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档网综节目下架 ,“低俗”是网生内容甩不掉的标签?

中国之声 2017-01-14 23:13

2017年刚开年第一周,网生市场就突然有了大动作,部分网剧、网综惨遭下架。 1月3日,包括王思聪旗下的《hello,女神》、小S主持的《姐姐好饿》以及马薇薇参'...

2017年刚开年第一周,网生市场就突然有了大动作,部分网剧、网综惨遭下架。

1月3日,包括王思聪旗下的《hello,女神》、小S主持的《姐姐好饿》以及马薇薇参与的《黑白星球》等在内的多部网络综艺节目被下架并限期整改。

下架原因:《姐姐好饿》中小S随意摸男嘉宾触及“下限”;《黑白星球》低俗网络用词过多,性话题讨论尺度大;《hello,女神》被指出现拜金、低俗、粗口,甚至不尊重女性的现象。

回顾2016这一年,网生内容质量不断升级,影响力不断扩大,展现出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络司网络视听节目备案库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11月30日,视频网站备案的网络剧为4430部,共计16938集,微电影、网络电影总计4672部。娱乐栏目,共计618档、6637期为历年最高值。

2016年的网生内容市场,不仅网剧热点大剧频现、网综呈爆炸式增长,就连原本小众的网大(网络大电影)也大举进入主流视野,显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现象级 网剧不少

2016年的网剧不仅在数量上创下新高,而且在播放量以及品质上都有所突破。截至11月底,本年度备案的网络剧已达4430部,逾16000集。《太子妃升职记》、《余罪》、《最好的我们》、《法医秦明》等更成为网剧爆款。

有数据显示,2016年播放量TOP25中,爱情、喜剧、悬疑类型位居前三。《太子妃升职记》充分发酵了“最穷剧组”的话题;《余罪》的成功则是因为塑造一个不同于以往国产剧的警察卧底形象。“突破”在吸引眼球的同时也意味着风险,这两部剧都曾因尺度问题被下架整改。

相比以上两部剧,《法医秦明》的成功不仅是基于题材本身,更是得益于相对精良的制作和整体的质感。导演徐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自黑”说,“主要是没有比别人做得更差,所以大家就觉得还不错。”想想这大概就是影视圈带有黑色幽默色彩的可悲现实。

网综界 马东现象

在网剧全面井喷之际,网综也迎来了霸屏时代。就数量而言,网综已经从2015年的三五档节目,猛进到如今的各家视频平台皆拥有10档以上。

在一众节目中,“马东现象”值得一说。一是因为,《奇葩说》、《饭局的诱惑》等称得网综现象级;二是马东的“综艺老司机”特质,在幽默调侃和“污力滔滔”之间把握得火候刚刚好。身为60后,从湖南卫视、央视到爱奇艺再到自己创业,马东完成了华丽丽的转身。虽然在很多场合自嘲“自己是公司年龄最大的”,但你不得不服,若论网感,这个60后一点都不输给90后。

但在网生内容飞速发展精品逐渐出现的同时,也有一些乱象受到了业内有识之士的共同抵制:黄暴俗的泛滥、蹭IP蹭热点等现象的出现,将可能把整个行业带入不健康的状态当中。

网综: 大写的污

如果要评选2016年最为流行的网络语言,“污”这个字眼的出现频率之高,勘称流行用语之翘楚。这些年,“污”成了一大文化现象,爆款网综基本上都在污上面做手脚,而随着监管收紧,污文化已经彻底走向终结。

网综《姐姐好饿》是由小S主持的一档美食类访谈节目,节目每期都会请一位男神来做嘉宾。在播出期间《姐姐好饿》的点击量每期都居网综排行榜前三,可见她的受欢迎程度。

《姐姐好饿》截图

可是如今十二期都播完了,现在突然遭到下架,恐怕和小S“污”的主持风格不无关系。

网综《hello,女神》是国内首档女神真身互动养成秀,采用直播+点播的形式在熊猫TV、芒果TV、腾讯视频播出。

节目会在全国范围内精选的240位美女通过晋级比赛,最终由网络观众票选出前10人,10人进入49天的封闭环境下进行全天候全时段的互动直播,每天都有主播考验,网友可以通过专属的高科技控制神器,完全操控女神真身,人人都可以决定女神命运。

节目下架的原因是因为低俗,嘉宾爆粗口以及不尊重女性,鼓吹拜金等。

网剧:尺度难拿捏

网剧《心理罪》自2015年第一集开播之后收获了大量粉丝,等待一年之后,终于等来了第二季《心理罪》的更新,可是就在马上要大结局的时候,被叫停了。该剧因为尺度问题“回炉再造”,整改之后重新上线。

另外,爆款网剧《鬼吹灯》在腾讯上取得了瞩目的成绩,但是在卫视上却未通过审核,据报道,东方卫视原定播出的《鬼吹灯》因为“超自然情节”的原因,已经换成了新版《射雕英雄传》!

前不久,米都传媒与艺恩网联合发布了《网生内容用户白皮书》,对于网剧、网综以及网大等不同种类内容的用户兴奋点,《白皮书》中做了细致的横向比较:

网络综艺用户想看的是全新概念、大咖嘉宾,比如《对口型大作战》《火星情报局》;网络剧用户求的是情节精彩、题材吸睛,比如《法医秦明》《老九门》;网络电影用户最看重的一是情节二是特效画质,比如《深宫遗梦》《异类之行走的古堡》

“低俗”“粗制滥造”等是自网生内容兴起便伴随着的标签。网络给了观众更多的自由度和选择权,但互联网内容却良莠不齐。去年,随着资本大量涌入,也产生过不少“高级”内容,但追求“眼球效应”还是不少网生内容的通病。

随着网生内容的风头越来越劲,有关部门的监管也越来越紧。从上层角度来说,自是要互联网也能传递正能量,弘扬正气,严控歪风邪气;对网友来说,自然也希望看到更多“高级”内容。

一系列网生内容被下架和被整改,代表着政策的进一步收紧,而2017年才刚刚开始。网生内容走到了政策的岔路口,迎来了自上而下的大清洗。

当然,网络世界本就是一个欲望横流、金钱肆溢虚拟空间,放任自由和矫枉过正都是不正确的对待方式,但这个度如何把握,不仅需要相关部门的监管,更需要平台与内容生产者的把控。

编辑:王茜

参考:骨朵传媒、北京商报、“娱乐资本论”微信公众号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