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承、粟裕、彭德怀与“英雄泪”

中国国家历史 2017-01-14 22:18

本文摘自《眼底吴钩——说不尽的粟裕》,作者:张雄文,东方出版社授权推送。“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一般男儿如此,堪为盖世英雄的刘伯承、粟裕和'...

本文摘自《眼底吴钩——说不尽的粟裕》,作者:张雄文,东方出版社授权推送。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一般男儿如此,堪为盖世英雄的刘伯承、粟裕和彭德怀也不例外,都有过寻常罕见的“英雄泪”。

抗战期间的1940年10月,时为八路军副总指挥的彭德怀命令129师攻打关家垴的日军。

关家垴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据守的日军为冈崎大队,人数不多,但居高临下,以逸待劳。仰攻的八路军士兵们奉命勇猛冲锋,前仆后继,却一茬茬倒下。攻坚战持续两昼夜后,129师参战的各个连队都伤亡过半,战况惨烈。

△八路军在关家垴作战

129师师长刘伯承心急如焚,找到彭德怀,商量着说:“关家垴居高临下,飞机十几架轮番对我阵地轰炸,主攻连队伤亡太大了,我们将下山道路封锁,是否待日军粮绝下山再打?”

彭德怀一心解决这股敌人,因而火气很大,拍着桌子说:“牺牲再大,也得将冈崎大队给我消灭掉!”

战事于是继续呈胶着状态。10月31日晨,关家垴仍未攻下,而武乡、辽县的日军2500余人已经出动,试图围歼129师主力。

△彭德怀用望远镜观察情况,这张照片就拍摄于关家垴

在此危急情形下,刘伯承再次给彭德怀打电话,建议暂时撤围,另寻战机。

彭德怀一听,又是火冒三丈:“拿不下关家垴,就撤掉129师的番号,杀头不论大小。”他情急之下,连刘伯承这样当年担任过红军总参谋长的上级与久负盛名的“川中名将”也要“军法处置”了。

一向平和的刘伯承也气得脸色发青,说:“你这是赌气,蛮干!”彭德怀听了便咆哮起来:“拿不下关家垴,我撤你129师的番号!”说罢扔下了电话。

刘伯承只得调整部署,重新组织进攻。最后虽然歼灭日军冈崎大队400余人,129师也伤亡惨重,许多连队只剩不足三分之一,红军时期的连、排战斗骨干也损失过半。

1958年军委扩大会议,时为军事学院院长的刘伯承被扣上“反对毛泽东同志的建军思想和战略方针”的“教条主义”帽子。6月23日的批判大会上,主持会议的彭德怀严肃地说:“刘伯承身上有很严重的教条主义,不但影响了南京,连北京也有些吹鼓手、抬轿子的。不要忘了,红军时期,教条主义可是逼死过革命同志的!”

彭德怀说的是与刘伯承有关的一件往事。

长征途中,跟随张国焘红四方面军行动的刘伯承兼任红军学校的总教官。被张国焘派来受训的30军军长余天云虽然年轻有为,却性情刚烈。在一个很小的战术问题上与教官争吵,并争执到刘伯承处。在刘伯承面前,余天云依然狂妄,不但不接受批评,还公然拔枪威胁刘伯承,刘伯承因此将他关了禁闭。

△刘伯承

不料余天云认为大失面子,竟然跳崖自杀。

余天云的死,红四方面军最高领导人张国焘也认为是其本人心理素质所致,没有责怪刘伯承。但20多年后,军委扩大会议主持人却以此作为刘伯承的一条“罪状”。

这年7月10日,66岁的刘伯承被迫当众作检讨,承认了所有强加的“罪名”。期间,他语调低沉,多次哽咽,几乎说不下去。

彭德怀不待见有“军神”美誉的刘伯承,不仅源于江西苏区时期的“土洋”之争,或许还出于军事素养差异带来的某种心理。

这次军委扩大会议前后,彭德怀便说:“有些话,我现在不想说,因为我出身寒微,没有上过学,不是学术权威。我也不是老资格,既不是南昌起义,也不是秋收暴动的。我查党龄,我都不如人家。”

他还说:“南京军事学院又有土专家,又有军事权威,我不敢去。”

他说的“学术权威”“老资格”“军事权威”指的都是刘伯承。

抗美援朝的五次战役后,彭德怀批评原属刘伯承二野的志愿军三兵团司令员王近山说:“人家是专家,我是丘八,你们不都是刘伯承带出来的么?刘伯承不是挺讲战术么?你们怎么不讲战术啦?”

粟裕也流过类似的眼泪。

他于1954年就任总参谋长后,提出几个军作为统帅战略预备队,配置在便于机动的地区,平时由各军区领导,但不编人各军区战斗序列,战时由统帅部统一机动的建议。

主持军委工作的彭德怀说全国都属解放军,一旦战争爆发,统帅部完全可以从各军区临时抽调部队组织战略预备队,因此毫无必要。

粟裕坚持说,等战争爆发再抽调组织这支部队,一是会打乱各军区的作战计划;二是战争一爆发,交通被破,部队行动受阻,将会失去战机。

争论的结果自然是粟裕的建议搁浅了(多年后林彪主持军委时采纳了这一建议),而且不久被扣上了一项“争夺这几个军”的大帽子。

不仅如此,彭德怀还在粟裕上报的文件上写了“彭副主席并转呈中央、主席”等字样时发脾气说:“我不是你的通讯员!”

1995年军委扩大会议上粟裕被迫检讨,解释说自己曾谦让陈毅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又发了脾气。

沙场上“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的粟裕对此却常常束手无策,心情十分抑郁。他的老部下张震回忆,有一次甚至看到粟裕趴在桌上流泪。

时移世易,彭德怀也流过这种眼泪。

1959年庐山会议上彭德怀被毛泽东批判解职后,再没有了过去的火爆“脾气”。“文革”期间,批斗、挨整是家常便饭。他终于尝到了比刘伯承、粟裕更委屈的滋味。

据《彭德怀年谱》记载:

(1971年8月8日)(彭)在桌子上哭了起来。睡了没两分钟又醒了,睁大眼睛思考着,一会儿眼泪又淌了出来。过了一会儿又哭起来。

(1971年8月18日)上午听说提审(彭)就流泪。

(1972年11月22日)(彭)躺铺上哭了一小时。

因为“罢官”后的艰难处境而“同病相怜”,彭德怀终于理解了当年刘伯承等人百口莫辩的委屈,他托亲人给他们道歉,说“1958年的事,让你们受苦了,对不起同志们啊”。

文│张雄文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10月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