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 | 吕祥新著《希腊哲学的悲剧》

哲思学意mp 2016-12-01 00:11

“ 从苏格拉底经柏拉图到亚里士多德,希腊哲学始终试图在一个统摄万物的知识框架内寻求有关世界的终极答案,建造了世界史上的第一座哲学殿堂。然而,由于“'...

从苏格拉底经柏拉图到亚里士多德,希腊哲学始终试图在一个统摄万物的知识框架内寻求有关世界的终极答案,建造了世界史上的第一座哲学殿堂。然而,由于“知识”的统摄和对“意见”的贬抑,造成人们在纷繁意见世界中的无所适从。在罗马帝国风雨飘摇的年代,来自地中海东岸的犹太教传统以其不容置疑的生活信念“接管”了希腊哲人的意见世界,完成了对希腊哲学传统的颠覆性改造,使哲学成为“神学的婢女”,这也意味着希腊哲学的悲剧性结局。

本书试图对古希腊哲学这一大“棋局”进行一次“复盘”式研讨。虽尽最大努力运用了史学方法,但“志不在史”,因其意图不在于“记叙”,而是通过对往事的“复盘”展开古代观念世界面向今日世界的开放性和可能性。

福利:在本文末右下角“写留言”处留言不少于100字的评论,精选留言后获赞前6名即可免费获得《希腊哲学的悲剧》一书,活动截止到2016年12月2日。

等不及的朋友可以直接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购买。

作者:吕祥

摘自:《希腊哲学的悲剧》第一章《知识问题的提出》

希腊哲学的历史起点

以哲学为其主要特色的希腊古典文化的产生可谓是环地中海文明史上的一个奇迹,因为它来得几乎完全缺乏精神上的准备期。在希腊哲学自身的历史上,第一个具有自觉哲学史意识的哲学家无疑是亚里士多德,正是他为我们指出,相对于神学家(theologi)对世界所做的神话式解释,哲学开始于自然学者(physici和physiologi,今日可分别称为物理学家和生理学家)的工作,而此类工作的先驱即是米利都的泰勒斯。[1]据此我们可以将泰勒斯之前的希腊文化称作“前哲学的”文化。

前哲学时期希腊思想的典型即是在荷马史诗中可以看到的那种多神论,无论是外在的自然现象还是内在的心理活动在那里都得到一种人格化的解释:罪恶的欲望是来自阿佛洛狄忒,而某人愚蠢的行为则是由于“宙斯取走了他的智慧”,英雄在战场上的非凡威力得自神给英雄注入的强力,等等。然而,荷马史诗中的神话并未构成一种具有严格教规的宗教,其中的诸神与凡人之间亦不存在不可逾越的界限,不仅人可以直接与神交流,神亦时时装扮成人在凡间干一些不光彩的事情。阿喀琉斯就曾遭阿波罗神的欺骗,明白过来后即对后者吼道:“你拿我开玩笑,阿波罗!待我有了权力,我一定要报复你。”[2]荷马史诗所记述的早期神话很快就发展成为一种系统的神话发生论,即赫西俄德(Hesiod)的《神谱》(Theogony),宇宙万物被解释为天神(Ouranos,阳性)与地神(Gaia,阴性)的一系列交媾和生育的结果,爱神(Eros)从而成为宇宙间最强大的力量,它作为生殖力的源泉乃是“不朽的神之中最华贵的”,而且正是由于爱神的作用,世界才从最早的“混沌”(chaos)转而成为有形的世界。J.Burnet的研究指出,就赫西俄德意识到宇宙有一个起始而言,“他的神谱同时也是一部宇宙发生论(cosmogony)”[3]。希腊哲学之产生的决定性步骤,就在于对这种神话的宇宙发生论的摒弃和一种自然的宇宙论的出现。

通过宣称万物的“始基”(archē)是水,泰勒斯成为历史上的第一个哲学家,并且开创了米利都学派的自然哲学传统。重要的问题并不在于米利都学派到底把什么看作是archē,而是在于这archē概念蕴含着一个统一的、同质的宇宙(kosmos)概念,即他们所说的“自然”(physis),而他们的工作也因此而被称作“对自然的研究”(periphyseōs istoriē)。在希腊文中,kosmos本意为军队的纪律[4],因而当它表示宇宙时,其所表达的即是一个包含着秩序或规律的宇宙,从而也就是可以把握、可以认知的宇宙。而所谓“自然”则意为构成宇宙的全部“质料”,亦即是解释宇宙的产生与构成的唯一原则。

值得说明的是,“始基”一词本来是亚里士多德的用语,其含义等同于他所说的“动因”(aitia)[5],而早期哲学家的残篇中从未出现过这个词[6],故而我们可以怀疑米利都学派是否真正说到过archē。因此,如果我们可以无保留地将米利都学派的宇宙论称作一元论的,那么这种一元论的首要标志即是宇宙或自然的统一性与同质性,其关键的意义则在于表明事物表面的混乱的背后存在着更深刻的并且可以把握的秩序。在此意义上,不管米利都学派哲学家们宣称什么是自然中最重要的东西(水、“无定形”[apeiron]抑或气),他们都可被尊为思辨科学的开创者;而且,不管他们宣称的所谓“始基”是一种还是数种,他们的宇宙论都保持是一元论的。另一方面,由于早期哲学家们并没有明确意识到生命与物的区别,故而其宇宙发生论同时亦是一种生命发生论。这种一元论的科学传统经由后来恩培多克勒与阿那克萨哥拉的发展,最终则在留基伯和德谟克利特的原子论中达到顶峰。事实上,我们在当代看到的那种将生命的起源归于某种蛋白质的理论,其与古代的发生论的区别仅仅是精致程度上的而非实质上的。

从米利都学派的宇宙论我们可以看到一种属于希腊人的典型思想倾向,即对自然现象进行一种不计利害的观察与评述,也就是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都说到的那种纯粹的“好奇”[7]。在这方面,泰勒斯在几何学上的贡献对于后来希腊知识论的发展同样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正是他不仅将几何学引进希腊,而且从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他创立了几何学。据记载,至少有5条几何学定理的发现可以归于他的名下,即:

(1)圆由其直径分为两等份;

(2)等腰三角形的两个底角相等;

(3)如果两条直线相交,那么其对角相等;

(4)内接于半圆的三角形为直角三角形;

(5)如果底边与底角确定,那么一个三角形即已确定。[8]

这里提出的“定理”(theorem)无疑是数学史上的最重大进展之一;由于定理的出现,人们开始第一次与一种具有普遍性质而且脱离感觉事物的对象打交道,因为定理中所说的“直线”、“圆”等形状都不是我们所能画出或感知器官所能感到的任何直线或圆,而只是纯粹的直线或圆。我们不清楚泰勒斯在提出这些定理时对几何对象的这种抽象性有了何等的明确意识,但这些定理本身确实为后来哲学家们对理智的推崇开辟了道路。据可靠的历史记载,泰勒斯的几何学知识是从埃及人那里得来的[9]。然而,同样可靠的历史研究表明,埃及人的几何学不过是丈量土地与修建金字塔的实际工具[10],因而他们完全以一种“工匠”的态度来对待几何学以及其他门类的知识[11],其早熟的科学也因此而在长时间内竟得不到大的进展。只有希腊人首次开始探讨抽象的几何形体本身,而这种探讨很快就迈向了对事物之“形式”(eidos)的探讨,也就是从知觉走向了概念,从具体的实物范例走向具有普遍意义的思想性实在。比之于米利都学派的宇宙论探讨,几何对象的抽象特性的表露为后来的哲学在积极与消极两方面的发展都给予了更大的刺激。

哲思学意mp还发布了更多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