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Delphi过程获得的对于胎儿生长受限定义的共识

协和妇产科文献月报 2016-12-01 00:47

背景及目的 胎儿生长受限(FGR)很难定义。生长受限的胎儿由于胎盘功能不良,未能达到生长潜能,其病因各异。FGR胎儿的围产期死亡率高,近远期结局均不佳。大家'...

背景及目的

胎儿生长受限(FGR)很难定义。生长受限的胎儿由于胎盘功能不良,未能达到生长潜能,其病因各异。FGR胎儿的围产期死亡率高,近远期结局均不佳。大家往往采用以人群为基础的参考值,当胎儿大小发生了有统计学意义的偏差时,认为发生了FGR。小于胎龄儿(SGA)则是指那些本身就小的胎儿,他们发生围产期不良结局的风险很低。另一方面,各参数大于第10百分位,但并未达到生长潜能的胎儿,可能未被诊断,但结局不佳。出于临床和科研的考虑,需要将FGR与SGA进行区分。对FGR定义的国际共识有助于识别这样的胎儿,因此开展了这项对于早发型、晚发型FGR定义共识的研究。

方法

研究通过Delphi过程实现。所选择的专家或者发表过关于FGR的重要文章,或者来自已有专家的推荐。专家来自全球,如果没有参加某一轮调查,则不会被邀请进入下一轮调查。一共进行了4轮在线调查,调查工具为LimeSurvey问卷。每一轮的调查结果会报告给下一轮的参加者。没有回复调查的人会在10天后接到提醒邮件,20天后接到电话。任何时间都可以退出。

第一轮调查以文献为基础,给出了定义FGR可能的指标,并允许专家补充。按照5分制,给所列指标的重要性进行评分。平均分达到4分的指标会出现在第二轮调查中,供专家判断是否用于定义。平均分3分的指标被认为不能用于定义,它们也会出现在第二轮调查中,供专家判断是否可以除外。第二轮调查时,需要专家判断那些平均分为5分的指标是独立指标还是起作用的指标。独立指标足以诊断FGR,起作用的指标需要其他异常指标共同诊断FGR。专家还需给出每个指标的切割值。对于4分指标,如果有70%的专家同意用于定义,则采用并询问切割值。同意比例在60-70%的指标进入第三轮调查,重复这一过程。第三轮中,一致率大于70%的数值会被用作切割值。最后一轮调查给出两个选择,得出最多选择的答案。

结果

受邀的106位专家中,56位参与了调查,51人完成了整个问卷,5人完成了部分问卷。48人参加了第二轮,45人完成了第三轮和第四轮。调查达到了全球性,但参与者主要来自欧洲。最终,对于早发型和晚发型FGR的定义共识如下:

讨论要点

    早发型与晚发型FGR的分界线为孕32周。

    胎儿不应存在先天性畸形。

    胎儿大小采用更低的第3百分位,而不是目前更常用的第10百分位。

    功能性指标应当引入定义,例如作为独立指标的脐动脉舒张末期血流,作为起作用指标的脐动脉PI、子宫动脉PI以及大脑胎盘比(CPR)。

这是第一次在FGR的共识性定义中加入了功能性指标。一个Delphi过程的力度取决于参加调查的专家。还需要前瞻性的观察研究来检验这一定义。仍存在的问题是,新生儿生长受限(NGR)的诊断同样困难,它与FGR的关系还需要评估,因为NGR只考虑新生儿的大小。FGR与NGR应当关联起来评估结局。

译者注:Delphi过程,或Delphi法,主要是由调查者拟定调查表,以函件形式分别向专家组成员进行征询,专家组成员在彼此不商讨的情况下以匿名的方式(函件)提交意见。经过几次反复征询和反馈,专家组成员的意见逐步趋于集中,最后获得具有很高准确率的集体判断结果。

文献摘自:SJ Gordijn, IM Beune, et al.Consensus definition of fetal growthrestriction: a Delphi procedure. Ultrasound Obstet Gynecol 2016;48:333-339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