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老兵讲述轮奸女护士狂戳下体

ZAKER 2016-12-02 19:14

中队长扒掉她两只鞋,将裤筒抓在手里往下一扯。整个医院都听到这个女人的尖叫声,好像被火烫了一下的母猫。吉田大作抬起靴子猛地朝这个女医生太阳穴一踢,这'...

中队长扒掉她两只鞋,将裤筒抓在手里往下一扯。整个医院都听到这个女人的尖叫声,好像被火烫了一下的母猫。

吉田大作抬起靴子猛地朝这个女医生太阳穴一踢,这个女人立即没了声音,瘫趴在地上;两个士兵上去,把这个昏迷女人的裤子扒下来,然后翻过来,仰面朝天地摆在中队长脚下。 他把军刀一扔,喊了一声:让我们慰安慰安她们吧,她们等了我们18 天,士兵们,别让她们骂我们日本人无能。现在我命令:预备,目标,这里的所有中国女人,前进,占领,摧毁。集中一切火力,开炮! 我们一听,马上掀翻手中挣扎的女医生和女护士。整个学院的操场上,变成了强奸的游戏乐园。我捺倒的是一个18 、9 岁的女护士,长一脸雀斑,黑呼呼一片,蒜鼻子,两只眼睛早都哭肿了。可我当时根本没有挑选的余地,也不可能。强奸这事,像瘟疫一样传染得非常快。我一枪托打晕了这个乱咬我的中国女人。她头上和口里往外流着血,倒在地上。

我用刺刀把她的上衣和内衣,裤子和内裤都挑开,然后像所有的士兵,在中国人的土地上把她给强奸了。在我强奸她时,她醒来了。抓破了我的腮。我一刀背,把她的满嘴牙也打飞;她满脸都是血水。我刚刚从她身上爬起来,她便被五六个士兵拖到一边,进行了轮奸。现在,整个操场上,到处都是半裸的日本兵,和全裸的不是躺着便是乱跑的中国披头散发的女人。两个联队长在强奸完两个被士兵捺着的最漂亮的女人后,高高地坐在新搭的台子上,欣赏着部下向中国女人发起的冲锋与开火。

在这种光天化日之下,中国女人平均每个人承受了6 个士兵的轮奸;但这也不是很好惹的中国女人,她们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剪刀,在混乱中竟然扎穿8 个士兵的劲动脉,剪掉5 个官兵的生殖器,还有3 个剪刀全都捅进士兵的肚子里。我们很晚才发现,主要是现场太乱太嘈杂。 我们的官兵被这些不屈不挠的中国女人整整扎死了18 名。

这其中有我们平日敬仰的大佐山岛纪夫。于是,这些被轮奸过的女人,全都被捆绑在一起,追查凶手,但没有一个自首。 最后,我们架起机枪威胁她们,如果不站出来承认,就全都用机枪消灭掉了。 我看见起码有14 个中国女人被吓得尿了裤子,双手捂着赤裸的大腿乱抖动,有2 个女人干脆瘫在地上。更多的女入是咬着牙,抱掩着胸部,希望也一阵机枪把自己打死。但她们想错了。

这64 名中国女人被强迫捆绑在一起,全都被军医打了麻醉药,扔到卡车上,用布蒙上,拉到郊外一座不知名的别墅里,充当随军妓女,四外都是铁网,且都通了电。 我们小队被命令守护这些慰安妇,并担任士兵在接受慰安时的纪律管制的执法队责任。 她们大都不服被污辱,反抗和寻死的事时时都发生:一个女人用指甲把自己的喉咙挖得差点漏了气,小队长一气之下,用军刀把她的两只手掌全都给剁下来;结果,这个女人当时就昏了过去;同时,八个士兵扑到她的身上,在第六个刚干完,第七个还没有上去,这个女人已经挺尸了。还有一个女人,也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劲,没有一个士兵能和她顺利性交。 小队长见状,便集合人把她裸体绑在一个圆木桶上,是仰脸八叉地捆住的。来的士兵,这回可不用费劲了 ,只需滚动木桶就行了。不到三天,这个女人也死了。

这不是最残酷的,最残酷的是一个女医生就是不就范,三个士兵最后才把她捺倒在地上,而她还是殊死抗争;小队长命令把她的手反绑上,拔出刺刀,让士兵拽开她的两条腿,“扑”地一下从阴道插进去;然后让她站起来随便走。可怜这个女子,两手乱抓拔不出来,鲜血直流。这是个刚烈的女子,最后忍着疼痛站起来,两腿叉开往地下一坐,大叫一声惨死在操场上。

有一个女子在被强迫慰安时,咬掉一个士兵的鼻子,疼得士兵捂着鼻子原地蹦跳大叫;这个女人被捆到电线杆上,先是当靶子远距离用手枪击碎两个乳房,最后剖开肚子,从里将子宫割下来,撑大套到女人头上;阳光曝晒,子宫膜开始往回收缩,最后将女人头紧紧地箍住;这个女人始终挣扎着企图喘上一口气,最终在越来越紧的崩缩里,憋死了。我们叫这“从哪来从哪回去”,在菲律宾经常这样干。

也许最可恨的是中队长的嗜好;他这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养成一个爱好,他专门吃焙了女性子宫,并且是处女的;于是,他把早就捆起来未让士兵上手的一个15岁的女护士在火堆旁活着割开肚子,取出只有鸡蛋大的子宫,用瓦片焙起来;这个女孩一直没死,血和肠子流了一地,躺在一边,看着自己的器官被焙熟,看着被中队长吃掉;最后,头一歪死去。她的心,被另一个士兵趁热掏出来,生生地吃掉。

也许是这些事,使她们采取了一次意想不到的行动。在慰安230 联队时,她们竟然能在统一时间里咬断23 名士兵的生殖器,造成18 人抢救无效死亡的重大事故。我奉命把抓获的8 名中国女人用军刀逐个地劈死,是先剖肚子后砍脑袋的。我是眼见着白白的身子一个个折断在我的军刀下的。当天夜里,我噩梦缠身,不住地大喊大叫起来;后来我被送进了精神病院治疗。

抗战山西第一美女惨遭日军蹂躏一晚50人

盖山西侯冬娥惨遭日军蹂躏一晚遭50人

一个又一个,一队又一队的日本兵轮番上阵,在那段日子里,侯冬娥几乎每个晚上都没有休息,最多的一次,她身上过去了五十多个日本鬼子。她很快身体就垮掉了,经血不止,瘦得不成人形。看她活不成了,他们不得已找人用大笸箩把她抬回高庄。

抗战山西第一美女惨遭日军蹂躏一晚要陪50人

“盖山西”本名侯冬娥,年轻时不但相貌出众,抗战期间还是村里的“妇救会”主任,组织村民支援抗日,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因此十里八乡的老百姓都叫她“盖山西”。意思是在整个的山西,都没有超过她的女人了。

进圭,山西盂县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子。

1936年,15岁的侯冬娥在父母的“包办”下嫁到了高庄村。1942年初,侯冬娥的丈夫入伍参军,留下她一个人带着5岁的儿子和刚满月的女儿艰难度日,当年8月,日军进驻高庄后,得知侯冬娥是当地“妇救会”的主任,于是连夜将她抓获。

当夜,侯冬娥被一个叫伊藤的队长强奸后,关到了日军临时建立的一处慰安所,在这里,她与五六名同村的妇女每天都要忍受十几名日军的强暴和蹂躏。而这仅仅是盖山西侯冬娥苦难命运的开始。

1938年,侵华日军占领山西后,开始在盂县各地建立据点,进圭村也驻守了日军第四混成旅14大队的一个小队。从那时开始,进圭村附近的中国妇女就不断地被抓进炮楼,供日军官兵发泄兽欲。1942年,侵华日军开始在盂县实行“三光”政策,性暴力侵犯行为变得更加疯狂。仅仅在1940年到1943年,被日军强行带进进圭村炮楼的中国妇女就有20多个。当时,这些女孩年龄最大的25岁,最小的当时只有13岁。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