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瘦不下来

8090 爱阅读 2017-01-14 22:03

大刘说他要减肥的时候,我也在场。 那还是毕业以前的事,有一天,我们几个朋友找了个小餐馆小聚,大家围着一张小桌子坐成一排,点了些麻辣香锅、小龙虾和啤酒,一'...

大刘说他要减肥的时候,我也在场。

那还是毕业以前的事,有一天,我们几个朋友找了个小餐馆小聚,大家围着一张小桌子坐成一排,点了些麻辣香锅、小龙虾和啤酒,一边吃喝一边谈天说地。

大刘的座位在我的左手边。一开始,我还没有注意到大刘的异常,但当我把第十只小龙虾塞进嘴里的时候,我就发现有什么不对了。转过头一看,我发现大刘面前的餐碟一反常态得干净,而他面前的玻璃杯里,装的也根本不是他最爱的青岛,而是一杯开水。

“咋啦,不吃不喝的,身体不舒服还是东西不合口味呢?”我问大刘。

“没事儿,减肥呢。”说者不动声色,但听者早已炸开了锅。

“啥,你要减肥?”一群朋友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刘点了点头,端起杯子来喝了口水。

一直以来,大刘都是我们圈子里最突出的一个。不是因为他的成绩、身世,而是因为他的腰围。这个来自北方的汉子身体力行地表达了“人高马大”这个词的全部内涵,一米八零的身高,整整两百二十斤的体重,远远望过去,就像是一堵墙。

“小龙虾多香啊,啤酒多爽口啊,先来一口,明天再减。”我故意引诱他。

“不行,要减。”大刘摇摇头,脸颊上的赘肉一晃一晃的,态度很坚定。

看到大刘怎么都不肯多吃一口,我放下手里食物,非常认真严肃地立下了一个军令状。

“大刘减,我也减。”

周围一片哗然。我的体重虽然比不上大刘,但在女子界当中也算是一枝独秀了。

“我们比赛,为期一年,看谁减得快。”我自信满满地说。认识大刘这么久,他的体重永远是比春夏秋冬更加稳定的存在。我确信他一定减不下来。

围在边上看热闹的朋友们鼓起掌来,争着要做这场比赛的见证人。于是我们约定一年以后重新在老地方聚会,届时展示减肥的成果。

“一年之后我一定瘦成一道闪电吧。”我拍拍胸脯,干掉一杯啤酒。老刘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发出减肥宣言之后的第二天,其实我就有些后悔,但海口已经夸下,我只能硬着头皮和脂肪作战。不过在开始减肥之前,我先给大刘打了个电话。

“你咋减的?”我问。

“每餐八分饱,不吃零食,每天跑步一小时。”大刘回答。

什么呀,这么简单,我心里想,大刘能做到的,我也一定能做到。于是,我像大刘一样减少食量,戒掉自己最爱吃的肉包和披萨,增加运动量,每晚和大刘在操场上跑圈,开始了改头换面的生活。

可过了几天我上称一称,却发现体重秤上的数字就像被胶水给粘住了一样,根本没有移动多少。

那天晚上,我跟在大刘后面围着操场绕圈。我们这两个胖子混在一群饭后散步的退休大妈当中,倒也不显得突兀。大刘和我都跑得很慢,但因为体重基数大,我俩很快就气喘吁吁了。身边的大伯大妈走路的速度都渐渐超过了我们,最后我实在坚持不住,就叫大刘停下陪我休息会儿。

“我已经减了好几天了,怎么只瘦了二两?”我问大刘,“你瘦了多少啊。”

“不多,不到一斤吧。”大刘还是那个腔调,不紧不慢的。

“这太慢了吧,要减到什么时候才能瘦下来呀。”我掏出毛巾擦汗,每晚运动到大汗淋漓,却又看不到成果的滋味真不好受。

“坚持到底就是胜利。”大刘说,“来吧,咱们再接着跑步去。”

渐渐的,我开始失去了一开始减肥时的信心和热情。每餐不变的番茄鸡蛋番薯黄瓜吃的我想吐,我眼睁睁地看着食堂里烤得金黄的炸鸡和香喷喷的炸猪排,嘴里口水直流。

虽然我在减肥,但是我的室友却没有,她们每天当着我的面大口大口地啃着汉堡和各种零食,还问我要不要。虽然她们是好意,但我仍觉得想吃却不能吃的世界残酷不已。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我还是没有看到体重秤上的成效,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了。事情的起因是学校附近开的那家炸鸡店。那天我和大刘去校外夜跑,经过那家店的时候,扑鼻的香味从里边传来,一下子就吸走了我的魂。

“今晚就休息一下,让我吃个炸鸡吧。”我对大刘说。

“不行啊,你可是在减肥呢。”大刘不肯。

“就吃一口,一口。”我干脆不管大刘,径自走进了炸鸡店。

一开始我只想尝一口,但或许是因为禁欲太久,当我的牙齿咬进炸鸡香脆的酥皮和温热的鲜肉里的时候,我彻底沦陷了。那天晚上,我一人吃了三人份,等我酒饱饭足地从店里走出来,大刘已经满头大汗的跑步回来了。

“只此一次,明天要回复减肥状态。”我信誓旦旦地向大刘保证。

可谁知,当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将室友给我的一块进口巧克力放进了嘴里。

“糟了,今天破戒了。”我心想,“那干脆今天也放松一天,明天再继续吧。”

但事实上,第三天、第四天,明日复明日,我又一次沉溺在零食和懒惰的海洋里。

大刘给我打过电话,让我和他一起去运动。可我已经不愿意再回到那种没得吃又辛苦到不行的禁欲生活当中去了。

“减肥的生活简直不是人过的,别减了,享受生活吧。”我这样对大刘说。

可是大刘不同意,他劝了我半天,见我已经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就无奈地挂了电话。从此,我重新开启了吃了睡、睡了吃的节奏。听朋友说大刘办了一张健身卡,天天健身锻炼,我也不感兴趣,只是偶尔会在做梦的时候幻想也许明天一早醒来能够瘦十斤。

一年很快就过去了,就在我几乎要忘记和大刘的减肥约定之时,我接到了朋友的电话。原来,他们已经早早约好了饭局,想要看看我们一年来的减肥成果。

“不要吧……”我看看自己肚子上不减反增的赘肉,将我这毫无进展的一年和盘托出。

朋友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我猜他在偷笑。过了会,他说:“你还是来吧,说不定大刘也失败了,比你还胖呢。”

我想想也是,毕竟大刘的基数比我大这么多,而且减肥那么苦,说不定他早已中途放弃,和我一样胖回来了呢。

于是,在约定好的那个晚上,我选了一套最显瘦的黑衣服,又一次回到了一年前的小餐馆。大刘还没有来,我点了盘小龙虾和啤酒,肆无忌惮地吃了起来。

“还是大口吃喝来得舒坦,减肥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我一边大口咀嚼着虾肉,一边回忆着曾经几乎饿到昏倒的日子。在我的大口饕餮之下,小龙虾很快就见底了,可是大刘还是没有来。

“大刘是不是胖到不敢来见我们了?”我一边和朋友嬉笑道,一边举手招呼老板再来一盘。

“谁说我不敢来了?”一个声音从店门口响起,我有些近视,眯着眼望过去,一下子竟没认出来者是谁。

“不认识我了?”那个身影慢慢走近,拉开我身边的椅子坐了下来。我这才发现,眼前这个高挑纤细的男人,竟然是瘦下来的大刘。

我吞了一口唾沫,睁大眼睛使劲瞧着他。快一年不见,大刘从一堵密不透风的防弹墙瘦成了画报里男模一般的身材:将军肚不见了,腰围只有从前的一般小,曾经的大粗腿变成了大长腿,手臂上的肥肉成了肱二头肌,肥嘟嘟的脸也变得有棱有角。

8090 爱阅读还发布了更多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