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一款闻起来像大便的香水?

上海高中化学微校 2016-12-02 20:11

我最近去了趟瑞士,深深吸了一口旱厕的臭味,真是销魂。特别刺鼻,就好像是下水道污水味、农场禽畜味和苦氨水味的混合体,还有种呕吐的味道(或者是帕尔马干酪的'...

我最近去了趟瑞士,深深吸了一口旱厕的臭味,真是销魂。特别刺鼻,就好像是下水道污水味、农场禽畜味和苦氨水味的混合体,还有种呕吐的味道(或者是帕尔马干酪的臭味?)。真是恶臭到家了,我不得不退避三舍。

幸运的是,旅途中我也闻到了一些新鲜、让人愉悦的气味。我仿佛从中嗅到了无臭厕所的未来,看到了人人都能享有的更好的环境卫生。

这种愉悦的体验发生在我去芬美意(Firmenich)的时候。这是一家位于日内瓦的家族香水香氛公司。这家拥有120年历史的公司以制造世界知名香水、增强饮料和食品的风味而闻名。它同时也是盖茨基金会的最新合作伙伴之一,因为我们都为改善世界上最贫穷国家的环境卫生而努力。

▲ 比尔·盖茨访问芬美意,图片来源:Gatesnotes

我以前写过关于世界环境卫生挑战的文章。有这么一些惊人的数字:全球有10亿人没有厕所使用,他们只好在露天场所排便;有30亿人在使用厕所,但他们的排泄物未经处理就被倾倒,渗入水源和食物;全球每年大约有80万五岁以下的儿童死于腹泻、肺炎和其他由不安全饮用水和卫生设施引起的常见感染。除了巨大的身心痛苦,这也是一个妨碍发展的经济问题。仅在印度,恶劣的卫生条件就造成每年550亿美元的损失,超过印度GDP的6%。

一家香水公司可以帮到些什么呢?

因为气味很重要。

世界各地正在建造数百万新的厕所,以帮助结束露天排便的现象。包括在印度,目前正在进行大规模的新厕所建设计划。这是一个好消息。不幸的是,许多这些新的厕所,特别是蹲坑式旱厕,很多人并不去使用,因为太臭了,人们还是继续“自由自在”地露天排泄。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趋势,它有可能影响到我们在全球卫生方面已经取得的进展。

几年前,盖茨基金会组织了一次“气味峰会”,讨论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来自芬美意的代表参加了会议,他们认为可以帮上忙。

芬美意拥有一个多世纪的香水和香氛制造的经验,他们已经开发出成熟的方法来分析气味,并分解其化学成分。他们开始与基金会的环境卫生团队合作时,问了一个基本的问题:为什么厕所的气味这么糟糕?

答案可能显而易见,但厕所气味的组成实际上相当复杂。它们由超过200种不同的化学化合物组成。粪便和尿液气味还会随着时间变化,而这些气味同时取决于人们的健康状况和饮食方式。芬美意研究人员想知道哪些是可怕气味的源头。

他们挑选出了四个罪魁祸首:吲哚、对甲酚、二甲基三硫化物和丁酸。接着,芬美意要求他们的科学家尝试使用合成化合物重新创造这些气味。换句话说,他们制造的香味闻起来像粪便和陈年的尿液——大便味香水!

▲ 芬美意的科学家正在研制香水,图片来源:路透社/Toby Melville

为了确保他们得到的是正确的臭味,芬美意让来自瑞士、印度和非洲的体验者挑选出最能贴近厕所气味的一款香水。他们的努力结果是什么呢?就是我在访问期间闻道的那种味道。

我把我的鼻子放在芬美意研究设施里的一个玻璃嗅吸管上,快被一股臭味熏晕了。正如我上面所描述的(也许太生动了),我闻到了我访问过的最糟糕的“厕所”。

有了大便味香水,芬美意的研究人员可以使用它来试验各种其他香水,探索如何有效遮盖臭味。

在人类长期与恶臭气味的斗争中,从腋窝汗味到落汤鸡臭味,我们的世界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一个解决方案——使用愉悦的香水来掩盖我们想要隐藏的恶臭。这相当于清扫地毯下的污垢。

芬美意想挑战一下这个古老遮臭办法,通过不断创新,他们想在分子水平上,在我们的鼻子和我们的大脑之间的连接处攻击这个问题。

我们的鼻子有350个嗅觉受体,它们能让我们闻到玫瑰的香味,也能感知到臭脚的酸爽。能够让我们闻到臭味的嗅觉受体其实只占一小部分。芬美意研究人员利用这种知识开发香料,抑制我们鼻子中的某些受体,使我们无法感受到某些恶臭。

该方法类似于降噪耳机,许多人使用它来阻止飞机飞行中的喷气发动机噪声。耳机中的电子元件产生与需要被阻挡的环境噪声相位相差180度的声波。这声波会抵消不愉悦的噪音,让你享受平和与安静。同样,芬美意开发的香料成分抑制了感知恶臭的受体的正常工作。通过阻断受体,我们的大脑不会察觉到糟糕的气味。

我有幸亲身体验了这种阻挡臭味受体的实验。我被邀请把鼻子凑到一个玻璃嗅吸管中,呼吸我刚刚体验过的大便香水和一种新的阻塞气味的混合气味。闻起来不错,没有我之前感受到的那种大便香水味。这次并不是臭气污水、汗水和成熟的奶酪的气味了,我闻到一种愉悦的花香。

现在的问题是,这种技术是否足以在卫生条件差的社区中发挥作用。这就是为什么芬美意正在印度和非洲的社区推出试点项目,以了解这种香水是否会让那儿的人不再抗拒厕所,特别是旱厕。他们还需要确认,是喷雾款更有效,还是粉末款更有效。最终目标是产品价格适中且易于使用。

我对环境卫生领域正在进行的创新革命感到十分惊讶。一直以来,卫生设施不被重视,也无法吸引很多研究人员的兴趣和各种资源。而现在,来自私营和公共部门的数十名研究人员、技术专家和决策者都成了彼此的合作伙伴。我们一起努力确定和开发不应该被忽略的解决方案,并致力于改善城市贫民窟和其他人口稠密社区的健康和尊严,这些社区需要更好的卫生设施。

我很高兴看到芬美意贡献其专业知识和创造力来解决这个挑战,并期待他们正在研究的项目取得新的进展。

在日内瓦的那天,我的鼻子和我的350个嗅觉受体忙碌了一整天。但一种香味留在了我的心底。这是成功的气味——当人们为了让世界变得更好而把彼此的才能整合在一起时,就会散发出这样的芬芳。

今天是世界厕所日,我们在盖茨基金会的订阅号“乐天行动派”上也发布了有意思的文章,欢迎点击文末的“阅读原文”查看。

推荐阅读:

让比尔·盖茨钟情的四个厕所

盖茨喝的便水,你敢喝吗?

投资厕所革命能获5倍回报?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