来15年内这些卫星的部署要耗资数百亿美元。为了帮助国防部抓住这一机会同时确保能够满足未来作战需求,时任国防部长威廉·科恩于2000年任命了一个太空审查小组,对国家安全太空项目的管理和组织进行评估。曾主管国防部太空委员会的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在就任国防部部长后不久采纳了报告中的多数建议,并颁布了国防部指令5101.2,确立了国防部太空项目的执行机构,目前这一职位由空军副部长担任。该指令要求各军种协助国防部太空项目执行机构进行能力开发和任务优先等级确定,以满足各自的需求。

图ES-1 21世纪的海上力量对国家安全太空任务领域的依赖

该指令明确要求国防部太空项目执行机构汇总各军种和情报部门的相关信息,用以协调、规划、获取和运营所有国家安全太空项目系统。国家大气和海洋系统不属于国家安全太空系统范畴,该系统的执行机构是国家海洋和大气局。

基于上述组织机构的变化,海军应重新规划其支持和利用国家太空能力的方案。目前海军仅负责两个太空系统,分别是移动用户目标系统(Mobile User Objective System,MUOS)和测地卫星(Geodetic Satellite,Geosat)。海军中有部分人员对此持消极态度,认为满足所有与太空相关的军事需求是空军的职责,海军只应作为“挑剔的客户”使用与国安安全相关的太空能力。持这种观点的人员认为,在太空系统进入轨道并投入运营后,海军可通过海军基地国家能力技术开发(Navy-TENCAP)项目按需选用,如同过去所做的那样。海军还有部分人员对委员会表示,他们担心空军出于成本和进度限制的考虑,或在调整系统优先等级时,不会充分考虑海军的需求。

委员会认为,在可预见的将来,空军和国家海洋和大气局的执行机构角色不会改变;因此,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应通过与执行机构的多渠道互动,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以确保海军的太空需求能够得到满足,并充分利用当前巨额投资创造的机会。

关于满足海军力量对太空需求的建议

海军太空审查小组就海军如何积极发挥作用提出了数条建议。当前委员会对海军太空审查小组所提建议的落实情况进行审查后认为,要确保海军力量获取太空支援的需求能够得到满足,海军能够而且应该做得更多。委员会的主要建议集中在以下方面:

(1)制定海军部新的太空政策

海军部首先应该履行国防部指令5101.2赋予的职责,协助国防部太空项目执行机构开发海上太空能力。委员会认为,海军部在服从国防部该指令方面做得还不够。例如,迄今海军部尚未向国防部太空项目执行机构提交任何文件或政策,用以说明海军部将采取哪些措施履行被赋予的职责。部分原因也许是因为这一任务被交由海军部副部长负责,但在国防部的上述指令颁布前,该职位一直空缺。

建议1.海军部长应要求海军作战部部长、海军陆战队总司令采取措施,制定新版海军部太空政策。

(2)明确海军的太空需求

近来,海军已经着手修改与太空相关的需求生成流程,以进一步强调作战反馈、与其他军种更好地互联互通以及需求整合。海军的需求明确得越早,在需求生成、确定优先等级和采办流程中获得支持的可能性就越大。前期严谨的需求分析,是确保海军、联合军种和国防部在项目的采办阶段制定出明确的计划并确保需求得到落实的保障。

建议2.海军作战部部长应要求相关部门,包括舰队司令部司令、主管作战需求和项目的作战部副部长以及主管资源、需求和评估的作战部副部长,完善海军的需求流程,以确认太空能力需求。尤其重要的是,海军应加大对作战研究、系统分析和系统工程(包括在海军内和海军外实施)的支持力度。

(3)更多地参与国家安全太空活动

海军部应在人员、管理、资金等方面持续、积极地参与国家安全太空项目,委员会认为,当前海军部对于多数国家安全太空项目的态度模糊不清。而海军长期积极参与国家侦察局(National reconnaissance Office,NRO)活动的成效显著,可作为海军与国家安全太空项目进行互动的样板。另外,海军国家能力技术开发项目似乎也得到了海军的大力支持。尽管在利用现有(在轨)太空系统方面受到法律限制,但海军国家能力技术开发项目曾多次成功开发出新型海军能力。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