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内心坚定的人不需要B计划

新京报 2016-12-01 02:59

新京报插图/孙嘉潞 【剧里剧外】 说到底,有自我的人才有力量选择、接受、改变,既然已经尽力,何来后悔与内疚?当遗憾掠过心头时,他们会做的,是接受过去无法'...

新京报插图/孙嘉潞

【剧里剧外】

说到底,有自我的人才有力量选择、接受、改变,既然已经尽力,何来后悔与内疚?当遗憾掠过心头时,他们会做的,是接受过去无法改变的,改变自己能改变的。内心力量强大,停驻于当下,不需要B计划。

洞悉人心的编剧抓住了观众的“后悔”

日子不如意时,不知道多少人回想过当年在事业和家庭中面临过的选择,禁不住问自己:假如那时选择了事业(家庭),现在会是怎么样的光景?会更幸福吧?要是能反悔,重新来过该多好。

台剧《荼蘼》顺着许多人掠过的念头,给了女主重新选择的能力,女主按Plan A选择工作和按Plan B选择家庭,两相对照。结果A计划,新工作不如意,男友出轨;B计划里婆婆只分给怀孕的女主一份酱瓜,还说“小孩子噗一下就生出来了”,怀孕、产子的辛苦就这么“噗”一下一笔带过。

是编剧故意和大家作对,编这样悲观的故事让大家觉得“生无可恋”吗?真正的好编剧总是洞悉人情世事的高手——首先她给了女主一个没有父母的身份,靠舅舅们养大。父母的重要性在子女幼年时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没有父母的童年是巨大的创伤。在孩子看来,父母缺位(不论是死亡还是因离异而远在他方)意味着被抛弃,他们会以为自己做错了事才导致被遗弃,会一次次幻想自己是个好孩子,愿意照父母的意愿去做任何事情,由此换取父母的存在和关爱。孩童能干些什么呢?不外是跑腿打杂、收拾屋子,现实中,女主一直在面对父母离去留下来的残局。

这样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女主找了份泡面公司专员的工作,负责“专门四处打杂、专门收拾残局、专门挨骂”。单位象征着大的家庭,失去父母的女主终于得到了一份小时候向往的工作,继续追逐获得父母关爱的梦想。糟糕的是,这种重复往往把结果也一起重复过来:幼年被父母抛下,工作上在Plan B里她得罪了老板,被解雇,而在Plan A里,一度帮助过她、对她非常重要的上司携款而逃,留下她面对残局——被遗弃的残局。

遗弃成为女主人生的主旋律,无论她选择A还是B。A计划里,男友在她去上海打拼后出轨,遗弃;B计划里,已成为她老公的男友在她临盆时扔下她,去照顾闹自杀的妹妹,同样是在她最需要的时候遗弃了她。

命运重复不在于选择而是内心

弗洛伊德说,童年影响人的一生。有时候我们不断追问命运为何如此残忍,一次次将我们推倒,却没有答案。除了战争、地震、洪水等大的环境灾难,我们无能为力左右自己的命运,在普通和平时期,内在的心理创伤更有可能是我们命运重复的真正原因所在。

创伤不清理,哪怕有N个计划,每个平行世界都会有许多不愉快。反过来,当我们真正对自己有所了解,面临选择时内在的声音就会更加清晰。女主选择留台湾还是去上海发展时,留下来不甘心,走了又万分内疚,选哪一样她都无法安驻当下,专注正在过的日子。

假如她拥有坚定的内核,到上海发展不顺利,可以换公司;能力有欠继续学、资历不够继续熬,有望得到一份稳定的事业。至于爱情,离开时就应做好失去的准备。留在台湾的话,也照样可以用心用力逐渐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比如婆婆当女主使唤丫头,能解决便解决,解决不了就选择离开,人生不必永远停留在凄惨中。

说到底,有自我的人有力量选择、接受、改变,既然已经尽力,何来后悔与内疚?当遗憾掠过心头时,他们会做的,是接受过去无法改变的,改变自己能改变的。内心力量强大,停驻于当下,不需要B计划。

□翠红(专栏作家)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