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献出了爱心 又想讨回什么

成都商报 2016-12-01 02:41

罗一笑患白血病前的照片 罗尔痛哭: “没人关心我的女儿,只想知道我是不是骗子……” 昨日,面对质疑,罗尔在“梨视频”的镜头前痛哭:“现在我的女儿在生'...

罗一笑患白血病前的照片

罗尔痛哭:

“没人关心我的女儿,只想知道我是不是骗子……”

昨日,面对质疑,罗尔在“梨视频”的镜头前痛哭:“现在我的女儿在生死线上挣扎,所有人都不管我的女儿是不是在(治疗的时候)能够有什么保证,就想知道我是不是骗子,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我真的好绝望啊!没有人关心我的女儿是不是在死亡线上挣扎,只想知道我是不是骗子……”

“罗一笑,不要乱跑,你给我站住!要是你不乖乖回家,就算你是天使,就算你跑进天堂,有一天我们在天堂见了面,爸爸也不理你……”这两天,你一定被《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这篇文章刷屏了。

这是一篇为爱女筹款的文章,执笔者叫罗尔,是深圳某杂志社主编。今年9月,他5岁的女儿罗一笑查出白血病。他称,由于女儿患白血病,他和一家公司商定,自己写的文章每转发一次,该公司就会为罗一笑捐赠1元钱。

这篇文章自11月25日发布后,迅速被网友“疯狂”转发。短短时间内,100000+的阅读与点赞,超过11万人打赏,募集数百万善款,这个故事到这里,看起来皆大欢喜。但不久,事态发展急转直下——接二连三的质疑开始袭来并逐渐发酵。有网友爆料罗尔家并不贫穷,有“三套房两台车”;另有网友称“罗一笑参加了医保,治病报销比例超过70%,罗尔家花费还不到2万元”;还有知情人士称,“此事有人在背后做营销,营销人是小铜人,出版界的”……

随着质疑声四起,舆论也开始转向,那么真相到底如何?昨日,当事人罗尔和被质疑的营销公司创始人刘侠风对质疑进行了回应。

焦点

问5

花了多少钱

对于“报销后的实际治疗费用只有2万余元”的传言,罗尔说,2万元左右是9月份和10月份两个月的数据。但11月份以来,罗一笑在重症监护室,使用的很多器具和治疗并不在报销范围内,花费统计会更麻烦。

深圳市儿童医院通报称,截至11月29日,三次住院总费用合计为204244.31元,其中医保支付168050.98元,自付36193.33元,三次平均自付费用占总治疗费用比例为17.72%。

为何不卖房

罗尔称,深圳的房子用于自住,东莞的两套房子购于2015年,还没有房产证,所以无法进行买卖。他表示,如果有人觉得被骗,会将打赏钱退还。

筹了多少钱

罗尔提到,目前女儿得到的捐款数已经足够支付医疗费了,200万可能是有的,但具体数目还在统计中。

昨日上午,深圳市小铜人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创始人回应:目前募集到的资金还在统计,大概270万。

善款合法吗

根据2016年开始施行的《慈善法》,民政部通过了首批13家慈善互联网募捐平台,其中并不包括微信打赏。但《慈善法》并未禁止个人求助,也未禁止以营销的手段进行个人求助。因此,这笔善款是否合法,尚不能定论。

四川蓉信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小虎表示,新《慈善法》只规定了慈善募捐、慈善捐赠等具体慈善行为,对于公民求助行为并没有进行规定。法律没有禁止公民及其亲友通过网络或其他方式求助,只要求助信息是真实的,没有欺诈行为,求助就是合法的。纵观此事,女童患病是事实,文章也没有欺瞒的内容,应该不存在诈骗的情形。

善款会去哪

罗尔表示,除了留给女儿的治疗费用,剩下的已经和深圳市民政部门联系,希望成立一个救助白血病患儿的基金,如果通过的话,以后会免费提供给其他白血病孩子。

在罗尔的微信公号上,其个人介绍如此写道:“罗尔,湖南祈东人,主编《新故事》十余年,现供职于深圳女报杂志社。”自从今年9月8日,女儿罗一笑查出白血病,他就开始在微信上记录治病的历程。据南方都市报报道,11月23日,罗一笑病危,住进重症监护室。每天上万的花费让罗尔第一次感到了恐慌。经过反复思考,他选择了网络筹款的方式。他考虑再三,打电话和一家金融公司(即“小铜人”公司)的创始人、老友刘侠风商量,如何解决笑笑的医疗费问题。最后商量的结果是,由刘侠风整合他为笑笑写的系列文章,在该公司的微信公众号“P2P观察”里推送,读者每转发一次,“小铜人”给笑笑一元(保底捐赠两万元,上限50万元),文章同时开设打赏功能,打赏金全部归笑笑。罗尔说,刘侠风是唯一的老板,他们可以在公众号上吸粉,同时也可以帮助笑笑,他就同意了。

后来,这篇名为《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迅速刷爆朋友圈,超过11万人打赏,募集到数百万善款,但质疑声也接踵而至。

为何不卖房筹款?

罗尔:确有三套房,其中两套尚无房产证,无法交易

有网友发帖称,“罗尔在东莞和深圳有三套房,其次,捐款已经足够了。此事是背后有出版界人在营销。”罗尔本人今年7月5日也在个人公号上发文描述,其岳父母均为大学教授,丰衣足食。其本人经营广告公司,有三套房产、两台车。

那么,他的经济情况到底如何?对此,罗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2001年以20万元全款在深圳购入了第一套房产,之后分别在东莞购入了一套酒店式公寓和长平一套三房两厅,两套房总价值100万,银行贷款40万,每月月供5000元。目前,这两套房子没有房产证,无法交易。目前全家仅有一台以10万元购入的别克车。

罗尔还表示自己没有开设广告公司,2016年担任主编的《女报故事》停刊后,自己只有每月4000元工资收入,妻子是全职家庭主妇,全家没有其他收入来源。

他表示,如果有人觉得被骗,提出来,他会退钱。

到底花了多少钱?

深圳市儿童医院:孩子3次住院共花20余万 其中自付3.6万

11月27日,刘侠风在微信文章中提及,罗一笑在深圳市儿童医院住院,每天医疗费用少则一万出头,多则三万有余,一大半少儿医保走不了。罗尔也曾向记者表示,笑笑生病后,每天医疗费上万。

但有网友称,其实报销比例超过医疗费的80%,报销后实际支付的仅2万左右。

对此,罗尔昨日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称:“因为有深圳医保,女儿罗一笑患病以来,迄今为止,自费部分只承担了2万。”

但他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又称:“这是9月份和10月份两个月的数据,差不多是报销70%以上的,报销后大概是付2万块钱左右。但是11月份以来,笑笑在重症监护室,使用的很多器具和治疗是不在报销范围内的,所以花费就不好统计了。”

那么到底花了多少医疗费?

昨天下午,深圳市儿童医院发出《关于深圳罗某笑小朋友医疗救治的情况通报》,详细说明了罗一笑医疗费用以及医保支付的比例:

第一次住院共29天,住院总费用44375.06元,其中医保支付30730.83元,自付13644.23元,自付比例为30.75%。

第二次住院共28天,住院总费用35961.66元,其中医保支付30987.35元,自付4974.31元,自付比例为13.83%。前两次住院的医保及自付费用均已结清。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