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痛!16岁少女绑住亲生母亲,将其折磨致死 只是为了让父亲妥协

现代快报 2017-01-10 03:39

16岁的陈欣然说:“那毕竟是我妈呀,我怎么能给我妈杀死呢?”然而现实却刺痛着女孩和父亲的心。 时间拉回到2016年9月,陈刚和李梅夫妇俩的独生女,16岁的陈欣'...

16岁的陈欣然说:“那毕竟是我妈呀,我怎么能给我妈杀死呢?”然而现实却刺痛着女孩和父亲的心。

时间拉回到2016年9月,陈刚和李梅夫妇俩的独生女,16岁的陈欣然一直和他们闹矛盾,陈刚和妻子搬了出去。李梅来给女儿做饭,却被女儿扣在了家里。陈欣然向陈刚索要五万元,让她去哈尔滨读体育学校,给钱才放人。

这已经不是女儿第一次这样做了,早在2016年8月8日,陈欣然就曾控制过李梅:她把母亲绑在卧室的拳击沙袋上,一边拍摄一边打电话向父亲要钱。

陈刚没有妥协,陈欣然很快就把李梅放了。陈刚觉得,女儿这次是在故伎重演,妻子应该不会有事。而妻子的纸条也让陈刚起初很安心。

2016年9月8日,李梅给丈夫陈刚扔下第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没事,就是要学费。

第四天,陈刚捡到第三张纸条,上面写着:她就不让我出去,都是小孩的把戏,过几天就没事了。

第五天,李梅的纸条上写着:没事,给吃喝,就是手脚(被)捆不方便。

9月16日,中秋节的前一天晚上,陈欣然在家庭微信群里发了一张照片,照片里,李梅的脚有伤,脚背高高肿起。

陈刚妥协了,答应给女儿三万五千元,等到转钱时,已经是16日的零点。

陈刚来敲门。陈欣然本要放了母亲,但出于害怕,没有开门。陈刚怕女儿情绪激动,并没有强行进入房间。

他绝对想不到,四个小时后,等女儿陈欣然察觉不对,喊来急救车时,被捆绑在房内的妻子,已经停止了呼吸。

裂痕

在陈刚的记忆中,陈欣然是一个善良乖巧的女儿,一直很听家长的话。2015年,陈欣然初中毕业,她第一次和家长对着干,剪了一个非常短的假小子头。上高中后,陈欣然经常和朋友们在外玩耍,很晚回家。

夫妻俩试图找出女儿言行大变的原因,他们跟踪女儿,给女儿朋友的父母打电话,这让陈欣然十分反感:“我没有一点隐私,没有一点空间 还没有一个朋友。”

陈刚了解到,女儿同奶茶店老板张南比较聊得来,他托付张南好好规劝女儿。陈欣然和张南渐渐熟络,陈家人却打听到,张南16岁时离家出走,一直在外面“混”。陈刚开始限制女儿去奶茶店找张南。

陈欣然和父母的争吵更加频繁。2016年1月,陈欣然离家出走。整个寒假,她一直在当地打零工,偶尔去张南那儿住,一直没有回家。

寒假快结束的时候,李梅终于联系上了女儿,她谎称爷爷生病,“骗”回了女儿。陈欣然发现被骗后,又负气出走,来到了距肇东市一百公里之外的大庆,在一家夜店,找了份切果盘的工作。

父亲陈刚觉得,女儿正是因为和张南交往,才变得无法无天,满是负能量。他想把陈欣然送去封闭学校的想法萌生了。

没过多久,陈欣然被父亲带来的教官强行接走,从大庆开往济南的途中,陈欣然试图逃跑,但被教官抓回。

折磨

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是一家专门针对存在网瘾、逃学、厌学、离家出走等心理障碍的学生开办的学校。

到了这里,陈欣然的手机被没收了,不能上网,不能走出校门,一举一动都在监控之下。几百个学生,大都是她的同龄人,都有在父母眼里这样那样的问题,也大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父母送来的。

学校里,学生们每天上午训练、下午上课,晚上集体看电视,看似规律充实的生活,却让陈欣然异常煎熬。她对学校的痛恨与日俱增。

在学校里,陈欣然接受了几次心理辅导,老师在记录表上写道:该生的父亲一直对她比较控制,对她的交友、学习、消费等等,基本上剥夺了她选择的权利。

三个月全封闭的新生期,对陈欣然来说,简直如噩梦一般,身体上、精神上都倍受折磨。2016年6月初,陈欣然终于等来了父母,她哭着朝父母下跪,希望他们能带自己回家。

陈刚和妻子权衡后,要求陈欣然,再在学校待一年。

陈欣然下定决心,靠自己出逃。趁着父母带她去看病的空档,陈欣然迅速逃离了这个,她待了整整100天的学校。

夫妇俩心急如焚,满大街张贴寻人启事。三天之后,陈刚终于找到了女儿,他对陈欣然说,你放心,爸不可能再把你送过去。

惨痛

陈欣然对父亲的积怨,似乎很早就开始了。小时候,父亲经常打她,长大后,尽管父亲不再对她动手,但仍处处干涉她的自由。初中时,体育成绩优异的陈欣然,想要专门练体育,但父亲反对,陈欣然已经参赛报名,父亲却不让她去。

回到家里,没有平静多久,陈欣然和张南又开始联系了。陈刚找到张南,希望她不要再和女儿一起。

陈欣然和父亲大吵一架,气愤之下,她砸坏了父亲的车窗,陈刚被气得心脏病发住院。两人的关系降至冰点。

母亲李梅夹在父女俩之间,左右为难。她被女儿控制在家里,也只想着用亲情来感化她,把女儿拉回正道。

9月12日,李梅给女儿写了一张纸条:你是个优秀的好孩子,只是咱们沟通太少,你也渴望妈妈的陪伴,你真的是我的好孩子。

陈欣然觉得,母亲是来监视她的,她已经失去了对父母的信任。她把母亲从七楼转移到六楼,捆绑在椅子上,从那之后,没再提供过吃喝。

9月16日4:00,李梅因呼吸循环衰竭死亡。

9月16日中午12点多,案发八个小时后,警方在离案发地七十多公里之外的哈尔滨,一个小旅馆外,找到了陈欣然。回肇东的路上,16岁的陈欣然说:“那毕竟是我妈呀,我怎么能给我妈杀死呢?”

监狱中,父女俩相对而坐,是长久的沉默。

9岁的陈欣然在日记里写道,妈妈,您是个勤劳的人,天天下班不管多累,都要为我们做一桌可口的饭菜,妈妈我爱您;在写给爸爸的话里她写道,爸爸,您应该到家,多帮我妈做点家务,那时候一家三口,还很亲密。

你的孩子,其实并不是你的孩子

他借你而来 却非因你而来

你可以给他以爱

却不能给他以思想

因为他有自己的思想

——纪伯伦

你可以给孩子爱,不能给他思想,因为他有自己的思想。

来源:CCTV今日说法(cctvjrsf) 节目《深渊》、FM93交通之声

编辑:西西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