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著名“知心姐姐”卢勤与您谈心:如何学习与孩子相处

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 2017-01-14 23:24

?? the taste of Autumn 专家简介 卢勤: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高级编辑,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首席教育专家,原总编辑,'...

??

the taste of Autumn

专家简介

卢勤: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高级编辑,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首席教育专家,原总编辑,著名的“知心姐姐”

学习与孩子相处

----

卢勤/文

家庭教育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要把孩子如实地看作是一个人,一个还没有长大的、但最终要长大的、独立的人。

学习与孩子相处,是父母与孩子一起成长的最重要的课题。

爸爸妈妈和孩子,这三个人是什么关系呢?

在一次亲子班上,我请在座的父母和孩子每个人用三个圆来表达出彼此之间的关系。一位爸爸在一个大圆里画上一个小圆,代表一种包容、从属的关系。在父母的心目中,孩子属于我,我可以主宰孩子,孩子必须服从我,我可以给你好吃的、好穿的、好住的,好玩的……管你喜不喜欢,“爱你没商量”。

而一个男孩子画的是红、绿、蓝三个圆,红色在上,绿色、蓝色在下,三个圆交叉在一起,他的表述是:“红圆代表我,绿圆代表我妈,蓝圆代表我爸。红圆和绿圆交叉的地方,说明我妈爱我,我爱我妈;红圆和蓝圆交叉的地方,说明我爸爱我,我爱我爸;绿圆和蓝圆交叉的地方,说明我妈爱我爸,我爸爱我妈!”

从这个男孩的设计中,我理解了孩子。他们需要自己独立的世界,他们把自己看成和父母完全平等的。在他们心中,家庭是由三个完全平等的世界组成的,每个世界都是独立的,又是交叉的,也是相互支撑的。他们骄傲地把自己的世界设计成红色,而且放在上面。他们知道,自己是父母心中的太阳,是父母爱情的结晶。他们多么需要父母的爱,多么渴望与父母友好相处!

但如今,“三人世界”的家庭并不太平、并不和睦,有的“三人世界”竟然发生对抗,甚至发生“战争”!

为此,大人伤心痛苦,孩子觉得活得很累。

怎么办?怎样把对抗变为对话?把误解变为理解?把阻碍变为沟通?

最需要的是:学习相处。父母要学会与孩子相处,孩子也要学习与父母相处。本人着重谈父母该如何学习与孩子相处。

美国哈佛大学做过一个调查:什么样的人最可能成为人生的赢家?调查进行了76年,跟踪了268名哈佛19岁的大学生,结果表明:爱、温暖和亲密的关系,才是美好人生最重要的开场。

父母陪伴孩子一起长大,才能有机会建立起爱、温暖和亲密的关系。如果父母总不在孩子身边,是无法建立起这种关系的。

但是,陪伴孩子是需要智慧的,过度的放纵和严厉,都会使关系恶化。那么,该如何与孩子相处呢?本文总结了亲子沟通九招。

让孩子倾诉---坐下来听

静静地听,有时胜过千言万语。

一位著名的心理学家认为,父母让孩子通过语言把所有的感情——积极的和消极的——都表达出来,是对孩子最大的保护。

作为孩子,总希望父母能与他分享快乐或分担愤怒、恐惧、压抑、悲伤,而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却往往只爱听“好消息”,不爱听“坏消息”。长此以往,孩子失望了,觉得什么事情对父母说了也是白说,还不如将坏心情埋在心里。久而久之,消极情绪找不到发泄和消化的渠道,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可能突然爆发,变成一种对抗情绪,以致给自己和家庭带来损害。

有一天,我刚刚做完胃镜检查,嘴里的麻木感尚未消失,手机就急切地响了起来,打来电话的是北京市教委的同志。她告诉我,一个初一女生吃安眠药自杀,刚刚被抢救过来,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要见知心姐姐”,说死前有话要对“知心姐姐”讲。

人命关天,我当然不敢耽搁,况且,她对“知心姐姐”又是那么信任。

女孩的妈妈开车来接我,流着泪向我介绍了孩子的情况。她叫小雪(化名),是个要强、心细又富有爱心的女孩。事情发生后,她拒绝跟爸爸妈妈对话。为此,妈妈很难过也很担心。

当我们赶到她家时,小雪早已让爸爸扶着从六楼走下来。

她两腿软软的,走路跌跌撞撞的,下巴还贴着纱布。她妈说,这是她吃完药从昏迷中醒来,在家里楼梯上摔下来弄得,流了好多血,还缝了几针。

回到屋里,小雪对父母说:“你们先出去吧,我想跟知心姐姐单独谈谈。”

我们俩面对面作者,她开始跟我谈话。

“我能把咱们的谈话录下来吗?我回去慢慢听。”我小心地征求她的意见,因为我觉得两个人谈话做笔记不太好。

原以为她会拒绝,没想到她还挺大方:“可以,您录吧,不过不要登报,不要用我的真实姓名。”

“我完全能做到,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感激地说。

“真没想到,我还能见到您。您知道吗,我吃了半瓶安眠药,早应该死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死,可能是我不该死吧,死了我也见不到您了。”

我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听着。

“我是分两次吃的。第一次吃完,我想起爸爸妈妈、老师同学都很爱我,我有些舍不得离开他们。可又一想,活着也太没有意思,太累了。每天晚上睡觉,总是有许多妖魔鬼怪缠着我,我很害怕,又摆脱不了。我又一次把药倒进嘴里。以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一看,很奇怪,我居然还活着。”小雪平静地说着,好像在讲别人的故事。

“死是很痛苦的,下决心死也不容易。你为什么要死呢?”我心疼地问。

“活着更痛苦。上小学的时候,我学习很好,老师喜欢我。我会弹木琴,同学们也很羡慕我。上中学以后,我的学习中等,老师不怎么爱理我,同学也挺自私,没有爱心。我们班有个同学病了,我想约几个同学去看她,可是谁也不肯去,还说什么‘她有病关我们什么事’。我自己用零花钱买了鲜花去看那个同学,可是她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我觉得人世间太冷漠了!”

“他们这样做一定很让你伤心,对不对?”

“对,”她接着说,“最后连我最好的朋友都背叛了我。她把我写给她的密信交给了老师!”这时,她的情绪有些激动。

“这封信很重要吗?”我关切地问。

“重要。信上说,假如我死了,我的银行卡上有5000块钱,留下500块给她,其余的去资助一个贫困地区的孩子……”

“你的朋友一定听说你要死了很害怕,才告诉老师的,她也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哪里经得起这么大的事情啊!假如是你,你也会这样做的,对吧?”我尽量顺着她的思路说我的看法。

“对,我也会这样做的。现在,我可以原谅她。”女孩表现得很宽容。看得出,她跟朋友的感情还是很深的。

我俩谈得很投机,但实际上主要是听她讲。小雪有很强的表达能力,思维也很清楚,声音有气无力的,但十分悦耳。她的话,不仅让人能听进去,有时还很能打动人心。

“你很有能力,你讲的故事可以写部小说了。如果真死了,怪可惜的,也许中国因此少了一位女作家呢!”我情不自禁地说出对她的看法。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还发布了更多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