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个被外族灭亡的朝代:最软弱的王朝结局

趣历史 2017-01-14 22:14

西晋(266年—316年)是中国历史上三国后短暂的大一统王朝之一,另与东晋合称晋朝。传5帝,国祚五十一年。若以灭东吴始,则仅立朝37年。为了区别于五代时的后晋,'...

西晋(266年—316年)是中国历史上三国后短暂的大一统王朝之一,另与东晋合称晋朝。传5帝,国祚五十一年。若以灭东吴始,则仅立朝37年。为了区别于五代时的后晋,史称西晋,又称为司马晋。

在西晋王朝建立过程中,司马懿是奠基者。他发动高平陵政变,控制曹魏大权,司马懿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司马懿是个很有“能耐”的人,既有能力,能力很强,又有耐力,耐力更是不同寻常。他甚至在小字辈面前,在曹爽这种不堪一击的鼠辈面前,都能等待,也善于等待,做到忍辱负重,装疯卖傻,要我干什么都行,但是最后我要达到我的目的。还是那句话: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我不着急笑,但是我要最后笑,最后笑的肯定是我,这就是司马懿。

除掉了曹爽,司马懿就可以为所欲为了。魏主曹芳封司马懿为丞相,加九锡,相当于曹操在汉献帝时的地位,并令司马懿父子三人同领国事。

这时司马懿达到了事业的高峰。过了两年,他就老死了。小说中写司马懿之死,写得很简单。临死时他对两个儿子说:“人皆以吾有异志,吾何敢焉?吾死之后,汝二人善事主人,勿生他意,负我清名。但有违者,乃大不孝之人也!”(卷二十二《战徐塘吴魏交兵》)他嘱咐他的儿子:我死了以后,你们千万不要叛变,不要篡权,一定要守住自己的位置。

司马师、司马昭没有辜负他的嘱咐,遵守了诺言,到头也没有篡权。虽然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知归知,他到底没篡权。不过,到了司马懿的孙子司马炎,就顾不了这么多了,到底还是逼魏元帝曹奂禅位,自己登上皇帝的宝座,建立了晋王朝。

总起来看,司马懿的确是一个心怀叵测而又善于掩饰的人。《晋书》卷一《宣帝纪》称赞他:“和光同尘,与时舒卷,戢鳞潜翼,思属风云。”在中国这种最具危险性的继承接班的政治游戏中,他一直能够游刃有余,在魏国历事四主三朝,虽然几次外放冷落,几次褫夺兵权,但总能在政治风波中化险为夷,“咸鱼翻身”,最终身居高位,居于权力的顶峰。应该说,司马懿不愧是三国末期最出色的政治家。

后人在评价司马懿的时候,经常拿他和曹操做对比,认为司马懿跟曹操很相似,或者说司马懿跟曹操是一类人。有人甚至认为曹操和司马懿这两个人都太无耻了,男子汉大丈夫,居然凭借自己手中的权力,欺负人家孤儿寡母。

司马懿在魏朝,跟曹操在汉朝,外表上看大抵相同,人臣之地位极矣,权术之运用极矣。但是两个人的性格还是有很大区别的,简单地说,曹操比较狠,司马懿比较阴。

不过,在这场残酷的政治博弈中,也暴露出司马氏奸诈、残忍的一面。比如他对曹爽集团成员“夷三族”,许多无辜之人也惨遭杀害。受到牵连的人,无论男女老少,包括已出嫁多年的女子,全部连坐处死。为使士人就范,他们软硬兼施,在利益和死亡面前,士人集团分化瓦解,以竹林七贤为例,王戎、山涛不失时机地加入了司马氏集团,向秀则步他们后尘,顶着司马氏的嘲讽,违心加入。向秀入仕仅为保全性命,《晋书·向秀传》说:“后为散骑侍郎,转黄门侍郎、散骑常侍,在朝不任职,容迹而已。卒于位。”--可知他仅挂个做官的空名。同样为保命的还有阮咸、刘伶。他们似乎看透了人生,既不是勇敢地参与政治,又不投靠司马氏,而是崇尚老庄,放达任性。终日我行我素,玩世不恭,常有惊人之举。

七贤之中,只有嵇康、阮籍敢于站在司马氏的对立面。嵇康性格刚烈,厌恶司马氏篡权的行径,拒绝司马氏的拉拢,作《与山巨源绝交书》,以斥责山涛为名实则表示与司马氏绝交。嵇康的不合作态度激怒了司马氏,捏造罪名将嵇康杀掉。而性格软弱的阮籍,在司马氏的高压逼迫下,郁闷而死。嵇、阮死后,闻名遐迩的竹林七贤彻底瓦解,司马氏进一步扫清了取代曹魏的障碍。开国皇帝刚愎自用

司马炎继承父亲司马昭的晋王之位,265年逼退魏帝,建立晋朝。开始励精图治,提倡节俭,发展经济。

不过好景不长,也就短短十年。司马炎开始骄傲自大,刚愎自用。奢侈腐化之风兴盛,他大选宫女,淫乱宫廷。“多内宠,平吴后,复纳吴王孙皓宫人数千,自此掖庭殆将万人,而并宠者甚众,帝莫知所适,常乘羊车,恣其所之,至使宴寝。”选太子失误,八王之乱

使西晋陷入灭顶之灾

在家族统治的专制时代,皇权的交接是在王室内部进行的。“太子,天下之本”。选对接班人,天下平安;若有闪失,往往造成天下大乱。因此,选择接班人就成为朝廷的头等大事。司马炎就是在这个问题上出现了重大失误。他选择的接班人是司马衷。司马衷是司马炎的次子,老大在两岁时死了,司马衷成了实际上的长子,从资格上讲司马衷没问题,不过,司马衷既痴又笨,净说傻话,根本不是当皇帝的材料。司马炎也知道儿子太笨,甚至感到他很可能“不堪奉大统”,不能继承皇位,担当大任。那他为什么还要固执地立司马衷呢?有两个原因:

第一,顶不住枕边风。司马炎曾与司马衷的生母杨皇后商议,想另立一个太子。在“母以子为贵”的封建时代,换太子可能关系到杨皇后及其家族的地位,司马炎的想法刚一说出就遭到杨皇后的强烈反对,杨皇后道:立嫡以长不以贤',岂可动乎?”司马炎很清楚这个从西周就传下来的宗法制传统,其实宗法制还有变通的内容,就是当没有合适的嫡子时,“立子以贵不以长”。意为如正妻无子,可以立这些妃妾中地位最高的儿子为继承人。这显然是杨皇后不答应的。面对杨皇后的阻挠,司马炎无力反驳。

第二,心存侥幸,企图寄托皇太孙。司马衷虽然傻乎乎的,但是他有一个叫司马遹的儿子却十分聪明,这是他和宫女所生,一直在司马炎身边。这孩子聪明伶俐,晋武帝非常喜欢这个孙子,经常把他带在身边。时间一长,一个念头在司马炎心里形成:虽然太子司马衷不令他满意,但孙子大有希望,将来把他立为司马衷的太子,司马氏的天下不就可以振兴了吗?

作为一国之君,司马炎的想法真是太幼稚、太简单。试想,傻乎乎的司马衷能否顺利做皇帝,晋王朝能否保全都是未知数,这第三代接班人几乎是没影的事。再有,司马遹非正妻所生,司马衷的正妻是贾南风,司马炎也不想想,这个女人会让司马遹顺利接班吗?

司马炎在选接班人问题上,徘徊犹豫,缺少理智,终于酿成大祸。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