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方阻力 快递柜难变现

北京商报 2016-12-01 00:35

当快递柜品牌尝试将48小时免费存件时间缩短以增加收入时,遭到了消费端的抵制。这一细节暴露出快递柜盈利现状的尴尬——消费端收费难推行,快递员端也遭遇'...

当快递柜品牌尝试将48小时免费存件时间缩短以增加收入时,遭到了消费端的抵制。这一细节暴露出快递柜盈利现状的尴尬——消费端收费难推行,快递员端也遭遇拒绝利益出让。仍然需要烧钱培养使用习惯,同时发展模式单一的快递柜正在经历盈利能力的生死劫。

付费难推行

“双11”当天,速递易在重庆、浙江台州、四川南充、山东潍坊、湖北襄阳5个城市试点推行新政策,将一直实施的免费存放48小时后才收费的政策改为4小时后即收费。施行后,遭到了消费者的质疑。消费者认为,4个小时太短,一些上班族很难在4小时内取包裹。另外,速递易并没有提前通知用户,用户没有被尊重。

速递易就此在11月16日通过微信公众号表示,在新政策实施前,已安排人员张贴了公告,但部分居民没注意到。不过,新政实施后取件量相比以往提升了60%以上。不过,11月22日,速递易再次发通告表示,“意识到了工作中的不足之处”,将向试行城市的用户推出“畅存卡”服务,可减免代存服务费,并恢复了48小时的免费时长。

据了解,目前,速递易业务布局全国79个城市,从2015年底至今并没有增加覆盖的城市,累计投递6.9亿个快件。

其实,快递柜业务在北京也遇到了尴尬。一位申通快递的快递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他配送快件的小区,家里都有人,很少有人使用快递柜。“北京的很多人仍然没有养成使用快递柜的习惯,”快递师傅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我曾在江浙一带送快递,那边快递柜非常普遍。”

快递员认为,快递柜覆盖的范围少是导致人们对快递柜认识不足的原因。“覆盖范围少的原因主要是物业的限制以及小区没有合适的场地。”上述快递师傅表示。不过,小区的居民还是对快递柜有所期待。一位陈女士就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他们小区没有快递柜,她经常网购,有时家里没人,只能让邻居代收或者隔天再送。“如果小区有这种快递柜,我肯定会用。”陈女士表示。不过该小区的物业工作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该小区不安装快递柜”。当问到具体原因是,该人员表示,“你可以去问我们经理”。

变现模式单一

对于此次缩短免费时长,中国快递物流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认为,“作为一个竞争性行业,快递柜的做法在法律层面没有问题,但对用户收费是不太合理的。速递易等快递柜行业目前的盈利模式单一,经营成本很高,并没有利润,所以才采取相应的措施。但是在‘双11’这个敏感的时间做出这个决定可能适得其反”。

速递易的控股股东三泰控股2016年的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底,营业收入7亿元,同比增长5.97%,但亏损2.7亿元,利润减少了75.39%。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三泰控股称,速递易业务市场由于2016年开年以来整体线下网点规模较大,整体运营费用增加,加之年中为扩大自身品牌宣传,预留部分广告位,广告收入减少,同时由于市场竞争加剧,为增强用户黏性,速递易在寄派件业务方面实施了优惠营销策略,收入相应减少,以上原因致使速递易业务今年亏损加大。

亿邦动力网独立顾问叶志荣则认为,这是速递易做的一次承压测试。“三泰控股是上市公司,速递易也已营运四年,但目前依然没有盈利,短期内压力不小。快递柜作为三泰控股的战略方向,急需盈利。”

在三泰控股财报中显示,目前,快递柜业务已经成为了三泰控股重点投资的核心业务之一,智能快件箱行业2015年营收3.1亿元,占比达到21.66%。但是,对智能快递柜并没有带来高回报。2015年,三泰控股的快递柜业务收入3.09亿元,亏损1.36亿元。

徐勇则认为,目前这个行业还是一个烧钱的阶段,就看企业能不能熬得住。据了解,快递柜的厂家从最早的50多家,到目前只剩下30家左右。主要的厂家包括丰巢、速递易、E邮宝、近邻宝、日日顺、乐收等。

究其原因,叶志荣认为,快递柜行业发展的速度较快,铺设的比较多,玩家也越来越多。但消费者使用习惯没有形成,变现模式单一是导致企业难以维继的原因。据了解,目前快递柜的变现模式主要是向快递员收费和广告费。

不过,向快递员收费也并不容易。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发现,多数快递员在不太忙的时段仍然会自己送件上门。“本来每件收取的费用就不高,现在又要收取3-5角钱的费用,所以我们尽量自己送。”向买家收费则更难。“如果收费,我就要考虑不用快递柜了。”上述陈女士表示。

在广告方面,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目前在丰巢快递柜上做广告的主要是电影、生鲜水果、淘宝商家等。一组一托四的快递柜柜面广告价格是8000元/月,现在3折就可以承接。

目前,最欢迎快递柜的是一些网点负责人。一位申通网点的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没有使用快递柜之前,每天有20多人次的快递员派件。现在他负责的几所大学中,建设了近邻宝站点和快递柜,站点5个人就可以完成多家快递公司的派件工作。快递企业的网点人数也有所减少。“我负责的4个大学已经减少了10个快递员。”该网点负责人表示。减少快递员可减少不少人员成本。

至少再坚持两年

目前,学校是应用快递柜最多的场所。一位近邻宝的负责人介绍,目前,他们主要的市场就是在学校,并且采用的就是快递柜+驿站的模式。菜鸟驿站也已覆盖1500多所高校,超过2000个站点,服务1900多万师生,提供10万余人次社会实践和兼职机会。

“各个快递公司可以直接将分拨中心的快件运送至站点,然后剩下的工作交给我们的工作人员,60%的包裹会被放进快递柜。因为任何单一的模式都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省去了快递员的操作,我们每个包裹会收取5-6角的费用。晚上会把包裹放到快递柜,方便学生随时取包裹。”一位站点的负责人介绍。

很多业内人士看好站点+快递柜的模式,徐勇就认为,在社区“物业代收+快递柜”是最好的模式。据了解,快递柜企业也纷纷和物业公司进行合作。丰巢目前已经与全国的74个主要城市的20多家著名的物业企业合作。万科物业买来智能快递柜自己运营,绿地的很多新楼盘自己装智能快递柜,把它像信箱一样作为标配。

业内认为,任何单一的驿站或者快递柜都不能完全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一位经营快递站点的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其实快递柜和驿站相比,快递柜并没有降低快递员投递快件的成本,并且存在安全隐患。“每次快递员都要将快件扫码,打开快递柜,然后扫码一一对应起来。无人值守的快递柜在安全方面也不如有人值守的驿站安全。”上述人士表示。

不过,代收站点也并非全无问题。有些便利店或者小卖部,为了吸引客流,提供代收业务。这些小卖部只是把代收的快件随便一放,并没有专人看守,快件存在错拿的风险。一位北京买家就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有人就曾将别人的快件错拿给他。所以如何提高第三方代收站点身份核实的能力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