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唯一孕育了四个帝王的女人,没有她就没有世界第一帝国

指点江山 2017-01-14 23:21

蒙古帝国作为历史上的传奇,除了赫赫战功和辽阔领土,也是传奇人物辈出,除了铁木真忽必烈等万世英雄,还出现了最传奇的一位女性:苏丽荷铁妮。她可能是有据可查'...

蒙古帝国作为历史上的传奇,除了赫赫战功和辽阔领土,也是传奇人物辈出,除了铁木真忽必烈等万世英雄,还出现了最传奇的一位女性:苏丽荷铁妮。她可能是有据可查的唯一孕育了四个帝王的孩子的母亲。作为蒙古历史上堪称伟大人物“托雷”的妻子,蒙哥、忽必烈、旭烈兀、阿里不哥四帝王的母亲,她的一生就是传奇的代名词,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完全就是托雷夫妇和其子嗣家族的写照。

贤夫暴毙,忍辱负重保全家族

苏丽荷铁妮的长子蒙哥是蒙古帝国大汗(皇帝),次子忽必烈是众所周知的元朝皇帝,三子旭烈兀统治着遥远的伊利汗国(波斯),四子阿里不哥也曾短暂坐了四年蒙古帝国汗位,后来败给忽必烈。

儿子个个厉害自然绝非凡种,父亲的才能和威望是关键,虽然早逝,但还有母亲苏丽荷铁妮这样的后盾。拖雷是铁木真的正妻孛儿贴所生的四个嫡子之中最小的一个。蒙古人的习俗是幼子“守产”,所以托雷理应继承成吉思汗的财产。同时,托雷的才干和品格也是诸子之中最为突出的,因此深得成吉思汗的器重,曾让他担任监国。

英明神武的成吉思汗自然知道托雷才是皇位的最合适人选,然而,成吉思汗竟然也逃不过“宫斗”的绞杀,最终向家族妥协,把汗位传给了第三个儿子窝阔台。从此,悲剧就埋下了种子。

原本即便成吉思汗的真实传位意图被家族内斗所绞杀,还有另一道天赐神助攻的关卡,可以拯救我们托雷这个最佳汗位候选人--那就是蒙古帝国难能可贵的民主制度“忽里勒台大会”!按照当时的传统,即便老皇帝遗嘱传位,也要经过大会的讨论决议,最后才能算数。

一二二九年八月,在铁木真逝世后两年汗位空悬的情况下,大会召开了。大会主持人托雷,组织者耶律楚材,参会者为蒙古各部诸王大臣,大会进行了40天的讨论,最后大多数的与会者做出的大会决议是推举托雷继承汗位,而且窝阔台自己也深知不能服众,明确表示了有托雷在,自己何德何能,不敢登基。但是,托雷表示坚决遵从先帝遗诏,多次推让,硬把汗位传给了三哥窝阔台。

因为成吉思汗生前进行了分封,他自己的财产军户全部为十二万九千,竟然分给拖雷十万一千户,还有牧地和其他。而新科大汉窝阔台从父汗那里继承的实力却只分得四千户。君弱臣强的局面显而易见。蒙古皇帝怎能不忌惮?悲剧继续推演。

公元一二三一年,窝阔台和拖雷遵循成吉思汗生前的战略部署,开始了分头灭掉金国和宋朝的计划。计划之一就是先灭金,而宋绝对不会援助,因为靖康耻太丧权辱国,所以可能还会给蒙古助一臂之力。计划的第二部就是灭金之后再灭宋。历史事实最后证明了成吉思汗的高瞻远瞩。蒙古南下征伐金国,当时在位的金哀宗遣使者求助于南宋,宋理宗却与与蒙古军结盟,一起伐金,打算一雪前耻。

三年的挣扎抵抗没能挽救金国穷途末路的命运,一二三四年金国灭亡,金哀宗自尽,年仅37岁。然而凯旋之路并不太平,在北上回归蒙古的路途中,窝阔台忽然患了怪病,不足一个月,竟然已经奄奄一息。最后巫师使尽浑身解数爱莫能助,却给出了一个说法:蒙古伐金触怒了金国本土的守护神,逼死了金国皇帝,只有大汗偿命或跟大汗地位相当的皇族宗亲偿命,才能抚慰神灵对于灭金的怒火。托雷圣人附体最后一次站了出来,接过了巫师端来的里面乘着碰触过窝阔台身体的施咒的水喝下,死去了,终年三十九岁(1193-1232年),窝阔台痊愈。

这段历史成为蒙古历史上一段迷案,然而当时的蒙古人信奉萨满教,多数人认可了巫师的说法。苏丽荷铁娜就这样失去了叱咤蒙古忠肝义胆的丈夫。开始一个人背负家族命运。

约束家族,忍辱负重委曲求全

拖雷之死把人们对他的爱戴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他代兄赴死不仅被视为义举更被视为对君主的忠诚,忠义两全的托雷被蒙古帝国上下奉若神明。然而,从外族嫁过来的苏丽荷铁妮并不信奉萨满教,她作为成吉思汗义弟王罕的女儿,在原家族信奉的景教,即基督教的聂思脱里派,所以并不相信巫师所说,她直觉地认为丈夫的死并不简单。但事已至此,她宁可把拖雷“义举”的名声保留好,再做他图,所以她表面上不动声色。

出于自己的判断,苏丽荷铁妮当然是怀疑丈夫被铲除的可能性更大,所以为了避开窝阔台的锋芒和毒手,她开始更加严格地地约束子女们及部属,对外顺服窝阔台,对内团结。不给任何外人把柄来整治拖雷家族。窝阔台的疑心从托雷转移到了苏丽荷铁妮和托雷的儿子和家族身上。他先从苏丽荷铁妮下手,竟然诏告要苏丽荷铁妮改嫁给窝阔台的儿子贵由,二十七岁的贵由,比苏丽荷铁妮的长子大不了几岁。

婶婶嫁给侄子,对于蒙古人来说没有什么不可以,但是年龄的巨大差异肯定不是说窝阔台喜欢让儿子吃亏,而是改嫁可以吞没苏丽荷铁妮所管辖的拖雷家族的兵权、财富,同时可以孤立拖雷的子女们。苏丽荷铁妮不畏强权地以立誓要把拖雷的儿女抚养成人进行了反驳。窝阔台欠托雷的一条命,苏丽荷铁妮又以对亡夫的誓言作为理由,窝阔台只有放弃。

然而,窝阔台岂能安稳度日?贵由议婚之事不成,便另生一计。窝阔台把拖雷家族的3千军户划给自己的二儿子阔端,完全没有任何理由和宗亲的议程的做法,挑衅了拖雷部下底线,纷纷表示要去讨回公道。然而苏丽荷铁妮识破这个激将法并道明缘由,晓之利害,赢得了部署们和儿子们的认同,将忍耐进行到底,绝不上当。

而且,苏丽荷铁妮教他们看见了更高明的博弈手段:她因势利导,财产和军队反而成了她结交阔端的筹码,拖雷家族获得了窝阔台阵营的一位友军。

多方交好,水到渠成

拖雷的大哥术赤的封国在遥远的钦察汗国(顿河、伏尔加河一带)。虽然兄弟两先后早逝,但是苏丽荷铁妮并没忘记亲戚。相反,积极地与这一支脉宗亲联系紧密,使得窝阔台不敢轻举妄动。在苏丽荷铁妮长期严谨的管理下,拖雷家族给窝阔台始终顺服的感觉,以至于对四处征战军事实力越来越强大的托雷的儿子们再无戒心反而很欣赏。窝阔台渐生惭愧,对苏丽荷铁妮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

窝阔台的有生之年看到的一直是一个驯服的拖雷家族。宋理宗淳佑元年(公元一二四一年)十一月,五十六岁的窝阔台驾崩。苏丽荷铁妮再迎来窝阔台的第六皇后乃玛真朵蕾格娜妄想自己大权独揽的后宫乱政,以至于窝阔台死后汗位空置5年之久。期间,当然有无数的王室宗亲都在觊觎帝位,苏丽荷铁妮带领实力最强的拖雷家族,稳如磐石,对于帝位不闻不问。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