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才”这一称呼算是被乾隆玩到了极致,伴君如伴虎所言不虚

北青网 2017-05-12 22:09

诸位可能都知道,“奴才”这个称呼所代表的寓意在清朝十分微妙,尤其是乾隆在位年间,许多官员对它趋之若鹜,甘愿套上这个听上去并不雅观的“自称”。但是,这个'...

诸位可能都知道,“奴才”这个称呼所代表的寓意在清朝十分微妙,尤其是乾隆在位年间,许多官员对它趋之若鹜,甘愿套上这个听上去并不雅观的“自称”。但是,这个称呼可不是努努力就能得来的,主要看的是出身。

乾隆曾明确规定,奏事时,“奴才”只能由满人官员所用,汉人官员则要称“臣”。这样划分当然不是因为考虑到汉人是炎黄之胄,特此优待,而是加以区分谁是家人,谁是客人。

不用多说,汉人自然是满清的客人,因此“臣”虽好听,实则比“奴才”要低上一等。

要说“奴才”这个称呼是否是满清一直沿用的传统,答案自然是否定的,谁也不会天生就喜欢下贱的地位。这个称呼是由一个名叫佛伦的满清大臣最先叫起来的,由于他是在皇宫长大的孩子,对在位的康熙帝可谓充满敬畏。

这种“敬畏”已经超过一个普通臣子身份的界限,大约相当于是一种半主半父的情感。所以他在康熙面前,一直称自己为奴才。

众大臣觉得这个叫法很新鲜,竟然可以在不知不觉中拉近与皇帝的距离,于是也照着模仿起来。康熙四十年之后,文武百官之中“奴才”一词已经流行到泛滥,他们觐见皇帝时,大都恬不知耻的个个自称“奴才”。

雍正这个实干家上位后,曾下令制止过这一风气。可有的大臣喊了几十年,奴性早已沉疴入骨,不是一时半会就改过来的,偏偏雍正在位时间又不长,还未整治彻底就换了下一位。

好在算是遏制住了大半,只有零星的几位老油条还在乐此不疲的坚持。

下一位便是奇葩的乾隆皇帝了,这可是一位曾出产一万多首诗的“大贤”之帝,写过的诗论“亩”都不为过。到他这儿,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风气算是彻底刹不住了,如决堤的江水一般,喷涌而出。乾隆皇帝十分痴迷这种语言中包含的权利隐喻,也很喜欢帝王心术那套心机,完全跟他的父亲雍正相反。

他深知既要笼络满人,又要时刻警示汉人,所以研究出了“奴才与臣子”两种叫法,其中微妙一看便知。

其实若一直这样也就罢了,百官们习惯习惯就过去了,毕竟一朝臣子一朝臣嘛。但乾隆偏偏不,非要搞出一些幺蛾子,让文武百官们都把不准他的脉。

有一年汉臣周元理和满臣西宁受命调查搜捕蝗孽一事,调查结果由二人联名上书呈递。在奏折里,两人的名字一前一后排列,官阶高的满臣西宁在周元理名字之前。因他为满臣,故又在名字前缀了“奴才”二字,周元理也老实巴交的在名字前缀了个“臣”字,以示不同。

乾隆皇帝看完奏折之后气坏了,把周元理叫过来狠狠地骂了一顿,责问他非要加个“臣”字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嫌“奴才”这个称谓卑微吗?还说他要么就是自命清高,要么就是不通情理。周元理有苦说不出,只好自认倒霉。

乾隆莫名闹了这一出之后,还不算完,三年之后发生了更滑稽的一幕。

这件事发生在乾隆三十八年,满臣天保与汉臣马人龙联名上书举报科场舞弊。这一次马人龙多了一个心眼,紧随着“奴才天保”后直接跟了个“马人龙”,没再缀什么“臣”字。可敏感的乾隆看完之后,更为恼火,斥责马人龙是冒称“奴才”,又把马人龙挤兑了一番。

这在奏折里加“臣”字也不是,不加也“不是”,皇帝的心思谁也猜不准呐,伴君如伴虎所言果然不虚。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