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剧道具破绽别的不提,喝葡萄酒也错了

谈吃论喝 2016-12-02 19:43

11月的第三个星期四,是每年法国博若莱新酒上市的日子,自然也是人们为酒欢庆的时刻。笔者作为中国人,自然不由得想起十几年来葡萄酒市场与文化在中国的发'...

11月的第三个星期四,是每年法国博若莱新酒上市的日子,自然也是人们为酒欢庆的时刻。笔者作为中国人,自然不由得想起十几年来葡萄酒市场与文化在中国的发展壮大。

人们对葡萄酒的知识也越来越丰富。可是尽管各种介绍文章层出不穷,但一遇到实际情况,依然谬误百出。

影视作品就是葡萄酒错误的重灾区,有用溜肩酒瓶表示波尔多的,有用果汁代替葡萄酒的,也有为了表现品味随时随地举着一杯红酒的。

今年笔者又看到一部电视剧,内容很精彩,可惜在酒的方面,也栽了跟头。

这是一部抗日谍战片,第一集里就有一段场景,大体是主角甲发现了飞机服务员倒的葡萄酒有破绽,从而发现了他是一个针对主角乙的刺客。情节编得很引人入胜,可惜从葡萄酒常识来看,几乎所有的细节都是错的(更多错误细节,请看文末)。

所倒红酒截图

主角甲说:“他给您倒的红酒是西拉,这种酒有独特的烟熏的香味,他倒的那杯没有。”

笔者只能感叹,这位主角实在是有识酒的天赋。从画面里看,那位服务员倒酒和放瓶的位置离此人约有半米远。红酒不是香水,也不是臭豆腐,没有那么强烈的气味。各位读者不妨自己倒上一杯,离半米远试试能闻到什么。一般闻酒,都须托住酒杯,用手心温度提高酒温,再轻轻摇晃利于散发酒气,鼻子凑近深嗅,然后饮上一口,让酒液充溢于整个口腔,这样才能分辨酒的细微香气和区别。而这位居然能隔着半米远一闻便知。笔者在法国这么多年,连老师带朋友颇有几个专家,恐怕都没一个能比得上他。

另外西拉这个品种的葡萄是出名的深色种,用它酿造的酒颜色多呈偏黑的深紫红。影片里的这杯颜色偏淡了些,酒体的质感也差了点。

一、葡萄酒在中国发展史

类似这部电视,现实生活中对葡萄酒认识仅一知半解,却强行装行家的现象一直未断过。在他们眼里,了解红酒文化是身份、品味的象征,也是自己“国际范”必不可少的组成因素。酒桌上微晃葡萄酒,就色泽、香味、口感,或多或少说两句,暗示他人自己深谙此道;真不了解葡萄品种、种植年份或酿造工艺,记得“82年拉菲”,也能自我感觉格调良好。谈及红酒产地,必有法国波尔多、勃艮第。至于中国红酒?“No no no,比不上。”

中国葡萄酒真有那些人印象中的那么差劲吗?

尽管品葡萄酒风在中国刚兴起不久,但实际上,葡萄酒在中国的历史已有千年。可惜,此前受种种条件限制,始终没发展起来。

《诗经》中就有关于葡萄的记录,但是欧亚种葡萄,则是汉武帝时期由张骞出使西域得来。尽管引进的时间很早,但相对于胡萝卜、苜蓿、黄瓜,乃至后来的土豆、红薯等外来物种,欧亚种葡萄在中国的传播速度远远不及粮蔬作物。

张骞出使西域路线图

《三国志》中记载“蒙佗又以蒲桃酒一斛遗让,即拜梁州刺史”。蒙佗字伯良,送给张让一斛葡萄酒(大约现在的26瓶),就换了个凉州刺史的官。难怪后来苏东坡感慨:“将军百战竟不侯,伯良一斛得凉州。”可见引进了三百多年,葡萄酒仍是很珍贵的东西。

唐朝时太宗李世民爱酒,《南部新书》丙卷记载:“太宗破高昌,收马乳葡萄种于苑,并得酒法,仍自损益之,造酒成绿色,芳香酷烈,味兼醍醐,长安始识其味也。”注意这个“长安始识其味也”,从张骞引进算起已经过了近八百年,做为一国之都的长安,才刚刚领会到葡萄酒的风味,更不用说首都以外的地方了。

唐朝是葡萄酒开始盛行的时代,既有进口的波斯酿,又有本土太原为首的河东酿。文人雅客逸兴思飞,留下了大量的诗篇,还帮助一千多年后的大陆打赢了一场官司。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四川农学院留法研究生李华博士经过多年努力,酿造出中国本土葡萄酒并奇迹般地打入法国市场。可是从香港转口时,港方视为洋酒过境,要求征收百分之三百的关税。李华博士引用了一句唐诗:“葡萄美酒夜光杯”,证明中国唐朝就能生产葡萄酒了,比英国法国要早几个世纪,怎么能算洋酒?港方无言以对,只好承认是土酒,按百分之八十收税。

唐朝之后,又历经千年,宋元明清关于葡萄酒的记载不绝于史,但是葡萄酒依然是王侯桌上舶来客。清朝康熙皇帝废皇太子后得了一场大病,法国耶稣会的传教士们向他建议并敬献了葡萄酒,据考证其中LOUIS LE COMTE (汉名李明)来自波尔多地区,因此推断向皇帝敬献的酒中有波尔多葡萄酒,这应该是波尔多进入中国的最早证明了。康熙饮用后认为“每日进葡萄酒几次,甚觉有益,饮膳亦加。今每日竟进数次,朕体已经大安。”

康熙皇帝带动了清代消费葡萄酒的风俗,使得北方省份比南方更易接受葡萄酒。《红楼梦》第六十回,就提到“宝玉平时喝的西洋葡萄酒”。直到1892年,张弼士在烟台重新引进西方葡萄品种并机械化的生产方式,开办张裕葡萄酿酒公司,本土葡萄酒才算在中国又获得新的发展机遇。

葡萄酒为什么历史上在中国始终发展不起来?大概有以下四个原因:

1.以农为本、以粮为本的国策。春秋战国以来,各朝各代无不把农业放在首位。古代经济的核心和基础实际上就是农业经济,而农业重心在于粮食生产。战乱、灾荒、和平时代的人口增长,都会造成粮食供应的严重紧张,从而引发骚动、造反甚至推翻王朝。所以历朝历代无不以促进粮食生产和积蓄粮食做为政策的着重点。尽管中国的大部份都处于适于葡萄生长的北纬30-50度区,但刨去高山大河沙漠,仅剩的耕作地不多,先要满足粮食蔬菜等必要作物的生产,又要兼顾桑麻等经济作物,而且谷物酒的盛行又反过来刺激了对粮食的需求,实在是没有多少余地可供给葡萄这样的非必需作物了。

2.战乱灾荒的破坏。每次长时间的战乱,必然会摧毁脆弱的葡萄栽培和酿造产业,不仅是产量的减少乃至消失,也包括技术人员的流失和技术的失传。

据《太平御览》记载:“(唐)高祖(李渊)赐群医食于御前,果有蒲萄。侍中陈叔达执而不食,高祖问其故。对曰,臣母患口干,求之不能得。高祖曰,卿有母可遗乎。”由此可见,经过隋末唐初大规模的战乱和饥荒,葡萄基本在日常生活中绝迹,连朝中大臣的母亲病了想吃葡萄都得不到,只有在皇帝宴请大臣的国宴上才能见到。

而十三世纪宋末战乱后,葡萄和葡萄酒重遭浩劫,如元代诗人元好问在《蒲桃酒赋》的序言中写到:“刘邓州光甫为予言:吾安邑多蒲桃,而人不知有酿酒法,少日尝与故人许仲祥,摘其实并米饮之,酿虽成,而古人所谓甘而不饴,冷而不寒者,固已失之矣。”虽然葡萄还有,但酿造方法已经失传了。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