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均,李鸿:建设“教育学一级学科”背景下高等教育学科的困境与出路

现代教育科学高教研究mp 2016-12-01 01:59

▲李均 作者简介:李均,深圳大学高教所副所长、教授; 李鸿,深圳大学师范学院教育系。 来源:《大学教育科学》2016年第2期 摘要:近年来,受建设“教育学一级学'...

▲李均

作者简介:李均,深圳大学高教所副所长、教授; 李鸿,深圳大学师范学院教育系。

来源:《大学教育科学》2016年第2期

近年来,受建设“教育学一级学科”改革的影响,高等教育学科出现独立地位动摇、学科建设异化以及人才培养特色丧失等一系列严重问题和困境。这些问题已经对高等教育学科的生存和发展构成了威胁。在建设“教育学一级学科”的背景下,高等教育学的未来发展面临三种策略的选择:上策是争取自己建成一级学科,这是化解学科危机、推动学科持续发展的理想路径;中策是在教育学一级学科框架下,保持相对的独立性;下策是维持现状,逐渐被教育学兼并、同化,彻底失去学科的独立性。

关键词学科建设;教育学一级学科;高等教育学;困境;出路

按照“一级学科”进行学科点授权审核和按“一级学科”进行研究生的招生与培养是近十多年来我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的一项重大改革(以下统称“一级学科改革”),其初衷是打破原有“二级学科”之间的界限,拓展研究生专业口径,提高人才培养质量。我们认为,这项改革的出发点值得肯定,但也存在矫枉过正、急于求成、一刀切等严重弊病。就高等教育学科而言,从1983年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正式列入学科专业目录后,一直作为教育学的二级学科,但在学科点授权审核、学科建制、人才培养等方面均保持相对独立。近十年多来,随着建设“教育学一级学科”改革的逐步推进,高等教育学科的相对独立地位被严重动摇,特别是大批高教研究机构的更名或撤并,已让高等教育学科及其研究人员感受到唇亡齿寒的危机。

本文拟结合国内部分高教研究机构和高等教育学科点近年来的发展情况,考察建设“教育学一级学科”背景下高等教育学科所面临的种种困境,并提出解决的思路,以期待更多的高等教育学同行关注这一问题,增强忧患意识和学科自觉,共同捍卫高等教育学科的相对独立地位,维护高等教育学科的生存和发展。

一、建设“教育学一级学科”对高等教育学科的冲击

高等教育学是一门年轻的学科,以1984年潘懋元主编的《高等教育学》出版为正式建立的标志,迄今刚刚度过而立之年。与教育学其他二级学科不同的是,“高等教育学属于外生学科,其诞生不是教育学科自然生长和分化的结果,而是基于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实践的需要应运而生”[1]。这一点从学科建制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在中国,高等教育学存在于高教所之中,而教育学及教育学其他二级学科存在于教育系或由教育系升格而成的教育学院之中。从70年代末开始,大批高教研究室、高教研究所(以下统称高教所)在各院校陆续建立,到90年代末达到1000多所。建立高教所的初衷主要是为本校高教改革与发展提供服务,与教育学科的发展关系不大。80年代以后,为了适应高教研究发展的需要,一些力量较强的高教所开始创建高等教育学的硕士点和博士点,到90年代末全国已有4个高等教育学博士点和20多个高等教育学硕士点。绝大多数高等教育学学科点与教育学科也基本没有关系,是各校高教所独立申报和建设的。

从90年代中后期开始,国家学位和学科管理部门开始推行“一级学科改革”。从学科点授权审核来看,这项改革又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90年代中后期到2010年,这个阶段是一级学科和二级学科“双轨运行”,原有二级学科点可以联合起来申报一级学科点,获批后的一级学科点可以自行增设二级学科点。同时,国家仍允许高校申报二级学科的硕士点和博士点。第二阶段是2010年后,所有学科点均按一级学科申报,二级学科点改由一级学科点自行设置。

应该承认,这项改革使得高等教育学科硕士点和博士点数量有一定增加,一些原来没有高等教育学学科点的院校借助教育学一级学科平台,增设了高等教育学学科点。特别是北京师范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华中师范大学、华南师范大学等院校的高等教育学博士点都是搭着教育学一级学科的“便车”上来的,这些国内教育科学研究重镇增设高等教育学博士点对于提高高等教育学研究生教育的规模和水平具有积极意义。

但从高等教育学科发展的总体情况看,这项改革的弊远远大于利,对高等教育学的学科地位、学科建制、人才培养等方面都造成了严重的冲击和影响,对高等教育学科的生存和发展构成了威胁。以下分别论之。

(一)高等教育学科相对独立地位的动摇

学科地位是一个学科存在与发展的首要问题。一个新学科是否成立,最重要标志就是看这个学科是否具备了独立或相对独立的地位。教育学等很多人文社会学科都是从哲学中分离出来取得独立地位后才被认可为“学科”。高等教育学同样如此,只有从教育学中独立出来,才可以迈入“学科”行列。

考察高等教育学与教育学的关系史不难发现,在高等教育学正式建立之前,高等教育研究就已经存在,而且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研究领域,并不从属于教育学。教育学虽名为“教育学”实为“普通教育学”或“儿童教育学”,而高等教育学的研究对象则是大学及各种高等教育问题。由于研究对象不同,在历史上两个学科(领域)各自存在互不相干的“道统”(或“研究传统”),长期各自为阵。十七、十八世纪,由于师资培训的需要,专门研究儿童教育的学者率先创建了学科,且一开始就以“教育学”自居,在学科地位上占得先机。至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学者在建立高等教育学的时候,限于当时的条件,只能将高等教育学作为教育学分支学科。但潘懋元等中国第一代高教研究学者创建高等教育学科的实质是创建一个相对独立的新学科,而不仅仅是增加教育学的一个分支。在他们的努力下,高等教育学在学科建制和人才培养活动中取得了事实上的相对独立地位,即高等教育学有独立于教育学之外的专门机构(高教所)、专门学术组织(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及各级各类高教学会)、专门刊物(最多时多达数百种);高等教育学独立申报学科点,独立地培养学科人才和进行学科建设。简言之,无论从历史看,还是从高等教育学科建立以来30年的历程看,高等教育学都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学科,并不从属于教育学。

但是,近年来推行的“一级学科改革”对高等教育学的相对独立地位造成了严重冲击。这一改革强化了一级学科的整合作用,淡化或弱化了二级学科的存在。由于高等教育学不是一级学科,自然受到连累,不得不像其他二级学科一样从属于作为一级学科的教育学。据我们了解,为了突出一级学科的整合作用,淡化或取消二级学科,一些院校的高等教育学学科点已经从原来的“学科”降为“方向”。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