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费心给汉奸“翻案”了,看看他们在抗战中的嘴脸吧! | 七七事变80周年

广东共青团 2017-07-07 09:28

原标题:别费心给汉奸“翻案”了,看看他们在抗战中的嘴脸吧! | 七七事变80周年【导读】评价一个历史人物,不能脱离当时的历史背景,不能碎片化历史。一个人在'...

原标题:别费心给汉奸“翻案”了,看看他们在抗战中的嘴脸吧! | 七七事变80周年

【导读】评价一个历史人物,不能脱离当时的历史背景,不能碎片化历史。一个人在历史关键时刻、巨大考验之前如何选择,最为重要。历史中的大是大非要看清,不能忘了,在祖国、民族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汉奸们为个人的蝇头小利不惜卖国求荣、残害同胞的无耻行径,是丑史。

看看,汉奸的嘴脸

首发:7月7日《新华每日电讯》草地周刊 作者:关山远(新华每日电讯专栏作者) 80年了!1937年7月7日,日军发动卢沟桥事变,中国全面抗战自此展开。经8年浴血奋战,中国取得近代以来抗击外敌入侵的第一次完全胜利。 回首那段历史,多少面孔应该被铭记?呐喊冲锋的勇士,挺身而出的壮士,慷慨赴死的猛士,视死如归的烈士……他们都是民族的英雄。

但有一类人的面孔,深藏历史阴暗处,也不应该忘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汉奸。

汪精卫。 01 汪精卫爱哭。1943年,在“满洲国”的伪都长春,他大哭了一场。 这一年,他作为伪国民政府的首脑,到长春去庆祝“满洲国”成立十周年,并与“康德皇帝”溥仪进行会面。当然,这是日本人导演的一出丑剧,两个著名的傀儡,凑一起了。 虽然是傀儡,却也有一肚子小心思。这两人为了会见的礼仪,再三交涉,争论不休:溥仪自居为“皇帝”,坚持以旧制礼仪相见,汪精卫想:那不成朝拜了吗?不行,坚持一定要以两国元首礼仪相见。最后在日本人的斡旋下,双方商定采用西礼,同意汪精卫入宫和溥仪互相握手,互相致意。 但汪精卫被摆了一道。当他走进伪满洲国皇宫,商定好的场景变了:溥仪立上方,让汪精卫等人站在下方,站好后,边上侍卫官高呼“一鞠躬”。 事已至此,汪精卫猝不及防,勉强行礼,三鞠躬毕而溥仪不答,汪精卫等礼毕,溥仪始与握手。可以想象,汪精卫当时恨不能练成铁砂掌,把溥仪那只瘦手捏个粉碎。 回到寓所,汪精卫痛哭不已——历史就是这般吊诡,当年,汪精卫还是英俊少年时,曾试图暗杀溥仪的父亲载沣。事败之后,他在狱中写下绝命诗:“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一时全国称颂。如今少年已变中年,英气不复,情怀何在?他的曾经高傲的头颅,如今却不得不如此卑微地低下。人生如此,不哭哪行?但眼泪,又如何能洗刷掉他的失落与哀怨?

王克敏。

汉奸可悲之处就在于此,虽然一举一动都如提线木偶般被操纵,却仍然企图在舞台上展现自己的演技,努力挤出满脸油彩之下的表情。 抗战时期,有良知的中国人,瞧不起汉奸,而汉奸,也互相瞧不起。汉奸之间的倾轧,无处不在。汪精卫与另一个傀儡政权首脑王克敏矛盾重重,竟然起源于王克敏投降日本更早,在汪精卫面前摆老资格,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甚至还以“过来人”身份教训汪精卫:“你应当向我请教,跟日本人处事,应虚与委蛇。”汪精卫那个恨啊,为此想方设法处处抬梁鸿志、压王克敏,让另一个大汉奸周佛海连声叹息:“处此残局,尚如此勾心斗角,中国人真无出息也!” 大汉奸如此,小汉奸也如此。上海沦陷后,日本人笼络了一批流氓当汉奸,最有名的是常玉清,一字不识,无恶不作。淞沪抗战期间,常玉清配合日军,带着一堆徒弟,隐藏在战事激烈的闸北,负责燃放信号弹,供给日军作为攻击目标。 这种信号弹在夜间红红绿绿,直射天空,令国军心理上受到很大的威胁,苦于这班小汉奸,东流西窜,不知从何查起,一时也真奈何他们不得。自然,他成了日本人的红人。某一天,他唆使徒弟,在浴室里用斧头砍死了另一个汉奸余大雄。 余大雄精通日语,成为汉奸文人后,混得风生水起,常玉清生气了,他是个文盲,感觉自己无法在日本人面前跟余大雄竞争,利益严重受损,于是动了杀机。流氓,也不喜欢有文化的流氓。汉奸,也无法容忍比自己能干的汉奸。

黄浚。 02 汉奸,形形色色。有三教九流,也有名门正派;有贩夫走卒,也有高官大将;有一字不识的流氓,也有饱读诗书的文人。他们是意志薄弱又被欲望驱使的一类人。 抗战爆发后的1937年8月间,蒋介石在南京中山陵主持一次机密会议,决定采用“以快制快”“制胜先机”的对策,抢在日军行动之前,选择长江下游江面最窄的江阴水域,在江中沉船,堵塞航道,再利用海军舰艇和两岸炮火将长江航路截断。这样就可以将长江中上游九江、武汉、宜昌一带的70艘日军舰船和日海军陆战队围而歼之。 高度机密,却旋即泄露,翌日,在长江中上游沿线各港口及江面正在行驶或停泊的日军船只全部升火飞速驶向长江下游,冲过江阴要塞。而在重庆、武汉、南京一带的日本侨民也都突然停止一切工作与活动,随日船撤离。许多人甚至丢下了贵重的物品而不顾,有的连摆上桌的饭菜也没来得及动筷子就匆匆上船而走…… 事后查明,行政院主任秘书黄浚是泄密者,他被判处死刑,公开处决,同案犯是枪决,独独他被斩首,可见他的危害之烈与时人对他的愤恨之深。黄浚是当年一个著名的才子,4岁识字,7岁能诗,诗、词、书法文章俱佳,可谓才名满天下,梅兰芳的拿手戏《天女散花》,就是由黄浚创作的。他当汉奸,是为了钱。

当年的上海名医陈存仁著有一本《抗战时代生活史》,写的是上海沦陷后,作者目睹的真实场景:残暴的日军,无耻的汉奸,悲苦的民众,反抗的勇士…… 作者因为名医的身份,与上海滩各色人马都有些交往,包括一些汉奸,书中写了大大小小的汉奸,从“名人”禇民谊、傅筱庵、李士群到一些小汉奸,非常翔实,让后人得窥当年的魍魉魑魅之面目。 他们为什么要当汉奸?这是陈存仁在思考的问题。在书中,他记载了自己与一个沦为汉奸的老朋友的对话:

这个汉奸说:“只为了要吃饭,为了要活命,什么事都要做一下。老朋友,请你不要取笑。”陈存仁说:“做这种事并不是单为吃饭活命,老实说,总有一个野心,想靠此发一笔大财,所以才肯落水。” 他说:“真是给你一语道破,但是时势转变,老兄也该跟着潮流走,逆流而行是走不通的。”陈说:“对!对!做这种事情的都是聪明分子,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是你老兄的人生哲学。” 他听了我这句话便说:“你的话是讲得透了,但是归根结底,一个人总想发财,所以才走上这条路。”我说:“一个人有了财,还要有势,有了势可以满足一切欲念,现在归附到这一个圈子里,是最能倚财仗势、作威作福的。”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