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捕鲸船血洗海豚湾,“环保恐怖主义”与其抗争!

有宠杂志 2016-12-02 20:00

来自《海豚湾》纪录片团队 11月30日“海洋守护”的直播rn进行直播的是“海洋守护”sea shepherd,他们早在2003年就'...

来自《海豚湾》纪录片团队

11月30日“海洋守护”的直播rn进行直播的是“海洋守护”sea shepherd,他们早在2003年就对海豚湾事件做出过抗争:

这是“海洋守护”发起者保罗·沃森的受访画面,这个组织专门保护各类海洋哺乳动物,但他们的方式更为直接:曾在加拿大皮草交易现场,将海豹皮直接扔进大海;在1979至1988年间,共凿沉了10艘停靠在海湾的商业捕鲸船,大多数来自挪威和冰岛;最著名的是在南极拦截日本捕鲸船,用丁酸臭弹、油漆弹、照明弹等干扰渔船作业,这些拦截活动还被Discovery拍成了纪录片《护鲸大战》。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大胆的抗议方式,保罗·沃森成为了所谓“环保恐怖主义”的代表人物。从1980年起他就被各种指控,2010年日本海上保卫厅甚至申请到了他的逮捕令,国际刑警于2012年宣布“不会对保罗发出红色通告”,但同年9月却发布了,这种打脸行为引起了环保人士的强烈抗议。值得深思的是,所有针对他的审判从未公开执行,保罗称“这是心虚的表现,他们不敢将真相公诸于众”。

在与日本渔船的抗争中,日方总是披着“科研”的外衣,声称这是符合国际法的捕鲸。这条法律来自于IWC(国际捕鲸委员会),在禁止商业捕鲸的同时允许科研捕鲸,但限额却由各国政府规定。讽刺的是,仅绿色和平组织检举出的日本政治腐败案例就高达10起,这意味着捕鲸者们可以通过贿赂获得更大的限额。“在南极的鲸类保护区捕杀是被禁止的。”保罗·沃森向我们介绍:“并且国际司法法庭判定日本的捕鲸行为不属于正当的科研捕鲸,商业捕鲸禁令颁布了30年,日本也违反了30年。”

日本渔船在南极捕鲸rn为了获得更为丰富的信息,我们通过邮件对保罗·沃森进行了简单的采访:rnQ:关于鲸鱼的科学研究,是否必须伤害他们?rnPW:所有关于鲸类的研究,都能通过非致命的方式进行,日本政府就是在为商业捕鲸找借口。rnEvent:日本媒体将“海洋守护”描述为“一群不可理喻的暴徒”,他们的渔业部长声称鲸肉是科学研究的“剩余品”,将鲸拉上船后它们的体重足以使内脏破裂,就算放归也活不了,不利用鲸肉属于“资源浪费”。但一个不可抹杀的事实是,2005 年冬天,日本捕杀了1000 多只鲸,差不多是挪威——另一个拒绝中断捕鲸行动的国家商业捕鲸数量的两倍。但是,日本并没有真正进行科研活动,而是把鲸鱼卖到了菜市场。rnQ:“海洋守护”至今挽救了多少鲸鱼?rnPW:自2005年起,我们从各国的捕鲸指标中拯救了约6000头鲸鱼,并且每年的指标都会下降10%到30%。但我们的目标并不在于这些数字,而是在于捍卫南极商业捕鲸禁令的权威,彻底保护这片海域。rnEvent:有分析师认为日本不肯放弃捕鲸除了传统的因素外,而是更在于博弈。对于极其依赖渔业的日本来说,捕鲸是他们研究、观察、控制海洋渔业的棋子,对他们来说失去这个弄不好也会失去别的,比如说对于蓝鳍金枪鱼的捕捞,所以才要严防死守。

环保人士在IWC门口抗议rn时至今日,每年的IWC大会上以日本为首的捕鲸国都要上交“恢复商业捕鲸”的提案,每年的支持者都有所变动,据媒体报道是日本用金钱拉拢了亚非小国,而也有一些国家是为了保障自身的渔业利益。国家间的博弈复杂且久远,政府所做的决定或许是为了大部分人的利益,或许不是。“海洋守护”所做的一切被摊开在审判台上,各方来客基于法律、基于道德、基于人伦争论不休,但保罗说:“怕受到再多的质疑和攻击,我们的信念也不会动摇。战争从未结束,今后我们也会一直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