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一些人(四十二):你们,都已经长大1

Winnie佳 2017-01-14 22:41

请宝贝们耐下性子看完 致我最好的宝贝们 前几日,小邱跑到我的公众账号来轰炸,请我写写她。不禁为孩子的执着所感动,转念一想:这批宝贝们都六年级了,还有半'...

请宝贝们耐下性子看完

致我最好的宝贝们

前几日,小邱跑到我的公众账号来轰炸,请我写写她。不禁为孩子的执着所感动,转念一想:这批宝贝们都六年级了,还有半年我们就要各自天涯。作为年轻教师,第一届学生长大了,而我自己也走完了最初认为很漫长的五年之约。

师范学校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毕业后的五年,如果中途想要转行,需要赔偿大学期间的培养学费,俗称违约金。虽然辞职的姐妹们谁也没真赔过,但是在我们心中,总觉得这是一笔大钱。大学毕业时,我们把五年当成一个重要阶段:第一,你还有没有坚持在教师岗位上;第二,你还有没有守住那颗初心;第三,你有没有闯出去,成为一个优秀的教师。

宝贝们,谢谢你们的出现和陪伴。让我一度认为自己会放弃的事情,坚持走了过来。虽然我常教育你们:长大了,千万不要做老师,但我自己还是沉浸在与你们相处的点滴快乐中。正因为太爱你们,所以不想你们收这份苦,操这份心。如果可以选择,千万记住老师的叮咛。

01.小邱的故事

小邱,你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老师的愿望中,有一个人尽皆知:想要一个闺女。而你就是我心目中,小闺女的原型。

瘦瘦高高的个子,梳一个可爱的马尾辫。看似静若处子,实则动若活兔。不张扬的性格,注定你不会是一个聒噪的女生;但聪慧的小脑光,又决定你不会是一个乖乖女。

最早你很少和我说话,如果不是课上点名叫你回答问题,很难在课上听到你的声音。而你却像个精灵,在我面前闪来闪去,与小伴悄悄说着耳语,然后小兴奋地跑到厕所。

这个样子让我想到了高中的自己,女生之间的好,似乎只有形影不离才能证明,甚至去厕所都要挤在一个隔间里。不知道为何有那么多的小秘密,可以彼此分享。而谈话的内容,无非是谁今天的衣服真好看。

小邱配上眼镜的一霎那,吓了我一跳。我笑着说:“你这也太学者范儿了!”你眯起眼睛,甜甜的笑了。这是小邱最好的样子,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最终都会仰起头,傻傻地对着你笑。

小小的眼睛,早已看不清眼球,但我却被这张五官挤在一起的小脸所感动。是啊!一定是幸福的家庭,才能孕育出如此可爱的女儿。孩子的性情,就是父母的名片。

小邱是个爱学习的孩子,加上机灵的小脑瓜,成绩自然让老师放心。但是时间久了,发现你也有一些小毛病。丢三落四,兴许是心真大,所以做起事情来,马马虎虎。记得有一次,你来办公室拿东西,来来回回跑了三次,我笑着问你:“还没找对那?”你看着我,吐了一下舌头,笑笑走了。

写作业也是如此,大部分的错题不是因为知识不会,而是审题不认真,亦或是抄错数。总之就是这样的小错误,弄得你总是到达不到理想的成绩,自己捶胸顿足地叹气时,我看着你的样子,只想默默地笑会。

马虎,是所有人的通病。它看着不是个事,有的专家却说:马虎是最严重的问题。因为马虎久了,就成了一种心态,一种无法治愈的顽疾。

马虎一方面是注意力不集中的表现,另一方面是检查缺少方法导致。注意力的训练,是人一辈子都需要修行的,能否长久地关注一件事情,对每个人都是考验。复查的方法,因人而异,但对于自负的孩子,能抛弃自我,重头再做,不是一件易事。

因此,马虎不是小事。它更像是一个自我纠正的过程,在不断地自省、自检中,完善自己。它的难在于永不完美,只有更好,因此坚持最难。

教小邱数学不过两年时间,但是感情却不浅。小邱一天天出落得漂亮,我看着更加高兴。

前一段时间,她一时兴起,把长头发剪到齐肩,还没留头帘。本就纤细的头发,更加服帖在头皮上。我指着她失败的作品问:“你有啥想不开的,断发思过。”她摆了摆手,无奈地说:“老师,真不是,我妈非让我剪短,结果人家那吹完还挺好的,回家就成这样了。”

宝宝,美发师为什么又叫魔术师呢?人家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耐,回到家,咱没这技能啊!还是太幼稚,脑袋里的幻想太多,泡泡都化成了水,还是适当的倒出来写,才是我伶俐的小邱呀!

我说,别怕!你看我的头发,也是少的屈指可数,梳个团子头,就可爱多了。于是花了一个课间,我就琢磨怎么给她梳头。

说实话,因为我也是刚学会给自己整,在别人身上实践还是头一遭。看着小邱半信半疑地表情,我心里也是没底的。

第一次,梳的太低,效果不佳;第二次,梳起来,发现却歪了,索性就梳了一个歪着的小团子。因为和孩子借的小皮筋,还不是很固定,小邱一动,小团子也动。瞬间,我觉得她萌翻了。

她一跃回座位,回过头问周围同学,发型怎么样,大家看着这不太适应的造型,也是褒贬不一。好在她顶着团子头回家了,说明对我还是比较信任。

新年联欢会,她负责主持。为她挑选了一款粉色和蓝色撞色礼服,蓬蓬裙又显得可爱。唯一缺点,就是裙子太肥,仿照婚纱的特点,再后面给她夹了几个同色夹子。

第二次给小邱梳头,相比旁边的家长,我立马感到自己技术的不纯熟。有一个女儿,更需要有一个巧手的辣妈。

不过这一次,比上次的团子头进步不少,说明熟能生巧,尤其是少发质的女孩子,真的是难以弄造型啊!小邱,快夸我,快夸我,快夸我!

当天我自己画了妆,看到现场一片混乱,索性问小邱:“我给你化妆,你看行吗?”她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下,点了点头。我想大概我的技术还算过关,至少在孩子眼里,没把自己画残。

于是,给小邱画了一个和我同款的妆容,因为我也只会画这一种。后来越来越多的孩子涌过来,我从教师成了家长志愿者,好多二年级的孩子喊我阿姨,阿姨,给我打粉。我的宝贝们,却笑着告诉她们:“这是魏老师!”

实在忙不过来,告诉宝贝们,怎么给弟弟妹妹们打粉底,发现瞬间眼前就敞亮了。我的宝贝们长大了,不仅能照顾自己,还能帮助弟弟妹妹了。

小邱,写了这么多,却还有很多话没有说,老师对你的喜爱也远远不至于这些文字。爱可以无边,但嘱托必须有限。人活在世上,之所以能有条不紊,凡事都有他自己的准则。

小邱,你在我心中是一个很优秀的孩子。但我希望你能够更好,所以老师也想说说我最担忧的事情。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