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听书】后世蛟探当今万乘& 历史长篇《隋炀帝》(七十)@王占君作品 亮子播讲

辽宁乡村广播 2016-12-02 19:30

点击下方即可收听 《隋炀帝》连载(七十) 第二十一章 设谋永安宫(5) “万岁,想不到你却这般看我。”独孤后欲待发作,却见汉王杨谅走进殿来,立时转了话题,“谅'...

点击下方即可收听

《隋炀帝》连载(七十)

第二十一章 设谋永安宫(5)

“万岁,想不到你却这般看我。”独孤后欲待发作,却见汉王杨谅走进殿来,立时转了话题,“谅儿来得正好。”

杨谅先拜见文帝,再拜独孤后。

文帝有些不悦地问:“汉王,朕与皇后正议论国事,你因何擅入?”独孤后赶紧代答:“是臣妾召他前来。”

“是为思念谅儿?”

“非也。”独孤后秉性不改,“是为国事相召。”

文帝不解:“有何国事?”

“万岁已应许废杨广立汉王,想来不会忘记,今谅儿在此,望万岁当面降旨。”独孤后不无逼迫之意。

文帝浓眉登时皱起:“爱卿,你也太过分了。朕不过胡乱应承,你怎能如此认真?”

“有道是君无戏言。”独孤后穷追不舍。

文帝已很不耐烦:“我说过多次,太子废立非同儿戏,爱卿莫再喋喋不休了。”

“不,万岁今日要把废杨广立汉王的诏旨写下才成。”独孤后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

文帝忍无可忍:“要写你自己写!”拂袖便走。

“万岁,你……”独孤后欲喊无力。

杨谅追过去:“父皇且请留步,儿臣有话奏闻。”

“有话与你母后讲。”文帝头也不回,径自去了。

刘安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下来。他趁机跟在文帝身后走出内殿,略一思忖,又踅回门旁向内偷听。

独孤后叹息着说:“可叹我力不从心。”

杨谅安慰道:“母后,您为儿臣费尽心血,已经尽力了,儿臣深感不安。”

“倒是为娘不安,如今杨广未废,此事传到他耳中,必对你不利。”独孤后忧虑,“咳,这真是画虎不成反类犬了。”

“母后无需多虑,儿臣业已长成,自忖并非软弱无能之辈,料他太子难奈我何。”

“谅儿,不可掉以轻心哪。为娘而今方看清,太子乃虎狼之心,一旦为娘和你父皇百年之后,恐他难以容你。”

“母后请放宽心,儿臣有应付一切的能力。”

“谅儿,你过于自信了。为娘之言你需谨记,若要立足活命,须广泛结交朝野,还要说动你父皇,拿到足以自卫的兵权。”

“儿臣记下了。”

独孤后递过一把钥匙:“谅儿,拿去。”

杨谅接在手中:“母后,这是何意?”

“你把内库打开。”独孤后一指北壁的坚门。

杨谅捅开拳头大的铜锁,打开两扇沉重的楠木门,不由得惊叫出声:“啊!”

这是四壁石墙无窗的一间密室,足有永安宫的半壁江山大小。里面珠光宝气,五彩缤纷,奇珍异宝,充盈流溢,可以说整个大隋的国库也难与其匹敌。杨谅可算得见多识广,而今他着实惊呆了。

独孤后吃力地说:“谅儿,这是为娘一生聚敛的心血,其价值难以计数。原打算留与阿摩,岂料他立太子后便露出狼子野心,为娘决定悉数与你。”

“不,不,”杨谅感到突然,“母后一生积攒,绝非容易,儿臣不敢领受。”

“傻话,为娘离鬼门关日近,还带到阴曹地府不成?”独孤又激愤起来,“总不能落到杨广手中!”

杨谅对此反应极快:“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得到。”

独孤后加以点拨:“谅儿,金宝与你,并非要你享用,为娘要你用此去收买文武百官王公贵胄,要让这些金宝的大山压死杨广。”

“儿臣明白了,定不负母后所望。”杨谅跪拜,正式接受了赏赐。

门外的刘安听得脊背直冒凉风,心中说:“我的妈,这娘娘都快死的人了,还教唆儿子骨肉相残,真是不可思议。”

浮云飘移,阳光时隐时现,偶尔落下几点雨星。一百辆马车,头尾相连,浩浩荡荡驶出皇宫。杨谅好像不是堂而皇之地接受独孤后的赏赐,而有一种盗贼行窃的感觉。似乎担心随时会有人来捉赃,恨不能一步飞进汉王府。几丝细雨,使他有了借口:“快,要快!当心淋雨。”车队加快了行进速度,然而刚刚行出不过一里远,车队突然停止了前进。

“停车做甚?”杨谅大为光火,催马驰至前头一看,原来是杨广率人阻住去路。他只好见礼:“殿下,请让开。”

“王弟,你将宫中财物车载回府据为己有,这不合适吧?”杨广是接到刘安报信后赶到的。

“殿下此言差矣,这些财物乃母后赏赐,”杨谅自恃有理,“不信,你可去问母后。”

“一百车金宝,乃国之积蓄,岂能归你个人所有,”杨广当然不会坐视杨谅用此来动摇自己的根基,声色俱厉地说,“速速回返,送回宫中,方为正理。”

杨谅火了:“杨广,你不要欺人太甚,母后赐我财宝干你屁事,莫以为我是软弱可欺!”他策马向前,与杨广马头相顶,他身后,数十骑家将紧跟上来,一个个箭上弦刀出鞘。

杨广报以冷笑:“汉王,若动武你是自讨苦吃。实话告诉你,本宫并非自做主张,有圣旨在此。”原来杨广已先行从杨坚处请来旨意,此刻,他从怀内掏出,高举过顶。

杨谅有几分惊慌,但他不肯服输:“你是假传圣旨。”

“万岁命你即刻将金宝送往国库,不得有误。”杨广将圣旨塞到杨谅手中,“是真是假拿去看来。”

第二十一章 设谋永安宫(6)

“本王没耐烦看这假圣旨。”杨谅料到十有八九是真,但他只认做是假,三五把将圣旨扯得粉碎。

“大胆!”文帝在杨谅身后出现。

杨广、杨谅都急忙下马,跪地接驾。杨坚面带怒色指责杨谅:“果然不出太子所料,非朕亲来不可,你竟敢扯碎圣旨。”

“儿臣该死,实属不知圣旨是真。”杨谅叩头分争,“父皇,这些金宝确系母后赏赐呀。”

“即便犒赏,岂有百车之理。你母后一生积聚,理应为国所有,焉能个人独霸。姑念你年纪尚小,不予追究,准你拣取其中一两件以为纪念,下余全数送至国库。”

“父皇……”

杨坚打断:“不要再说了,必须照办。”

杨谅无力地应答:“是,儿臣遵旨。”他起身冲部下一挥手,车队掉头,回转皇宫。

望着车队原路折返,杨广嘴角现出胜利的笑纹。而杨谅望着杨广得意的神情,心头如同插上一把刀,暗暗发狠:“杨广,不要太得意了,我一定要夺过太子之位!”

小编提示:由于演播需要,播讲人对原作做了修改,请勿与文字对照收听。

编辑:Jillian

辽宁乡村广播还发布了更多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