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战友,你的第一床军被是否还依然盖在身?

一号军情mp 2017-01-14 23:05

文:熊猫少校 这两天,妻子待产,住进了原军区总医院的产科病房。夜里我需要陪床,岳母从家里带来一床被褥。晚上打开陪护椅铺床时,妻子说,这床被子是自己小时候'...

文:熊猫少校

这两天,妻子待产,住进了原军区总医院的产科病房。夜里我需要陪床,岳母从家里带来一床被褥。晚上打开陪护椅铺床时,妻子说,这床被子是自己小时候盖过的,很有年头了。听到这话,刚刚还嫌被褥有点旧,心里顿时暖和起来。

早上起床,照旧按照在部队的习惯,我把被子叠成豆腐块。多年的养成了,即使叠好后像个大面包,看着也觉得舒服。

妻子瞧我在一旁折腾,说道,这床被子太旧了,医院这么脏,用完说不定就扔了。我是个恋旧的人,还真舍不得扔掉这床被子,毕竟它曾陪了妻子多年,更何况马上还要见证儿子的出生。

就像我用了15年的那床军被,虽然现住在机关公寓房里,家里有各种各样的被子,但最爱用的、用着最舒服的还是它。安安静静地,它躺在那里,不离不弃,日日夜夜陪着自己,你说,哪能说扔就扔?

当过兵的人都知道,新兵入伍第一件事,就是领取自己的军装被褥。2003年,我考上军校入伍,8月中旬到长沙报到。各项手续办好后,亲手领到一床属于自己的绿色军被。

当时长沙酷热难耐,虽然晚上睡觉用不着被子,但却免不了每天和它打交道。刚入军营,为了加强作风养成,除了日常军训,还有一项重要举措:整理内务。叠被子是重头戏。

3个月军训期间,早上起床叠被子是“必修功课”。我们上午训练时,军训班长会挨班检查内务,隔三差五还要搞个班级排名,张榜公布。黑板上除了各班的评分,还有一个单项评比:被子叠得好的个人和差的个人。

差的行列里,每次我的名字都赫然在列。

或许,因为我的被子存在“天然的缺陷”,棉絮厚薄不均,尤其是有一头棉絮撮在了一起,叠好后放在床上,前端明显上翘,看起来极不美观。我的军训班长也曾亲自操刀,但无奈被子先天不足,收效不大。

或许,因为我动手能力太差,加上性格毛躁,对叠被子这种细致活,缺少必要的耐心,精雕细琢的功夫下得不够。

或许,我住在上铺,大家都知道,检查评比时,上铺的被子与下铺比往往处于劣势。

我在被子差评榜上成了常客,总是拖班级后腿,为此没少挨班里战友白眼。当年,我曾想过各种理由,在心里为自己开脱。

当然,心里再坦然,也难逃加班加点重叠的命运。于是,大一一整年,在宿舍的地板上、班级门口的走廊上、俱乐部乒乓球台上,乃至室外的大厅里,经常能看到我和一帮难兄难弟,在其他人休息的时候,围着个人的被子细心雕琢——

这时,哪还管地上脏不脏,大家见了面,调侃着打个招呼,“兄弟,又来了。”随之,双手一抖,被子摊在地上。

军中有句俗话,“被子是三分叠七分整”。怎么抠出棱角,如何压出直线,期间,大家没少交流心得。为了起到效果,防止敷衍了事,每次叠好后,模拟连分管内务的副连长还要检查。有时自己怎么叠都过不了关,需要来回拆叠上三五遍才了事。

被子带来的“麻烦”,远不止这些。后来,学员队训练增加了一项新的科目:紧急结合。夜里紧急哨吹响后,人人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摸黑把被褥打成背包,穿戴完毕,背上挎包水壶,到指定地点集合。

有时为了检验背包打的质量,队干部会把队伍拉到操场上跑几圈。有的战友背包扎得不结实,第一圈下来,被褥就会散落一地。即便如此,值班员也不让停下来,这几名苦逼的战友只好抱着被子,把剩下的圈数跑完,狼狈劲就甭提了。

常言道,熟能生巧。被子叠多了、压多了慢慢便好看起来;背包打多了也会熟练起来,再也不惧短促的集合哨。之后,大学毕业、分配部队,期间,我也带过新兵,手把手教他们叠被子。到如今,被子叠了不止千万遍,早已娴熟得信手拈来,分分钟就是一床标准的“豆腐块”。

入伍这么多年,军装款式换了好几种,并且隔两年就发新的,唯独被子就发了一床。于是,这床军被成了最忠实的战友,跟着我走南闯北,转战各地。

2007年6月,大学毕业后,我被分到南昌陆军学院任职培训一年。陆院结业前,学校组织毕业综合演练,这床被子被我打进绿色背囊,跟我走遍南方数省,受尽各种磨难。

演练第一个科目是百公里急行军,最后10公里全副武装越野,我背着背囊、扛着枪弹,身上如雨的汗水把被子浸得几乎湿透。之后,部队转场,我和同期毕业的数百名战友来到一个无名荒岛,体验3昼夜的野外生存,海岛上清晨的露水也曾把被子打湿。再往后,部队参加渡海登岛演习,我和战友们一起抢滩登陆,涉水时南海的海水把被子泡得透透的……

相伴有苦难,也有温暖。2011年,我只身一人到北京学习,这床军被被我打进行囊,在火车上一路扛到了帝都。那年冬季格外冷,加完班回来后,是它陪我度过在地下室的漫漫长夜。

一路走来,一路陪伴。陆院毕业时,因演练辗转多地,有不少战友嫌被子太脏了,临走时把被子扔掉了。也有和我一起在北京学习的战友,嫌把被子打包背回去麻烦,也怕在车上被乘客,把被子扔在了北京的地下室。

但是,无论遭遇什么,我对这床军被一直不离不弃。在我心里,军被是军人夜间躺在床上的军装,是我的亲密战友,寒夜里给我温暖,寒风中等我归来。

也不记得是那年的事了,被子越洗越白,看起来越来越有沧桑感,当然盖起来也越来越贴身,越来越舒服。后来一年冬天,宿舍里太冷,晚上睡觉时我打开电烤扇,早上起来发现被子被烤糊了一大块。

没两天被套就烂掉了,当时心里难受了好一阵。舍不得扔掉它,我就买了一件新被套套上,一直用到现在。

15年前,刚入伍时,我清晰地记得,当时学员队队长跟我们讲,他入伍近20年,包括前两年被选调到军校,无论走到哪里,一直把他的那床军被带在身边。队长的军被已经泛白,后来套上了一床蓝色的被套。有一天,他的战友临时借去用几天,抱走时,队长动情地说,这床被子跟了他多年,嘱咐战友一定记得还回来。说话时,他脸上泛着仿佛自己孩子被抱走般的不舍。

当兵这些年,带过不少兵,结下不少战友,很多人回到地方,依旧珍藏着自己的绿军装。

那么,亲爱的战友,你的那床军被,你的昔日最贴心、最温暖的战友,是否还依然盖在身上?

即使,你行遍天涯,它带来的温暖,你是否还感在身、暖在心?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