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在大年二十八过了除夕

一号军情mp 2017-01-11 21:21

文:孔 帅 “什么?我可以回家?” “只有10天。” 和指导员谈话间在脑子里飞速过了一遍日历。 “大年三十归队!”感觉送到嘴边的五花肉被别人抢走了。 去年是'...

文:孔 帅

“什么?我可以回家?”

“只有10天。”

和指导员谈话间在脑子里飞速过了一遍日历。

“大年三十归队!”感觉送到嘴边的五花肉被别人抢走了。

去年是我毕业分配到部队的第一年,因为临时任务我有幸在年前回了一趟家,过了一个“早年”。

我是在本省上的军校,离家近固然好,回家方便。但这份方便也带来了我4年除夕都在学校和战友一起过的现实。缺少了家人的春节就像不加糖的粽子吃起来总感觉缺点啥。但我深知作为军人有自己的责任担当,这份寂寞必须坚守。因此对于组织给我的这10天假,虽然是大年三十归队,但我仍然心怀感恩。

批假,收拾行李,出门拦出租,买机票,两个小时后飞机落地咸阳。四姐夫开车在机场接的我,回家路上得知今年大姐、二姐、三姐都会回来过年,过几天就到家,心中幸福指数就嗖嗖往上涨。这是全家5年后第一次团聚。家里人多,往年过年没有一次是人齐的。

农村年味要比城里年味浓。回来的第二天,老妈拉着我去买新衣服。上大学之后基本就没有再买过衣服。早市上人特别多,时代在进步,习俗却没变,新年要买新衣服是老家一直坚持的传统,新年新气象,意味着破旧立新的愿望。这回被老妈逮着机会,不给我里外买齐全了,我是别想回去了。“给你买件厚点棉衣吧,那边冷,别冻着!”“部队的秋衣够穿不,再给你买几套备用。”“以后要买成熟点的衣服,穿的太幼稚会被你们排里的小兄弟笑话的!”小时候买衣服和老妈意见从来没有统一过,那天老妈说买啥就买啥。

年二十三,扫屋子。全家齐动手,把屋里屋外角角落落都扫了遍,扔掉了很多废旧的垃圾。感觉好久没全家一起干过活了,虽然流的汗是咸的,但心中却比蜜还甜。

年二十六下午,老爸骑着电动车从集市买了一堆烟花炮竹。“想玩吧,走之前让你玩个够!”我准备挑一个冲天炮,结果老爸从那一堆里挑了一个震天响,我刚准备开口他就抢过我的话,顺手又递给我一大盘鞭炮:“放完鞭炮再玩震天响吧!”这不在年三十才放炮吗?老爸看出我的迟疑。“你三十号就走了,每年放炮你都不在,今年就让你放!”每年一般都是老爸亲自操手的,这次交给了我,就仿佛把家的责任也一并交给了我。我用杆子挑着鞭炮噼里啪啦,一路小跑,从后院一直响到前门!点了一个震天响,耳朵一直嗡嗡作响。

年二十七全家围坐在一起包各种各样好吃的包子和饺子,满院子都是香喷喷的包子味,老妈知道我喜欢吃甜食,特地包了很多红糖包和白糖包,感觉好几年都没吃过了,满满都是记忆中的味道。

年二十八我和姐姐就把春联贴上了。本该是年三十下午才贴的,为了照顾我他们把春节的程序都提前了。晚上,老妈和姐姐们准备了一顿火锅,全家热热闹闹看着电视,感觉像在吃年夜饭。

明天就走了,今夜的饭更像是一顿送别宴,我给爸妈拜了年,爸妈也给我发了红包。

吃完饭后坐在炕上看电视,中央三套回放往年春晚一个讲除夕夜赶着回家的小品,心里顿时五味杂谈,只感觉鼻子酸酸的,眼眶蓄满了泪水。一时间没人说话。还是老爸一句“谁吃苹果?老爸给你们削一个!“打破了宁静。老爸最喜欢给我们削苹果吃,我们永远也忘不了坐着热炕啃着老爸亲手削过皮的苹果的感觉。

假期最后一天,我去机场,姐姐都去送站,唯独老爸老妈没来,我知道他们怕看到离别的场面。在连队时每次给他们打电话,就只报喜不报忧。上飞机前,姐姐说老妈让她告诉我,到了部队不要想家,好好干!爸妈年纪大了,我要担起家里的责任,我再三叮嘱姐姐家里要是有啥事一定要第一时间给我讲。

机场人很多,基本都是赶在最后一天回家的过年的。我假装自己也是他们的一份子,赶着回远方那个家,过除夕。

一号军情mp还发布了更多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