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四:老胡同的新起点

北京商报 2016-12-01 00:35

编者按:城市治理需要加减法。拆除违建,治理“开墙打洞”把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疏解推至街头巷尾,深入城市发展的每一个细胞。2016年,北京已经拆除违法建设23'...

编者按:城市治理需要加减法。拆除违建,治理“开墙打洞”把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疏解推至街头巷尾,深入城市发展的每一个细胞。2016年,北京已经拆除违法建设2313万平方米,创下历史新高,数字背后伴随着低端业态挤出,重点街道商业模式转型升级,北京的城市功能也在悄然重塑。北京商报《拆违之路 新生之城》系列报道截取不同维度的“剖面”,以此记录拆除违建进行之时,一座城也在通往新生之路。

未经规划、问题重重的临街商铺,曾让700多岁的东四胡同“伤痕累累”,随着整治“开墙打洞”工程的推进,东四街道终于得以焕发新生机。

位于东城区中部的东四街道,凝聚了不少老北京人的儿时回忆。这片泾渭分明的区域中,朝内北小街东部是商业繁荣的现代化小区,聚集了保利集团、电信集团等多家大型企业入驻,而街西则密布了已有700余年历史的胡同及四合院,其中东四三条到八条还是住建部认定的我国首批历史文化街区。然而,就在这么一片满是历史文化院落的社区中,近年来却迎来了大量小商贩进驻,在那些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文物的胡同墙体上“开墙打洞”做起了生意,令本地居民不堪其扰。不过,随着今年6月东四街道开启对这些问题的集中整治,违建、违规出租现象正在逐步消失,北京人记忆中的老胡同、四合院慢慢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变味”的文物院区

漫步在东四的老胡同里,浓重的历史气息扑面而来。崇礼住宅、恒亲王府、段祺瑞宅……还有大大小小的四合院,在东四一条到九条的这些巷子里,各种级别的文物院落多达20处左右,就连街边巷口的胡同墙体上,也到处都能看到明显的岁月痕迹。“东四街道的胡同四合院区整体形成于元代,历经元、明、清多个朝代至今,90%以上的胡同肌理依然保存完好。”东四街道办事处副主任高洪雷回忆称,在他的印象中,这片胡同、四合院是众多老北京人祖辈生活、生长的地方。

据介绍,位于东城区中部的东四街道,东起东二环路,西至东四北大街,北达平安大街,南到朝阳门内大街,总面积1.53平方公里,户籍人口约4.6万人,现有7个社区,北京商报记者本次走访的老胡同正是位于朝内北小街西部的平房胡同四合院保护区。

2008年之后,东四胡同内非本地住户的身影陆续多了起来,利用胡同内房屋开店做小买卖的现象比比皆是,“这里一部分商户是自谋职业的原有住户,但更多的是被外来流动人员租了下来,尤其是2010年前后,胡同里相对集中地进驻了大量小商贩,麻辣烫、棋牌室、小餐馆、小建材店等业态逐渐在区域内扎根、发展,现已腾退原隆福寺早市中的商贩也慢慢聚集于此,甚至将加工点都搬到了街道里”。高洪雷坦言,这里大多都是为了满足流动人口日常生活的消费需求,本地居民却并不太感冒。数据显示,仅东四六条胡同内就有商户70家,其中包含餐饮店30家、百货16家、装饰建材4家、棋牌室1家。胡同内直管公房中开墙打洞的共有29处,其中居民自住的有8处,用于经营的有21处。

不仅高洪雷,在东四六条住了几十年的多位老街坊都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前几年,胡同中开设了不少小餐厅,不仅卫生条件堪忧,还常常将餐桌当街摆放,大批食客扎堆在原本就不宽敞的胡同里吃喝到半夜,店家更是经常将厨余垃圾随意丢弃,一时间,每日从胡同中通行成了令居民们十分苦恼的事情,晚饭后在巷子里悠闲地溜溜弯都成了一种奢望。“当时,就连东四胡同中知名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崇礼住宅对面都开设了一家棋牌室,络绎不绝来这里光顾的牌友将自行车、牌桌甚至摆到了院落门口的道路上,每日经营到半夜,着实严重影响了周边居民的日常生活。”高洪雷坦言。

历史风貌“复原”

所幸自6月起,东四二条到九条相继开展了封堵开墙打洞工程,700多岁的老胡同终于迎来了喘息的机会。据高洪雷介绍,截至目前,东四街道共封堵违规开墙打洞136处,面积3000余平方米,制止、关停公房违规出租转租经营30余家,腾退面积2000余平方米。

“实际上,相比现代化的楼房、社区,胡同整治工作更为特殊。”高洪雷坦言,胡同里的居民分布比较复杂,在前期的准备工作阶段,街道负责人需要挨家挨户地了解情况,也费了不少周折。另外,不同于楼房规划的整体有序,平房区每一户的具体建设情况,甚至建设年代和材质都不同,这也给封堵工作带来了不小的难度,“还有的房屋原本的出口已被乱搭乱建的违章建筑堵死,不得不先替他们打通新的进出通道,才能推进下一步的临街门窗封堵;有的住户生活确实困难,完全仰赖店铺维持生计,街道也积极予以帮助,包括帮符合条件的居民申请最低生活补助等”。

胡同面貌的改变,让周边居民颇感耳目一新。在东四六条生活了几十年的贯女士直言,初步整改之后,胡同里噪音小了、人流量也少多了,“我们出行再也不需要为了避开大批聚集在胡同中的人群而绕道了”。对此,高洪雷透露,封堵开墙打洞只是第一步,明年东四多条胡同还将开展还建工作,力争最大限度恢复历史原有风貌。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在走访东四四条、六条胡同时也看到,两侧墙面留有明显的封堵痕迹,不少店家虽然失去了临街门脸,但依旧在窗户上贴出了“内有理发店,进右侧胡同左拐100米可见大门”的纸条,力图挽回大量流失的老顾客。

其实,对于原先的店铺经营者而言,封堵开墙打洞确实使得他们不得不另谋出路。北京商报记者跟随街道办工作人员先后走访了三户已被纳入治理范围的店铺,经营者均表示,临街门脸被封堵后,自家生意受到了较严重的影响,已经考虑撤店搬离。一对在六条胡同经营了四年多菜店的小夫妻坦言,尽管保留了一扇较大的窗户,但过街的居民完全不会留意此处还有一家菜店,近期几乎无人光顾,还要负担一个月5000余元的租金,自己已经无法支撑。另外,一家打印店的女店主也表示,目前的收入完全不足以支付房租及生活费用,将在近期搬离。

值得注意的是,东四对于胡同的整治并非是“一刀切”的将所有店铺封堵、停业,“六条胡同附近,有一位60多岁的老先生,过去的数十年都利用自家的住房开设着一家小型杂货铺,小到烟酒糖茶大到日用百货一应俱全”。高洪雷表示,“在调研的过程中我们发现,这家有着合法经营资质老店不仅十分遵守规章制度,而且俨然已经成为东四胡同的一个文化符号,老先生十分乐于向来往顾客介绍东四胡同的历史沿革,经过街道商议,我们决定保留这家店铺,为的就是留下一些本土性质的胡同文化”。

新业态补位

实际上,重新找回原有历史风貌的东四胡同并非完全性地排斥所有新生商业业态。高洪雷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东四街道办在整治开墙打洞的同时,也按照本地居民的生活、消费习惯和一刻钟商业服务圈的要求规划了生活服务设施,比如便利菜站、国安社区平台,甚至是品牌连锁超市等。“目前,我们初步为每条胡同建设一家菜站和一所社区平台,并且在六条即将改造引入崇远万家等连锁超市品牌。此外,街道办了解到,本地居民对胡同中原有的小型建材店和废品回收点提供的服务和产品需求较为集中,因此我们打算为平房区引进物业来承担一部分这些业态的职能。”高洪雷表示。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