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梵瑞 我的轻舟已过“万重山”

新京报 2016-12-01 02:59

封面上的风景照是王梵瑞的摄影作品。“这是我在前往十渡的路上,用手机拍摄下来的,那些光影不是PS出来的,它们是逆光真实存在着的。当时雾气蒙蒙的,特别像水'...

封面上的风景照是王梵瑞的摄影作品。“这是我在前往十渡的路上,用手机拍摄下来的,那些光影不是PS出来的,它们是逆光真实存在着的。当时雾气蒙蒙的,特别像水墨画。我也非常高兴我的公司能够尊重我,因为老板本来是喜欢用大头照的。”

时隔四年,歌手王梵瑞终于携个人第四张创作专辑《万重山》归来。曾与莫艳琳、钟立风并称为太合麦田“新红白蓝”的王梵瑞,自2006年起,先后推出了三张专辑《青春》《等候》《时光谣》。11月25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专访了这位近几年鲜少公开亮相的音乐人,听他讲述了新专辑诞生背后的一系列故事。在采访中,王梵瑞向记者透露,正是郑钧的牵线,才让他在十年之后,有了重回老东家发行新作的机会。

概念

从写作到制作,《万重山》的诞生用了三年多时间,王梵瑞称,这个时长便是他所习惯的创作周期,“我会在每一个阶段总结出30至40首作品,然后挑出9至10首歌来出一张唱片。”相对于四年前,王梵瑞坦言在准备这张专辑时,自己的生活状态与创作思路都出现了变化,“现在的生活没以前那么窘迫了,写的东西就相对比较平和一些。以前,我的愤怒、咆哮会多一些,现在会更加平静地叙述。这两种表达方式对大家的刺痛是不一样的,不过现在这样大家可能更容易听懂一些。”

关于专辑名字“万重山”,最初来源于王梵瑞的一首同名歌曲,“《万重山》这首歌是一个小品式的东西,两分半钟就结束了。当时和公司在开企宣会时,我们大家都很喜欢这个名字,因为我做了十年的音乐,一直如同水上行舟,而如今我回到太合麦田,就像轻舟已过万重山。”但由于专辑里已有《鼓楼先生》《万事如意》等优秀作品,王梵瑞又觉得《万重山》这首歌还不足以代表这整张作品,“所以我们这次没有把这首歌放进来,可能会收到下一张专辑里面吧。”

制作

这张专辑,是王梵瑞第一次担任制作人。“前三张虽然也是和制作人一起工作下来的,但是因为我的意见太多了,导致所有的制作人都很‘讨厌’我,我是圈里有名的不好制作,因为我会把他们的意见都否掉。”而这次,从编曲、制作到监棚,王梵瑞终于亲身上阵,“不来不知道,一来才知道,真是太辛苦了。所以我对前三张‘得罪’过的制作人,觉得很抱歉。”

在专辑制作流程中,王梵瑞认为,编曲是最辛苦的部分,“我从下午两点开始,可以坐在电脑桌前不停工作到第二天早上十点。”除了编曲之外,在棚里指挥所有乐手录音,也让他感受到了挑战,“因为每个乐手的工作时间你都得全部负责,如果一次录得不好,你就需要承担全部责任。我现在还在摸索阶段,而且第一次录,可能以工业上的标准来看,这张会有一些瑕疵,但是我都接受。”王梵瑞坦言,虽然工作辛苦,但下一张专辑他仍会坚持担任制作,“不过第五张应该不会这么卖力了,可能会再找一个人跟我合作。”

《鼓楼先生》

词/曲:王梵瑞

歌词

孩子在我眼前跳

鼓楼大街的车流里

有个我在像我一样

飞机这次它飞的很远

就像时间它飞了很远

姑娘们希望她们的美丽

像这照片一样留下来

别走了

《鼓楼先生》曾于2015年末作为单曲发行,而此次专辑中收录的版本,是王梵瑞重新制作编曲的。对于“鼓楼先生”这个称号,王梵瑞说这并不是指他自己。而是指世界上的每一个人。“我们每个人都是鼓楼先生,虽然我们可能并不光鲜靓丽,别人也不会注意到我们,但我们都还会继续踏实地工作、生活,就像鼓楼永远伫立在那里,暮鼓晨钟,每天为大家准时报时。这就是‘鼓楼先生’的精神。”

这首歌曲的MV里,许巍、张楚、逃跑计划、苏运莹等音乐人都出镜重复着一句歌词:“鼓楼先生,你能看到我吗?”对于这个问题,王梵瑞说:“一定还是希望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就像我们二十岁出头的时候,都希望出人头地。”

《万事如意》

词/曲:王梵瑞

歌词

我是爱你的

看见就爱上了

就像一个人手里

一只鸽子飞走了

他从心里祝福那鸽子的飞翔

你也飞翔吧

我会难过也会高兴

《万事如意》歌词里引用了王小波的经典情话,这是王梵瑞向他的致敬。“当时我是看到微博的朋友转了这句话,觉得特别感动,然后就抄起琴来写好了副歌。写完之后,我通过朋友的朋友找到了李银河老师,给她听了我的那段DEMO,她听完之后就加了我的微信,同意免费把这段话授权给我,让我发表这首歌。”

王梵瑞说,他与李银河在北京签署授权协议书时,匆匆见了一面,“我拿了本王小波的《青铜时代》过去,李银河老师给我签了一个名,而我送给她一张《时光谣》。她现在正在拍《绿毛水怪》,准备搬上大银幕,而这首歌可能会成为里面的插曲。”

《追求吧,一生就这么一次》

词/曲:王梵瑞

歌词

其实春天早已在我心里翠绿一片

才不管有多少个冬天

这么多年了,我还在坚守着,坚守着心里的那一片翠绿

没有人会懂 因为她只属于我们

这首歌创作于2007年冬天,“当时我在北京东三环外,住47平米的屋子,看着窗外干枯一片,但是心里却有很多理想,就写下了这首歌。”王梵瑞觉得现在这个时代大家都很实际,谈理想有点可笑,所以当时写完了之后,他并不想马上发表,而这一放就是十年。“这次我的经纪人拿给公司的高层听了,他们很喜欢,觉得它很纯净。然后他们告诉我说,谈理想有什么可耻的?于是它就被选进了这张唱片。”关于歌词中的“翠绿”,王梵瑞说,它指的就是“理想”,“我的理想就是一直写歌,有公司支持我,让我把作品写好,能与大家一起产生共鸣。”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畅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