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很想干掉《死了都要爱》 保持低姿态 hold住高音

千龙网 2017-01-11 08:35

作为华语流行歌坛的身高制高点,信(苏见信)曾经用《死了都要爱》、《离歌》、《海阔天空》等歌曲创造着他的高音纪录,终于在最近发行的第八张个人专辑《大爷'...

作为华语流行歌坛的身高制高点,信(苏见信)曾经用《死了都要爱》、《离歌》、《海阔天空》等歌曲创造着他的高音纪录,终于在最近发行的第八张个人专辑《大爷门》中突破《死了都要爱》的音高,歌唱难度再上一层楼。尽管创作这首对自己“很狠”的作品的出发点并不是为了超越此前的音高纪录,但性格直爽的信却直言很想写一首歌在传唱度上超越《死了都要爱》,“大家都听得腻死了,我自己也腻死了,唱过两万八千遍了,当然想把它干掉了。”

第八张个人专辑《大爷门》

“‘大爷’是我的外号,也是我的个性,”《大爷门》是信的第八张个人专辑,这个名字来自于歌手本人鲜明的个人风格——不啰唆、不拖泥带水,大方好爽、爱请客,落拓潇洒阳刚、充满男子气概,这是家人、同事、朋友多年来对信的个性的总结,“本来是‘大爷们儿’,但我讲不出卷舌音,换成了‘门’,取了门派的含义,比较有意思。”除了《说说脸》这首歌的歌词来自许常德,信一手包揽了《大爷门》中九成的词曲创作,创作对信而言是半路出家,这件事情在他这里没有诀窍唯有刻苦练习,他以韩国当红偶像歌手权志龙为例,“权志龙从当练习生开始是半年写一首歌,后来三个月一首、一周一首、一天一首,最后到一天写三首,他所有歌都是他自己写的,就是靠不断地练习。”

《死了都要爱》的经典程度不言而喻,几乎就是信的一个标签,也是华语流行歌曲的高音典范——副歌部分持续c3(high C)、最高音达到了d3(high D),而《大爷门》中则出现了一首音高超过《死了都要爱》的歌曲——《金都男》。“‘金都男’是闽南语,普通话是很愤怒很生气,到极点。”愤怒到极点的时候音高自然也会飙到极点,信说他创作的时候先是用弹琴的方式到了这个音,进而试了试自己也能唱上去,于是就有了这么狠的一首作品,绝不是为了超越《死了都要爱》的高音纪录,“‘神经病’才会想故意超越那个高音,唱歌已经够累了。当然也希望能写一首传唱度、受欢迎度能超越《死了都要爱》的歌,毕竟写歌也那么多年了,该有一个新作品了,《死了都要爱》大家都听得腻死了,我自己也腻死了,唱过两万八千遍了,当然想把它干掉了。”

真正的摇滚精神是“不装”

信刚出道的时候玩重金属、地下乐团,喜欢耍酷,舞台下也是一副很阴暗的样子,“但耍酷也有累的时候,其实我很二,要凶要狠在舞台上就可以了,我的性格是开心就好,是无可救药的乐观者。从我踏上流行音乐,就开始放低姿态,上综艺节目也是姿态很低,就是让自己开心。”现在的信随意自在,喜欢开玩笑,常常是一段话里埋伏着好几个笑点。说到专辑叫《大爷门》这个名字时,他说是为了下一张专辑着想,“下一张叫《小姐窗》”;说起新专辑中“疤”这个字出现频率很高时,他说是因为自己常常撞到“紧急出口”四个字;说起一起参加真人秀的郭德纲、贾乃亮时他这样描述,“有吃有玩有钱拿,平时去欧洲还要自己掏钱买机票,更重要的是能认识一堆我的领域之外的老师,平时圈子不同没机会接触,他们每个人都很有趣。郭老师是非常闷骚的人,他在车上聊天显得很稳重,其实他一直想偷笑,后来他发现我还大他一岁,开始叫我‘信哥’……贾乃亮特别美,每天都在自拍,目前我没有看过比他还爱美的人。”说起自己一直不用手机这件事情时,他的一本正经里又透着一丝丝“不正经”,“有一次去录一个通告,我和同事两条路,同事在下边等,我看时间到了就自己上去录节目了,过了很久他跑上来跟剧组说艺人没来很抱歉,结果发现我已经录完了。有时候和家人吃饭,临时改地方,只能在路上跟路人借手机,借的时候得聪明点,我会说自己手机没电了。”信称自己很喜欢大张伟的心态,看过他很多采访,“当年听到他专辑时就震惊了,歌曲好棒,他让自己融入在流行音乐的文化中,心态调整得很好,他不装,这才是真正的摇滚精神,真实。”

坚持健身

“hold住高音”

在大家的印象中,信和“高音”是并存的,“有标志是福气,我用标签吸引你进来,你会发现我也有其他的东西你可能会喜欢。”他同时又很实在地称高音会随着年纪而需要更多“hold住的力量”,所以自己现在会坚持健身、少吃辣、喝温水,不然唱不动了。“希望新巡演开始的时候回到25岁的状态,希望大家看到我可以说,你比当时的状态还要好。”《我是歌手》是目前公认的飙高音的舞台,但几乎每一位在台上飙高音的歌手都变成过靶子,被人挑瑕疵。“我唱《末班车》那天重感冒,被耳鼻喉科医生拉着舌头往喉咙里点药,那场我被淘汰了,播出时节目组剪辑了我这些情况,但表演的当天我没有在台上讲这些,这没有可解释的,不需要废话。”至于负面评论,信称自己选择不看,“有些留言是带有情绪的,以前别人的不满情绪会影响我的生活,但现在我也不用手机不上网,所以这些都看不到。”信笑着说自己不用手机非常自在,“淘汰之后我去了古巴,一个城市只有一个地方可以买卡拨号上网,看一则新闻要15分钟,每天都很开心。”出道十几年,现在的信抱着学习的心态,他说跟不上时代就会死,因为小鲜肉来者不善,“以前哪有那么多选秀节目给素人参加,现在随便一个节目,就会有很厉害的人出来,且越来越多。只能一直努力做到经典,不然你就会被淘汰,就跟唱不好就出局一样,没有理由。”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