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我不是潘金莲”!河南农妇赌上17年为夫“追凶”!

山东卫视 2017-01-14 22:10

最近冯小刚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上映了,电影讲述了一个被丈夫污蔑为“潘金莲”的女人十多年奔走申诉,坚持不懈为自己讨公道的故事。而在现实生活中也有'...

最近冯小刚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上映了,电影讲述了一个被丈夫污蔑为“潘金莲”的女人十多年奔走申诉,坚持不懈为自己讨公道的故事。而在现实生活中也有这么一个人,她叫李桂英,是河南的一位普通农村妇女。为了抓住杀死丈夫的凶手,她赌上了自己的17年。

几天前,李桂英听说新疆帮助过她的好心人家的孩子生病了,特意从河南赶过来去医院看望。

十几年前,李桂英独自一人来到乌鲁木齐,身上的钱全部被偷了。幸亏遇上这位好心的大姐,给了她200块钱,才让她买了返程的火车票。这件事儿让李桂英铭记在心。

回忆着往事,李桂英眼里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她的经历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真实故事,故事的开头是一起让她失去丈夫的凶杀案。

1998年农历正月初三,李桂英的丈夫齐元德被同村五人伤害致死,随后五人在一夜间销声匿迹。十几年里,李桂英很少回到这个家。

齐坡村大部分人都姓齐,据说是一个老祖宗的后代。但因为当年的一场邻里矛盾,齐坡村六个家庭的命运改变了。

李桂英:当时我走亲戚回来就走这儿,路过这儿,走到这个地方,齐学山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就开始砸你,骂你一句,我说干啥来,我也不吭声,还往前走,我走到这儿,他开始掏出东西了,一个匕首,就开始捅我了。

李桂英和齐学山发生争吵后,齐学山喊来了包括他的哥哥齐金山在内的五个人过来打架。李桂英的丈夫齐元德也闻讯赶来,手里拿着一把镰刀准备还击。他走到那个地方,人家开始搂住,从背后扎他肩膀,把肩膀都扎掉了,连着一点。就死在这地方了,就死这儿了。人就在这家门口死了,当场就死了。

李桂英的丈夫在距离家门口不到50米的地方被杀害了,每次路过这条路都让她痛不欲生。她迈着沉甸甸的步子,从堆满玉米秆、满是落叶的小路上走过,进入一个小巷子,推开一扇深红色的铁门,就能看见宽阔的院子,这里曾是李桂英的家。

出事前,李桂英的家庭条件不错,是村子最早盖楼房,买拖拉机的。夫妇两人拉过土方,开过砖窑,最后买了机床放在家里做铆钉加工。夫妇二人辛辛苦苦攒了10万块钱盖了这栋小楼,但丈夫齐元德还没住过一天就出了事儿。

18年过去了,每当踏足这地方,往事便在眼前一幕幕闪现,老房子里的每一件物品都能勾起李桂英对往事的回忆,这回忆甜蜜又痛苦。丈夫被杀一年后,李桂英带着一家老小也离开了这个精心编织的家。

李桂英是村妇女主任,丈夫齐元德是民办教师。两人育有三儿两女,还开了一家机床厂做钉子。这本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可因丈夫的离世,彻底改变了李桂英的生活轨迹。她下决心一定要把杀害丈夫的凶手绳之以法。

被刺三刀的李桂英在医院住了一个月,期间家人一直隐瞒着丈夫的死讯,直到李桂英回到家中,才发现丈夫早已去世,五名凶手也于案发当日逃之夭夭。

为了找到凶手的线索,帮助公安机关破案,李桂英选择了自己追凶,这一追就是17年。

为了更清晰地还原追凶的过程,李桂英给我们展示了一张中国地图。在这张地图上一共画了12个圈,每一个圈都代表她曾经走过的路,北到新疆,南到海南。

李桂英:第一个是在新疆抓住的,这是齐学山,第二个是在陕西抓住的,这是齐保山,第三个是齐金山,在新疆乌鲁木齐鞍钢家属院抓住的。第四个新闻曝光后,北京的警方抓住的,第五个也是新闻曝光后,在新疆沙湾抓住的。

寻凶的路一点也不顺利,除了可能会预见的“扑空”之外,有时也会发生意外。比如遭遇小偷啥的都是家常便饭。没有钱,她就捡废品卖钱,实在是饿了,她就去别人家讨饭吃,没地方睡,学校操场、人行天桥下就凑合凑合。一百多块钱在新疆呆了二十多天,可人还是没找到。

当时李桂英既要照顾家中老人,还要抚育五个孩子,家里还有11亩地,每年追凶就得有上万元的路费开销。李桂英只能边做钉子边养家,抽空再出去找人。有人曾经劝过她,这么多年了,一点线索都没有,还是放弃吧,但这个倔强的女人,却始终没有停下脚步。

由于不懂法律,李桂英吃过不少亏,也碰过不少壁,于是她就改变了自己的策略,开始自学法律,从一个农妇变成了一个“神探”。在李桂英卧室的书桌上,摆放的全是关于法律的书。这些书李桂英都看过,有些还不止看过一遍,看书时做的笔记就有两大本儿。

从这些书中,李桂英自学刑侦技术、伪装跟踪、发展“眼线”等。虽然是大海捞针,但李桂英从不放弃任何一个线索。

当时齐坡村很多村民都在外打工,李桂英就挨家挨户拜访,请在外打工的乡亲们发现线索就往家传消息。据李桂英介绍,1988年案发当年,她通过眼线传回的消息,先后发现了在北京房山打工的凶手齐学山和在山西的齐保山。两个人的落网也让剩下的3人藏得更深了,李桂英继续乔装打扮寻找凶手。

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折。去年10月,当地媒体报道了她的“追凶”故事,随后全国各地媒体都跟进报道。项城市政法委、省公安厅,教育委员会和宣传部的领导召开会议,通报了案件的处理进度,并向李桂英承诺,他们将全力追捕最后一名“凶手”齐扩军。17天后,齐扩军在新疆落网。

当最后的三个人被判刑之后,李桂英并没有觉得轻松。齐金山在法庭上并没有认罪的意思,这让李桂英觉得很委屈。今年10月,她和律师分别对五名“凶手”的三份判决书提请抗诉,并在抗诉书上提出三百多万元的赔偿。

李桂英虽不认同判决,但她相信法律的公正。她的5个儿女有四个考上了大学,学法律、考军校、当警察。李桂英告诉她的儿女们,牢记妈妈走过的路,一定要成为维护法律的卫士。

17年的追凶传奇让李桂英成了民间懂法、用法的典型人物,来自四面八方的求助者时常挤满她家客厅。

李桂英用这些年积累起来的法律知识来帮助每一个上门求助的人,从如何寻找证据,到该走怎样的法律程序,李桂英都会进行详细解答。

由于上门求助的人太多了,李桂英没办法一一接待,于是她以自己的名字成立了一家法律维权网站。在网站的主页上,挂着李桂英的照片和她的新闻,页面中间有留言、电话等几个工具栏。

以前很苦,但如今苦尽甘来。当记者问李桂英以后的打算时,她说,她要去曾经追凶的地方看看,感谢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

在齐坡村的村西头,有一片绿油油的麦子地,李桂英丈夫齐元德的坟就落在这里。追凶的17年里,每当李桂英坚持不住的时候,她就会到丈夫的坟前哭一场,哭过之后,继续前行。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